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穿书而来的大魔头合体了, 第 84 章 84 权谋天下(3)免费阅读
第 84 章 84 权谋天下(3)
    ()  待内侍们都走了,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隋行舟才轻声唤道:“二殿下?”

    江如驰头也没抬,闷声道:“嗯?”

    隋行舟伸手贴着褥子往他的方向滑去:“手给我。”

    江如驰也偏过头,学着他的动作向他伸手。

    两个少年的手掌在两人中间相遇,小指碰着小指,轻轻勾了勾,隋行舟翻过手,食指轻挠江如驰的手心。

    江如驰立刻“咯咯”笑了起来。

    两人相视而笑,笑了一会儿,江如驰突然忧伤道:“小船哥哥,抱歉,我方才没能保护你。”

    “跟你没关系。”隋行舟说,“是江如珣故意找事。”

    他从来没叫过江如驰的名字,觉得这样是对对方不尊重,但江如珣这个小混蛋不配得到尊重。

    江如驰叹了口气:“真是我们不找事,事儿偏来找我们。”

    “二殿下才华过人,假以时日一定会获得众人拥护,也一定会被陛下重视,到时候就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隋行舟笃定道。

    江如驰忧伤地想,其实我不怕被人欺负,只怕有人会因为欺负不了我,转而对你下手。

    我想要的不多,只希望能保护好小船哥哥。

    又一个画面,是御前比武。

    十八岁的隋行舟以一套绝佳的刀法拔得头筹,看得皇帝龙心大悦:“行舟,你果然不错,这次想要什么赏赐?”

    “谢陛下,臣没有别的想法,愿为二殿下侍卫,护佑殿下周全。”隋行舟谦恭地拱手道。

    一侧的雅座上,十六岁的江如驰儒雅俊美,气质不凡,欣喜地看着隋行舟,露出了儿时可爱的笑容。

    皇帝却“唔”了一声,道:“你是祭酒之子,文武双全,你的哥哥们已经在朝为官,你只做侍卫,不觉得可惜吗?”

    “护佑二殿下,也是为皇家尽忠,为大昱尽力,有何可惜之有?”隋行舟笑道。

    皇帝哈哈大笑:“说得好!不管做什么,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我大昱好男儿!”

    回到育英殿自己的院子里,江如驰拉着隋行舟进了书房:“今天你表现太好了,我要写一幅字送你。”

    “那我替你研墨。”

    江如驰摊开长长的宣纸,待隋行舟研好墨之后,提起笔沾满墨汁,挥毫写下了四个大字“游刃皆虚”。

    “行舟你剑法高超,技艺精巧,完全担得上这四个字。”

    江如驰觉得现在自己是个大人了,便不再以“小船哥哥”称呼他,改称“行舟”。

    隋行舟心里隐隐觉得遗憾,但听到少年脆生生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也有一种别样的熨帖。

    “这我必定要裱起来挂在墙上,天天看着。”他两手端起这张宣纸,端详着,脸上是无法自控的笑意,“就当二殿下在鞭策我了。”

    江如驰手笼在袖子里,撞了撞他的肩膀,笑吟吟地问:“诶,真的要一直陪着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隋行舟笃定道。

    “若是父皇答应了,你就和我住一屋,我必定夜夜与你抵足而眠!”江如驰高兴坏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隋行舟疑惑:“什么时间不多了?”

    “你都十八啦,肯定要娶妻的。”江如驰认真说,“娶妻之后肯定不能跟我睡了啊!”

    隋行舟闹了个大红脸:“我才不娶妻!我、我还没玩够呢!”

    “嘿嘿嘿,行舟你害羞了啊!”江如驰伸手摸了摸他的耳朵,“这么烫。”

    “别闹别闹,越搓越热,不得劲儿!”

    江如驰不听话,不光要摸,还对他耳朵吹气,气得隋行舟小心翼翼把那幅字放在桌上,伸手去捉他的双手,一把将人按在了旁边的书架上。

    “你力气真大,我打不过你,饶了我吧。”江如驰圆圆的眼睛向上看着他,显得眼睛更大了。他向来最会装乖,一看要吃亏,立刻就会撒娇求饶。

    隋行舟看着对方天真无邪的双眸,感觉那长长的睫毛像是在自己心坎里猛然一搔,心脏突然停跳了一拍。

    他赶紧松了手,退后一步,揣着一颗叮咣乱跳的心,抓起桌上的那幅字,转身逃跑了。

    隋行舟跑到京城最好的书斋,加了好几倍的价钱,让人当场帮他裱好了这幅字,喜滋滋地捧回家,庄重地挂在了自己的卧房里最显眼的地方。

    如驰的字写得越发好了,苍劲有力,他的笔法,也能称得上“游刃皆虚”这四个字。

    只有在心里,他才敢称二殿下一声“如驰”。

    不知圣上怎么想,若是真能把我安排到如驰身边做侍卫就好了,那我就算终身不娶,也要一直陪着他。

    当夜,隋行舟是看着那幅字入睡的。

    梦里他与江如驰相拥而卧,二殿下一直往他怀里钻,嘟嘟囔囔喊着“好冷啊,小船哥哥抱紧我”,隋行舟当然有多紧就抱他多紧,两人火热的体温透过里衣彼此交缠,像是已经融在了一起。

    “还冷吗?”隋行舟轻声问。

    江如驰抬眼看着他,笑得眼睛弯弯:“哥哥抱着就不冷了。”

    那眼睛好看得像一个梦,把隋行舟的魂儿都吸了进去,说话的嘴巴肉嘟嘟水润润的,像一颗淡红色的琉璃糖,引得人直想去尝尝它的味道……

    隋行舟闭上眼睛,低头便含住了那双唇,果然好甜,甜得他头皮发麻,心跳加快,浑身发烫。

    他抱着怀里的人吻了又吻,揉了又揉,江如驰竟也丝毫不抗拒,随他搓圆捏扁,欢愉之际还轻轻呢喃:“喜欢小船哥哥……”

    美好的梦过后,第二天起来,亵裤里潮湿一片,隋行舟当即就丢了魂儿。

    他十八了,并非不通人事,这是因为什么,他几乎立刻就明白了。

    根本不想娶妻,只想跟江如驰日夜相对,只想护他一生一世,想与他□□纠缠……

    他喜欢的是二殿下,可他、他怎么敢!

    画面再度翻转,已是两年后。

    二十岁的隋行舟回家行了加冠礼,兴冲冲地跑进宫,想告诉江如驰,他现在有字了,字为“君游”,不知为何,他总与“游”字有缘。

    内侍告诉他圣上有召,江如驰去了大殿。隋行舟连忙跑了过去,等在殿外,想等对方一出来就能看见自己。

    此次上殿,十八岁的江如驰获封淳王,皇帝赐府邸,并将太傅的长女指给他做王妃。

    隋行舟站在大殿外,听着殿内太监宣读圣旨,心如刀绞。

    如驰长大了,要娶妻了啊。

    往后我算什么呢?

    回到育英殿的江如驰一直垂眸不语,看起来满腹心事。

    隋行舟忍不住问他:“怎么了?要做王爷,还要娶妻,不高兴吗?”

    “应该高兴的,对吧?”江如驰淡淡道,“大哥做了太子,我做淳王,再也不是他们提防的对象。将来我只要用心辅佐他,接下来的生活应当会平平安安,一如我所愿。”

    可我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因为要娶一个不认识的女子吗?

    隋行舟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因为要大婚,才不高兴吗?”

    “好像是。”江如驰点点头。

    隋行舟的心提到了喉咙口:“为何?到了年龄,不应该想娶妻吗?”

    “你都二十了还不娶妻,那是为什么?”江如驰茫然地问,“因为还没玩够?可能我也是吧。”

    “那你……你有没有想过要和姑娘……鱼水之欢?”隋行舟艰难地问。

    江如驰觑了他一眼:“哥哥,你是不是逛过青楼了?”

    隋行舟:“……”

    “我天天与你在一起,哪有空逛青楼?!”

    “哦,倒是我拖了你的后腿,也罢,今日放你半天假,你去乐呵乐呵吧!”

    “……”

    两人插科打诨几句,江如驰心情好了许多,想起今日是隋行舟的冠礼,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锦盒,塞进他手里。

    “送你的,打开瞧瞧。”

    隋行舟小心翼翼地打开,里边是一枚白玉的玉佩,镂空雕了一座楼船,玉料质地上乘,雕工极佳,应当价值不菲。

    江如驰仔细端详着他的神情:“喜欢吗?”

    “你送的,我自然喜欢。”隋行舟心中比喜欢还要喜欢一万倍。

    江如驰取出玉佩:“我替你挂上。”

    隋行舟由着他挂,但想着回家就取下来,如驰送的礼物,可不能碰坏了。

    “你爹帮你取了什么表字?”江如驰好奇问道。

    隋行舟笑笑:“君游。”

    愿随吾君,天地任遨游。

    “隋君游?好听。”江如驰赞叹,“祭酒大人取表字就是不一般,以后我便称你表字吧。”

    这表字被他一唤,听得隋行舟心头一颤。

    太亲昵了,不可,长此以往,他将勒不住心中那头野兽。

    “二殿下,这样不妥。”他拱手道,“你已是王爷,不宜与属下太过亲近,还是称名吧。”

    江如驰脸上欣喜的笑容渐渐褪去,他怔怔地看着隋行舟,片刻后才叹道:“小船哥哥,我真是不喜欢长大。”

    淳王府很快修葺一新,江如驰带着隋行舟入住,接着就开始准备大婚事宜。

    谁知请期过后,快要迎亲之时,太傅家传来噩耗,待嫁新娘居然得了急病,一命呜呼了。

    这事实在太不吉利,皇帝也心疼江如驰,打算替他再指一门亲事。

    江如驰婉拒,表示即便新娘还未过门,已经过了大礼,就算他的妻子,现在妻子新丧,他作为人夫立刻另娶他人,这要是传了出去,实在令人寒心。

    皇帝也知道太着急有点说不过去,便也随了他去。

    隋行舟陪着江如驰回到王府里,一路上他自责不已。

    自从得知如驰要娶妻,他心里就难受得要死,现在新娘子撒手人寰,他竟觉得松了口气。

    那毕竟是一条人命,他实在不该这样,可心里是真的忍不住窃喜,再加上听见如驰拒绝了皇帝的指婚,心中就更加开怀。

    越开怀,就越自责——我竟是这般龌龊不堪之人,怎能觊觎如驰!

    我怎配得上心地善良、洁白如雪的如驰!

    回到王府里,江如驰吩咐人扯下各种大红色的喜庆装饰,换上白布白纱,要为这未过门的妻子祭奠。

    直到进了自己的房间,他才坐在榻上,长叹一口气。

    隋行舟看着他忧心忡忡的面容,劝道:“二殿下,难过伤身。”

    别人都改叫了“淳王”,只有他仍旧称呼江如驰为“二殿下”,这成了他专属的称呼。

    “行舟,我很不堪。”江如驰忧伤道。

    “为何这么说?”

    “她去了,我很遗憾,可我并没有那么难过。”江如驰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可我还利用她的死,让父皇不再为我指婚。”

    隋行舟轻声安抚:“不管是不是借口,你做的都是对的。若是现在就娶别人,太傅一家少不得要寒了心的。”

    “我是个坏人。”江如驰还是这么说,“希望将来父皇也别给我安排亲事了,我不想娶妻。”

    隋行舟半蹲在他身边,仰头看着他泛红的眼眶:“为什么不想娶?”

    江如驰眼睛里点点泪光:“我……我可能……”

    他没有说下去,没有说出隋行舟想听的话。

    然而片刻后,他又说:“如果可以选的话,我宁愿和小船哥哥一起生活,我们都不娶妻,就这样过一辈子多好。”

    “殿下……”能听到江如驰的这句话,隋行舟心里已经高兴疯了,他不再奢求什么,只要有这句话,就已经足够,“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我永远属于你。”

    看完这些记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苏游和刃皆虚的眼睛都是红的。

    这跟上次旁观两人之死不同,这次两人看着回忆中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都已经代入了真情实感,全盘接受了那就是自己的过往。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截片段,却也足够他们感受到那真情的重量。

    “难怪我们现在叫这个名字。”苏游紧紧抱住刃皆虚,“原来那是我写给你的字,不知道谁这么有心,给我们安排了这两个名字。”

    刃皆虚捧着他的脸亲了又亲:“肯定是上辈子我不敢说爱你憋坏了,这辈子才说个不停。我不要做那个傻瓜隋行舟,我是你的大魔头,抓紧你绝对不放手。”

    “我也不会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江如驰了。”苏游擦了擦眼泪,“谁敢欺负我,谁敢动你,老子让他好看!”

    “嗯,这次我们重新来过!”

    苏游忽然想到:“对了沉鸢,为什么我们只看到这些,后来呢?”

    “后来的事你不都知道了吗?”沉鸢说,“反正那个结局是要改变的,用不着管了。你们在这本书里本来的任务是通过正经手段得到皇位,触发奖励,就可以回主线任务了。”

    “目前的这个时间节点就在江如驰被封为王爷后的两年,江如珣现在已经是端王,接下来要发生的一件重要的事是江如涯之死,你们要好好应对哦,若是能成功改变这件事,就能最大程度地避开原本的结局。”

    苏游问道:“我哥的死,有猫腻吗?”

    本以为沉鸢会像夜枭那样拒绝回答,谁知道这小妮子干脆利落:“有!”

    刃皆虚感叹:“肯定跟江如珣脱不了干系!”

    太子若是死了,便会产生皇位之争,再杀害江如驰,江如珣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就可以执掌天下了。

    “那好,咱们就从这件事开始入手。”苏游说,他给了刃皆虚一个眼神,打算等沉鸢离开之后再商量。

    沉鸢道:“两位还有什么疑问吗?方才给你们的资料,你们还觉得有哪里不妥吗?”

    刃皆虚摇了摇头,其实那么大的信息量,还有好些事他们都没来得及反应:“等回头想起什么再问你吧。”

    “也好,随时叫我哦!”

    “等等。”苏游突然开口,“沉鸢,我知道结局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