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降爹地太粘人, 第1057章 流着一半仆人之血免费阅读
第1057章 流着一半仆人之血
    ()  裴灵懒得搭理温谦默,拉着林宇去厨房找陈小曼。

    林宇看向温谦默,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被裴灵拉着往前走。

    温谦默张了张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要是没把她当朋友,今天就不会站在这儿了。

    难道林晚晚真有那么差?

    这辈子他们两人都不能解开心结了?

    手机叮咚直响。

    温谦默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在看到上面的新闻时,脸色陡然一沉。

    “惊:某富家千金之母现身地下赌城,当红小生为博女友一笑,一掷千金,替千金之母交纳赌资,真是情比金坚……”

    新闻大剌剌的标题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人的眼球。

    而新闻里的照片,熟悉的人一看就能辨认出是谁。

    正是裴灵和林宇,以及裴灵的亲生母亲。

    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会被记者拍到这种新闻的?

    新闻里不但大肆宣扬着裴灵的出生,还说她在学校如何嚣张跋扈,欺负新人。

    而林宇因为是明星,曾经的过往也被扒了出来。

    在魅色里做过服务生,陪酒陪富婆等等。

    这一看就是记者在博人眼球。

    “灵灵,林宇,你们快出来,出事了!”

    温谦默顾不上其他,朝厨房跑去。

    “温谦默,你叫魂呐!”

    裴灵不满地瞪着温谦默。

    温谦默将手机递给她,“你自己看看。”

    裴灵接过手机,在看到上面的内容时,脸色骤变。

    怎么会这样的!

    她和母亲见面已经很小心了,怎么还会被拍到!

    而且这照片一看就是在赌城里拍的,难道是有记者混进去拍的?

    “灵灵,出什么事了?”

    陈小曼从厨房里出来,见三人都神色凝重,连忙问道。

    “陈姨,我……”

    裴灵莫名的有些心虚,不知道该怎么说。

    因为这里涉及到自己的亲生母亲。

    要是父亲知道她偷偷和母亲来往,还给母亲打钱让她去赌,她非挨批不可!

    “到底怎么了?”

    陈小曼拿过手机看一了眼,顿时心下了然。

    这时,裴承恩从外面进来了。

    裴灵一惊,顿时拉着陈小曼的手哀求道:“陈姨,怎么办,这件事不能让爸知道,你帮我保密好不好?”

    听到这话,陈小曼拍了拍她的手。

    “灵灵,阿宇是明星,新闻闹这么大,你觉得能瞒得住你爸?”

    也是啊!

    “那怎么办?”

    “别急,你爸不吃人。”

    陈小曼安抚着快要哭出来的裴灵,朝着裴承恩迎了过去。

    “承恩,回来了?”

    裴承恩将包包递给陈小曼,一脸的温柔。

    视线落在跟在身后的三个年轻人身上,眸光眯了起来。

    “谦默,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裴叔,我来,看看你和陈姨。”

    温谦默没做错事,却莫名地心虚。

    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

    裴承恩嗯了一声,上下打量着缩着肩膀的裴灵,“灵灵,你做什么坏事了?”

    “啊?我,没有啊。”

    裴灵一个激灵,拼命地摇头。

    “没有?从小到大一做错事就缩肩膀。说,到底又做了什么事?”

    裴承恩目光锐利,直截了当地问道。

    裴灵吞了吞口水,偷偷瞄着裴承恩的脸,往林宇身后躲。

    林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挺直了腰杆,替裴灵遮挡一二。

    “承恩,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灵灵的亲生母亲回国了,灵灵去见了她。”

    陈小曼给裴承恩倒了杯水,开口道。

    裴承恩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他看着裴灵,一言不发。

    气氛有些沉闷,裴承恩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让人大气不敢出一声。

    陈小曼坐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手。

    “行了,那是孩子的亲生母亲,你不该剥夺她的权利。”

    裴承恩看了她一眼,压了压情绪。

    “小曼,这件事你别管,不是我要剥夺她的权利,是那个女人根本不配当灵灵的母亲。”

    “但不管她配不配,血浓于水,她和灵灵的母子缘是断不掉的。”

    陈小曼将手机递到他跟前,“你先别急着发火,先让公关团队把新闻压下去吧。”

    裴承恩原本在陈小曼的劝解声中已经缓下了心神。

    可是当他看到新闻上的内容时,周身的气息又是一沉。

    原本就不苟言笑的脸庞此时冷得瘆人。

    他慢慢抬眸,冷锐的眼神扫向裴灵,直接将手机砸向她。

    “裴灵,你干了什么?”

    裴灵吓得一个哆嗦,林宇眼疾手快,挡在了裴灵跟前。

    “裴叔,你别激动,这件事……”

    “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

    裴承恩冷着脸打断了林宇的话。

    裴灵红着眼眶从林宇身后出来,“爸,我错了。”

    “错哪儿了?”

    “不该给我妈赌资,任由她赌博。”

    裴灵抹了把眼泪,低声道。

    “你还叫她妈?”

    裴承恩盯着她,“那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当初我就该弄死她,免得再来祸害旁人!”

    说完,他就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助理打电话。

    屋子里静悄悄的,几人大气不敢出一声,都静静地听着裴承恩在打电话。

    当听到裴承恩除了让助理撤掉新闻,以及举报地下赌城外,还要助理找到裴母,并把她带去警局时,裴灵胸脯一阵起伏,猛然抬眸看向他。

    “爸,再怎么样她也是我妈,你不能这么绝情。”

    听到这话,裴承恩将手机往旁边一丢。

    “当年她做的事,如果我绝情一点,她早就是个死人了。如今她偷偷回国,还把你当成提款机,你觉得我还不该给她一点教训?”

    裴承恩周身的气息骇人,看着裴灵倔强的脸道:“裴灵,我再警告你一次,那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不是你妈,你要是再敢和她来往,就别怪我不气。”

    听到这话,裴灵的眼泪掉了下来。

    “爸,那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好歹生了我,说起来,我身体也流着一半的仆人之血呢!我要是再和她往来,你是不是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啊?”

    “你……”

    裴承恩脸色沉冷,气得不轻。

    陈小曼拧眉,一边劝着裴承恩,一边去拉裴灵。

    “灵灵,别说这种伤和气的话,坐下来好好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