爱电子书网提供木鱼不敲钟 《仓鼠美人不想复合,只想红》 第1章 救人,内容摘要:白霜派人把陆旭弄到另外的房间,施了法让他多昏睡几个小时,以免杨策没到,反倒是陆旭醒来后通知杨策,那她还看什么戏”杨策往里看了一眼,心想着不能抓到她和陆旭赤裸裸在床上的样子,很是遗憾,但是见陈晚珠迟迟不让他们进房间,想必陆旭肯定在里面,两人定是睡过了知道他们交往的人,都看得出白霜爱顾惑,也看得出顾惑对白霜的漫不经心,他对白霜没有那么喜欢,分手是迟早的事
第1章 救人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白霜从未想到她会穿到一本书里。

    她原是一只仓鼠精,父亲是蛇妖,是占领渊旻山的大妖,母亲是仓鼠精,貌美的名声在众妖族之间传扬。不少大妖想娶她母亲为妃,争夺千年。

    某日,在渊旻山休眠万年的父亲醒来,出来寻食,在火红的枫树林,当时,她的母亲在小溪边洗脚,她的父亲无意一瞥,然后一见钟情,一见倾情,把美人抱到他窝里,窝是金窝,收藏有各种金玉宝石,灵丹妙草。

    蛇是鼠的天敌,但在面对这只兽身山一般高大的大蛇妖,这只兽身如小苹果一般大小的仓鼠精,白霜的母亲,心里没一点害怕。白霜的父亲虽然长得英俊帅气,人模人样,但是个铁憨憨,不懂甜言蜜语,总之无论老婆说什么,他点头听老婆的,老婆想做什么,他都出钱出力,安排得妥妥当当,不到半年,最终憨憨大蛇妖抱得美人归。

    白霜上头有一百零八个姐姐,一百八十三个哥哥。

    父母多年依旧相爱如初,母亲一窝可生五到八个孩子,直到生下白霜后,父亲寻到绝育草,让会医术的大妖医制成对身体没有多大伤害的丹药,他自己吃下。

    白霜的父母、哥哥、姐姐们先后飞升,只留下白霜,当时人间经历一场浩劫,山崩地裂,海枯石烂,天地之间灵力稀薄,太多的妖精死去,白霜艰难的活了下来,她修炼多年,终于摸到瓶颈,然而却在飞升时历劫失败,本以为要魂飞魄散,不想意外穿书。

    她穿到一本女主是白月光,恶毒女配是替身的小说,因为绑定‘玛丽苏攻略’系统,她为了任务女追男,花费大半年终于把顶流影帝顾惑追到手,虽然顾惑只同意和白霜谈地下情。

    系统任务要求,白霜不得不对顾惑壁咚、床咚、地板咚、车咚,各种咚来咚去。

    为了和顾惑跳一曲华尔兹,她背地学习华尔兹。她不仅给顾惑画一幅画,还给他写情书,弹吉他唱情歌,放烟花,热气球告白,弹钢琴告白,弹古筝《凤求凰》……

    她给顾惑送花送戒指甚至送房子,每个月各种找节日庆祝,清明节都不放过。

    平日里经常一堆羞耻语言,比如把顾惑按在墙上亲说:“命都给你。”

    或端起顾惑下巴放话:“男人,记住你是我一个人的。”

    或搂顾惑的腰说:“该死的,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

    总之各种骚操作。

    偶像剧里,霸道总裁为女主角做的事,她为顾惑做!

    知道她这么付出的人,谁不说一句她对顾惑深情绝对,顾惑也觉得她爱他爱到骨髓里,这一辈子都无法离开他,离开他该怎么活下去。

    攻略任务圆满完成那天,白霜泪流满面,高兴地解绑系统。而当时的她已经爱上顾惑,系统问她要不要回去她的世界的时候,她没有选择回去,而是选择留在顾惑身边。

    知道他们交往的人,都看得出白霜爱顾惑,也看得出顾惑对白霜的漫不经心,他对白霜没有那么喜欢,分手是迟早的事。白霜以为顾惑会爱上她,可是她没有等到。

    而是等到他和他公司的女艺人齐瑶,传绯闻,上热搜,网友们都在传两人谈恋爱,而顾惑并没有立刻澄清关系。

    白霜看得出顾惑对齐瑶的特殊,齐瑶喜欢顾惑,暗地里刁难嘲讽她,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白霜每次反击回去,齐瑶就哭哭啼啼跑到顾惑面前,顾惑就会在其他方面安慰她,补偿她,其他艺人抢不到的影视资源和代言,却倾向齐瑶。

    绯闻当天夜里,白霜和顾惑吃饭回家,两人在车里争吵,顾惑一气之下,半路停下车打开门,毫不留情的把她赶下车,他开车走人,就这么把她丢在冷风里。

    白霜在原地等他,熬了一夜等他的电话,最后她心碎了,心冷了,她决定放下顾惑离开。她在房子里留下一封信,把顾惑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选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归隐山林,治疗她心伤。

    归隐不到半月,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还是一胎八宝!

    白霜真想拍死当初昏头的自己,活该被顾惑美色所迷!

    她没有拿掉八个孩子,舍不得,而是选择生下来。

    没带手机,没带电脑,她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消息,在山里待了五年后,她开始想念城市里的生活。

    她觉得自己心上的伤已经痊愈,已经真真正正放下顾惑。

    白霜想要回来。

    她决定回来。

    *

    深夜,明亮的酒店房间里,一张大床上,身穿黑色西服的女人仰躺,她脸色通红,眼睛紧闭,睫毛颤抖,隐忍着,一副身体很不舒服的模样。

    床边的年轻男人脱下衬衫,爬上床坐在女人身侧,除下她身上的西服外套,扔到地上,将要覆身过去。

    他不知道,有一只小仓鼠,胖乎乎看起来手感极好的雪团子,眼珠子黑亮有灵气,它移动圆润的身子正在靠近床边。

    雪团子抖了抖毛,瞬间化身为一位身穿金丝绒暗红色牡丹提花旗袍的曼妙美人。

    白霜抬手对着年轻男人脖颈一拍,年轻男人眼一黑,昏了过去。她轻轻一推,就把男人推到地板上,然后拿出手帕细条慢理擦了擦手。

    几分钟后,白霜拍拍经纪人的脸,“醒来。”

    陈晚珠脸上的通红早已褪去,药效在白霜的帮助下已除,她睁开眼睛,看到一张芙蓉花一般的小脸。

    一位旗袍美人坐在床边。

    她拿着巴掌小扇轻挥,笑意浅浅的望着她。

    陈晚珠声音有些无力:“白霜。”

    白霜斜坐在床边,腰背是挺着的,旗袍下的身姿婀娜,胸是胸,腰是腰,腿是腿,天鹅颈纤细白皙,姿态端丽,慵懒随性坐着,就已经是万种风情,像是从油画里走出来的美人。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陈晚珠坐起身,她记得自己是在宴会上。

    白霜抬了抬精致的下巴,“喏,地上那个小鲜肉,你瞧瞧。”

    虽然药效已经除去,但是陈晚珠身体仍然一股软绵,提不起劲,她望着地上昏迷的年轻男人,蹙眉道:“有人想要陷害我。”

    她莫名其妙躺在酒店的床上醒来,身体不适,房间里又多了一个男人,身上的外套不在,多么明显的事,陈晚珠意识到不对劲。

    白霜:“你老公想要对你捉奸在床,估计现在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

    陈晚珠猜测陷害她的人,杨策也在她猜测的人之中,果然是,想到差点被别的男人侵犯,她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道:“杨策这个王八蛋!”

    杨策以前是陈晚珠手下的艺人,主动追求陈晚珠,拍戏三年,和陈晚珠结婚,两年后凭借一部仙侠热播剧走红,说是为了事业发展,杨策签约到别的公司。唐琴琴是陈晚珠前年签下的艺人,去年参加选秀综艺,出道位有十个,她第十一名,综艺期间她参演的偶像剧播出,饰演女主闺蜜,飒爽利落女强人的人设,对比选秀综艺里温柔甜美人设,具有极大的反差,唐琴琴在网上小红了一把。虽没出道,但吸了不少粉,热度不错。

    陈晚珠还想着抢资源捧红唐琴琴,根本没想到自己的老公早已经出轨唐琴琴,两人暗度陈仓,偷情到她的房子里,气得陈晚珠把卧室和客房的床都扔了,更恶心的是,唐琴琴暗地里正计划着签约到杨策所在的公司,杨策同时也在出力。

    白霜把西服外套递给陈晚珠,她瞥了一眼地上的年轻男人,“这小鲜肉,长得还算入眼,狗男女给你挑的男人勉勉强强,可惜身材五五分,面相有些刻薄,额头不够漂亮,发际线有些高,秃头油腻老男人的预备员。”

    陈晚珠揉揉两侧太阳穴:“好了,知道你挑剔,不过他身上的缺点我不想知道,不用一一指出来。”

    都这时候了,还这么不正经,说她是来救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看戏,给她说风凉话。

    陈晚珠穿上西服外套,“我认得他,他叫陆旭,是冉冉升起公司的艺人,红过一阵,名声臭得很,渣男一个,以前被富婆包养,得了不少影视资源,他却拿富婆的钱包养小三小四小五,富婆发现后,气得送他黑热搜,网上被骂了好几天,现在他也被公司雪藏了。”

    “今天要是我真被捉奸在床,明天我就真的被全网骂了,和陆旭牵扯在一块,出轨传丑闻的变成我,杨策清清白白,到时候离婚,他反倒是被可怜的对象,不仅我被影响,你的事业也可能被影响。他这番算计我,还真是煞费苦心。”

    陈晚珠:“说起来挺好笑,陆旭这人,我以前想过要签他,没谈下来。”

    白霜嫌弃道:“你的眼光有些不行啊。”

    陈晚珠自嘲笑道:“要不然怎么会看上杨策。”

    “你现在想怎么办?”挥着巴掌小扇,白霜慵懒道:“我建议你先不要离开,就在这等,杨策算计你,你不想看他亲眼看到自己计划失败的样子吗?”

    陈晚珠头还有点晕乎乎的,她站起身。

    “我去处理陆旭,等杨策来。”

    “你在这先休息,我来处理陆旭。”

    “陆旭不能藏在这个房间,最好把他弄走。”陈晚珠道。

    白霜派人把陆旭弄到另外的房间,施了法让他多昏睡几个小时,以免杨策没到,反倒是陆旭醒来后通知杨策,那她还看什么戏。

    不到半个小时,门外传来敲门声,白霜正好结束一盘切水果游戏。

    从猫眼看出去,果然是杨策来了,还带上其他人。

    “我走了,你加油。”白霜理了理身上的旗袍,笑了笑,拿着手机走进卫生间。

    陈晚珠站着没开门,敲门声只敲了六声,杨策等不及,当即刷房卡开门。

    酒店房门被他颇有气势的推开,陈晚珠穿得整整齐齐站在里面,手臂交叉在胸前的看着他。

    杨策看到陈晚珠身穿西服的冷静模样,心快速跳了好几下。这不是他想要的,这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他计划的是他带着人刷卡入门,被下药的陈晚珠这时候肯定没醒来,和陆旭应该赤裸裸躺在床上,他就能把两人捉奸在床,拍下两人惊慌失措的出轨证据。

    然而此时此刻,在陈晚珠沉着冷静的态度里,杨策脑子里的兴奋劲退去不少,他抓紧手里的房卡。

    陈晚珠抬起下巴:“你来干嘛?”

    杨策的手撑在门板上,预防她关门:“来和你商量离婚的事情,这里不方便谈,让我进去。”

    陈晚珠定定的看着他们几个人,缓缓道:“我要是不让呢?”

    “陈晚珠,你是不是心虚?才不敢让我进去,你房里没其他人吧。”杨策往里看了一眼,心想着不能抓到她和陆旭赤裸裸在床上的样子,很是遗憾,但是见陈晚珠迟迟不让他们进房间,想必陆旭肯定在里面,两人定是睡过了。

    他可以从陆旭这里入手不是。

    <script>app2();</script>

    10823_10823518/4147870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