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美女饶命, 第19章 给小爷整不会了免费阅读
第19章 给小爷整不会了
    “嘤咛……”

    哪知道,宁凡话音才刚落,怀里的人突然浅吟了一声。

    随即睁开那双醉眼迷离的双眸,就是一阵干呕。

    “握草,娘们,你可忍住喽,千万别吐!”

    想到女人接下来的举动,宁凡心底骂娘,下一瞬,健步如飞冲进厅的洗手间。

    刚把人放下,那女人便轻车熟路趴在马桶上吐个不停,一看就是经常喝醉的人。

    看着马桶里的呕泻物,加之,鼻翼间还伴随着浓浓的刺激味道,宁凡只觉一阵恶心。

    哪里还有什么别的龌龊心思?

    幸好跟秦慕一同住屋檐近二十年,这家伙还是或多或少,被迫学会了照顾人。

    见女人趴在马桶上吐得难受,宁凡转身到厅,倒了一杯凉白开递给她。

    本想让对方漱个口,结果这娘们醉得不省人事,端起杯子便一股脑全都喝下肚。

    喝完还将玻璃杯往地上一丢,摔了个四分五裂。

    “啪嗒”一声过后,女人被自己吓得一个激灵,随即,嘴里含糊不清的抱怨道

    “吵死啦!能不能安静一点?”

    幸好知道跟前这是个醉酒的疯婆子,宁凡才没有计较她颐指气使的语气。

    否则按照他的脾气,非得把这娘们丢大街不可。

    当然了,这家伙还得顾忌对方是个女人。

    像尤物一样的漂亮女人。

    他要是真这么做了,到时候好好的一棵白菜,恐怕真得被路过的野猪给拱了吧?

    “嘶……”

    就在宁凡愣神的时候,女人乱挥的小手,一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玻璃碎片。

    她先是一愣,然后盯着自己纤纤玉指上流出的一抹殷红,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哇哇哇……”女人一边哭着,一边用那双千娇百媚的迷离大眼,可怜巴巴望着宁凡,似有满腹委屈。

    “它欺负我!”

    她嘟囔着娇滴滴的小嘴,一指地上的玻璃碎片,像个受到欺负却无法反抗的孩子。

    擦,这尼玛谁扛得住啊?

    迎上女人楚楚可人的举动,宁凡心底那抹兽欲瞬间被勾起。

    可转头看着一地的玻璃碎片,这家伙担心那娘们再乱动把自己弄伤,他两步上前直接将人抱起来。

    这女人看起来十分高挑,抱着却有些轻飘飘的,宁凡下意识低头瞥她一眼。

    幸好,前凸后翘,该有料的地方,着实规模惊人!

    把人丢在厅的沙发,宁凡又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些碘伏和纱布。

    等这家伙给她处理完伤口,女人居然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宁凡嘴角抽了抽,接着扭头走进洗手间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收拾完又迅速洗了个澡。

    就在他穿好里裤,刚打算穿衣服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外却传来一道粗暴的敲门声:

    “开门,赶紧开门,我要嘘嘘!”

    擦!

    宁凡恨不能骂她娘。

    奶奶的,小爷该不是上辈子欠下风流债,所以这辈子才让这娘们来找我讨债的吧?

    门外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急迫,没办法,这家伙只能手忙脚乱扯下浴巾随意裹在身上。

    都不等他把门拉开,女人便借着酒劲拼命往里挤,宁凡以前都是赤着膀子在河里洗澡,当然没有穿拖鞋的习惯。

    加之他不会使用按压泡沫沐浴露,研究的过程更是弄得大半个浴室都是。

    以至于女人用力一推,这家伙脚底一滑,两个人便抱成一团朝后倒去。

    由于重心不稳,那女人还下意识搂住宁凡的腰。

    旋即,软乎乎的小嘴就那么贴在自己胸膛,鼻息间散发出的热气,夹带着一丝清香的酒气。

    这种感觉……说不出的要命!

    别看这家伙平常猴急的时候,但凡是个女的,他都觉格外清新脱俗。

    实际上,宁凡却是从母胎开始守身如玉了整整二十年。

    就是因为师父曾再三告诫,他修炼的五行神龙诀存在功法缺陷,在时机还未成熟之前,一旦破身,便会全身溃烂而亡。

    因此宁凡靠着仅存的一丝理智让自己不动邪念,奈何身体的反应却无比诚实。

    更让这家伙抓狂的是,趴在身上的女人也不知道抽哪门子疯,突然开始伸手在他身上乱摸。

    “咦?身材比例好匀称,肌肉结实却恰到好处的肥而不腻……”女人手上不老实,嘴上还忙不迭地评价着。

    下一秒,女人像是探索到新大陆一般,突然兴奋的仰头看向宁凡。

    绝美双眸,瞬间像是揉进星辰大海:“哇!居然还有八块腹肌!”

    宁凡被她直勾勾的表情,以及直白的赞美弄得有些害羞,他赶忙偏过脑袋避免与之对视。

    靠,这事情给闹得。

    从小到大,都是他调戏人家妹纸,这次碰到个如此奔放的醉鬼,都直接给小爷整不会了!

    当然,宁凡也可就地把人给剥了,就算最后什么都不能做,好歹也能一饱眼福。

    可那之后呢?

    这家伙连连摇头,于他而言,看而不得才最煎熬。

    好不容凭借超凡的意志力推开女人爬起来,随后逃也似地跑出洗手间。

    楼上卧室,宁凡坐在床上,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他想,世界上肯定没有比自己更倒霉的男人了。

    人家绝色美人都主动送上门,还投怀送抱了,结果自己竟然没出息的溜了?

    他满面憋屈地朝抬头的兄弟看了看:

    “知道让你跟着大哥受委屈了,不过你放心,等时机成熟之后,大哥一定好好犒劳你。”

    可师父所谓的时机,到底指什么?

    幸好这家伙也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既然想不明白,索性盘腿打坐修炼起来。

    宁凡屏气凝神之际,他腹部隐隐浮现出一层白色虚影,随着他打坐修炼愈发专注,那层白色虚影便愈发显实,最后可以清晰可见那是一条纯白色小龙。

    白色小龙虽是盘亘闭眼的姿势,但它一出现,周身立刻充斥着一股睥睨天下的强大威压。

    随后一股暖流便以宁凡的丹田为中心,发散至四肢百骸,暖流所经之处仿佛周身肌理涅槃重生。

    舒爽异常。

    只不过,跟往常一样,当他极力想突破体内那股力量,到达更高级别的境界时,却总是感觉差那么点意思。

    按理来说,以这家伙逆天的修炼天赋,早该破境了才对。

    奈何整整三年止步不前……难道这就是五行神龙诀的功法缺陷?

    修炼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好几个小时过去了。

    当宁凡睁开双眼的时候,外面已经天黑,他感觉肚子很饿,便打算到厨房找东西吃。

    路过厅的时候,他看到那个很能折腾的女人已经睡得香甜。

    只是,大概是因为天冷的缘故,她整个高挑纤瘦的身躯都蜷缩成一团,看起来有些可怜。

    “罢了,小爷虽说是个乡野糙汉子,却也是个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这家伙说着,便将人抱到他的床上,并为她盖好被子。

    填饱肚子,一看时间都已经凌晨两点半了,宁凡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到厅沙发上睡觉。

    尽管昨晚睡得很晚,但受生物钟影响,这家伙凌晨六点准时睁开眼睛,他去洗手间撒了泡尿。

    没想到刚走出洗手间的门,就与楼上下来的女人打了个照面。

    下一瞬,一声刺耳尖叫差点把宁凡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