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乂爻 《三国:我在董卓身边做心腹》 第一百七十六章许褚,重骑兵!,内容摘要:汉军虽然人少,但冲锋的阵势不比鲜卑人差,尤其是最前面的许褚所部战骑最是勇猛,三十万汉军中白寒投入最大的并不是射声营,而是许褚所部这些骑兵而这么可怕的东西正如潮水般向他们席卷过来,一向认为汉军软弱可欺的鲜卑人第一次感到畏惧,用他们的血肉之躯和这么可怕的怪物作战,那后果第一波箭雨对鲜卑人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反正死的都是那些低贱的奴隶,但是汉军那种强大的弩矢还是让鲜卑骑兵意识到了危机,死命的夹紧马腹,
第一百七十六章许褚,重骑兵!
    “击鼓,刀盾手后撤,射声营顶上!”

    随着白寒的命令的下达,悠远绵长的号角声响起,原本在厮杀中的汉军刀盾手听到这个声音纷纷后退,一时间鲜卑的轻兵死士向前冲阵,就如蚍蜉撼树,飞蛾扑火。

    鲜卑战阵中的纳木错见到这一幕心中一喜,拔出马刀遥指汉军,“辽西的勇士们杀死那些软弱的汉人,杀一人赏羊一只,杀啊!”

    嗷呜,嗷呜…

    鲜卑骑兵呼啸着席卷草原,气势奔腾,激烈的马蹄声敲打着地面,发出闷雷般的隆隆之声,大地也为之颤抖起来。

    战阵右侧的射声营将士已经准备好了,射声营是黄忠最初组建的,却是太史慈锻炼出来,三万将士标准配备一弩十发的元戎连弩。

    一万架元戎连弩整齐的排列在阵前,太史慈得意的摸着身边元戎连弩,看着那些冲归来的鲜卑人,太史慈举起了右臂,随后重重的挥落。

    十万根80c的同时离弦而出,密密麻麻的弩矢在空中形成了一片令人头皮发麻的箭雨,带着呼啸声来到了鲜卑人身前。

    锋利的弩矢轻而易举的穿透鲜卑人的身体,瞬间射进了鲜卑人的死士群中,钢制的弩矢轻而易举的射穿了鲜卑人的血肉之躯,惨叫声响成了一片,奔在最前面的一群鲜卑人很快倒下,而他们身后的鲜卑骑兵也有不少翻滚摔下马,战马被射穿身体,鲜血迸射惨嘶着横摔出去。

    第一轮弩箭为鲜卑人造成了不下两万人的伤亡,但射声营的将士们并不去看战果,三人配合为踏引拉弦,一人举弩,两人取箭放槽,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第一波箭雨对鲜卑人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反正死的都是那些低贱的奴隶,但是汉军那种强大的弩矢还是让鲜卑骑兵意识到了危机,死命的夹紧马腹,。

    在填装好弩矢后都不用指挥,第二轮弩矢如暴风骤雨般射向鲜卑骑兵,密集的鲜卑骑兵再次人仰马翻,这一次的打击面更广,八千多骑兵被射翻。

    十万弩矢换了八千骑兵,而且冲在最前面的往往都是最厉害的,这一波值了!

    在中军的白寒看着那明显的效果,颇感满意的点了点头,元戎连弩虽然不利于单兵作战,但是大兵团作战真的很有用。

    在第三波齐射过后,白寒就下令让射声营的将士退了回来,从时间上说射声营还有第三次攻击的机会,但战术上却不允许,鲜卑骑兵的弓箭可不是摆设,虽然他们的游牧弓做工低劣,但射80步还是没问题的。

    再者说射声营是步军撤退也需要时间,白寒可不会把弓兵当步兵用,在看到旗语兵打的旗语后,太史慈当即下令:“撤!”

    三万射声将士扛着弩机小跑着退后,重盾兵顶上。

    此时的战场宛如棋盘,白寒和纳木错各执黑白子,在看到汉军的那种弩兵撤退之后,纳木错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情,近战他不认为汉军会是他们鲜卑勇士的对手。

    再说他将全军都压了上去,还占据了人数上的优势,用人数去攻破汉军的阵法,百万大军进攻所激发出来的强大气势足以令任何一个对手也会为之胆寒,而站在指挥塔上的白寒却丝毫不为所动。

    如果这百万鲜卑人都是精壮的男人那他或许会为之变色,很可惜他们不是。

    这时白寒拔出了赤霄剑,剑指擎苍,对身后的将士们爆发出嘶声大喊:“弟兄们!这是你们盼望已久的战斗,胜利就靠你们去夺取了,胜利将给你们带来富足和舒适的生活,并使你们能早日凯旋,让你们的后代用骄傲的口气来谈论你们今天的勇敢行为吧让他们知道你们是英勇的汉军,杀啊!”

    咚!咚!咚!咚!

    巨大的战鼓声响起,最前面的许褚早已是等待多时,在听到战鼓声响起之后,他不带一丝感情的拉下了头盔上的面罩,随着面罩的落下,脸上只有那两道森冷的目光。

    三十万汉军同时发动了进攻,一眼望不见边际的军队宛如一片黑色的海洋,波澜起伏地向鲜卑骑兵汹涌扑去。

    战马嘶鸣,铁蹄飞扬,长弓劲弩彼此交织,无数秃鹰盘桓在天空等待着他们的盛宴。

    汉军虽然人少,但冲锋的阵势不比鲜卑人差,尤其是最前面的许褚所部战骑最是勇猛,三十万汉军中白寒投入最大的并不是射声营,而是许褚所部这些骑兵。

    骑兵是这个时代的霸主,重骑兵更是霸主中的霸主,许褚麾下三万重骑兵穿的都是黑黝黝的重铠,手持的是沉重战刀,每一个人都是从近百万汉军中精挑细选出来,战马更是耐久力最佳的并州马。

    嘭!嘭!嘭!

    沉重的马蹄叩击着大地,发出富有节奏的沉闷交响,在这曲死亡的交响乐中,许褚所率领的重骑兵踏著碎草黄土向鲜卑人碾压过来,冰冷的寒意在原野上无尽地弥…

    “那是什么鬼东西?”纳木错声音都在打颤,他只能确定那些东西是骑兵,可天底下何曾有过这样的骑兵,身上没有一处地方是漏在外面,这…这简直就是怪物!

    呼啸的北风将重骑兵的震慑力吹到鲜卑骑兵中,无尽的恐惧在鲜卑骑兵中蔓延,就连夹紧马腹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一百步,汉军重骑兵的狰狞清晰的展现在鲜卑骑兵眼前,黑色铠甲像一只只猛兽闪烁着黑色的獠牙,无论是战马,还是马背上的骑士,都包裹在冰冷的重甲里,人和战马都被冰冷的铁甲所覆裹,整个就是一头头金属怪兽!

    而这么可怕的东西正如潮水般向他们席卷过来,一向认为汉军软弱可欺的鲜卑人第一次感到畏惧,用他们的血肉之躯和这么可怕的怪物作战,那后果…

    各种负面的情感充斥着鲜卑人心中,如果可以选择他们绝不会选择和这种军队作战,但百步距离对于骑兵来说不过是转瞬一逝罢了,汉军重骑兵的斩马刀已经在他们身前扬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