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六百二十章 接受审判免费阅读
第六百二十章 接受审判
    “你这个混蛋!”面具人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手中的匕首甩出。

    那匕首夹带着劲风,一下子洞穿了那劫匪的咽喉。

    那个劫匪,睁着惊恐的眼睛,也是死不瞑目。

    “易老大!”生死关头,舒颂也是毫无顾忌了。他直接面具一脱,也是露出了真实的面容。

    “阿颂,果然是你啊!”钟琳琳惊喜地说道。

    “大嫂,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舒颂握着易天的手,着急地说道。

    子弹射中了易天的下腹部,只见他脸色苍白,气若有丝。

    钟琳琳此时也是慌了神。

    “阿颂,你回来实在太好了。”易天此刻身受重伤,意识也是渐渐模糊。但是看到舒颂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易老大,你快别说了。你的伤.......”

    “没事,只要你能回来,一切就不算什么。放心,我一切都替你安排好了。”易天的声音也是越来越轻。

    “怎么办?怎么办?”钟琳琳此刻也是心乱如麻。眼看着易天的生命,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逝去,她也是束手无策。

    “易老大,我一定会救你的。”舒颂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针剂。紧接着他毫不犹豫地刺入了易天的身体。

    “阿颂,这是什么?”钟琳琳问道。

    “这是‘数独佣兵团’的特别针剂,最起码能让易老大撑到救援。”舒颂认真地说道。

    针剂注入易天体内,他的脸色也是由白转红。

    钟琳琳此刻也是恢复了冷静,她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大块,简单地替易天包扎好了伤口,勉强止住了血。

    而舒颂二话不说,也是一把把易天给拉了起来。

    “阿颂,你这是要做什么?”钟琳琳大惊。

    “我给易老大输送一些真气,无论如何我都要保住老大的性命。”舒颂二话不说,将内劲源源不断地输入到了易天体内。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那边易天的脸色也是渐渐恢复血色。但是舒颂的额头却已经满是汗珠了。

    要知道这一次,舒颂是在和阎王抢夺易天的生命。

    终于易天闷哼一声,一口淤血喷出。

    而舒颂也是真气用尽,也是无力地倒在了地上。但是他的脸上却是浮现出欣喜的神色。因为他知道,易天已经给他救了回来。

    “舒颂,你没事吧!”钟琳琳关切地问道。

    “大嫂,你放心,我没事。我只是真气虚耗过度,需要几天休养罢了。”舒颂苦涩地一笑。

    “阿颂,你真是.......”钟琳琳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一回,你可不许再走了。”

    “这个......”舒颂的脸上也是一阵犹豫。

    不过现在易天生命垂危,他也不方便拒绝。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纷扰。那些警察终于不合时宜地冲了进来。

    “全都不许动,都给我举起手来。”警察队长带着队员们,瞬间控制了局势。

    “这是怎么回事?”警察们看着满地的劫匪,也是有些不知所措,“这些劫匪怎么都倒下了?”

    而此时身着战斗服的舒颂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那些警察们也是自觉地将枪口对准了他。

    “站住,你这个家伙不要动。敢动的话,我们不气了。”警察们警告道。

    看样子,警察们也是把舒颂当成了劫匪一会儿。

    而此时舒颂身边,昏迷不醒的易天。以及哭成泪人的钟琳琳,也是误导了警察们的判断。

    “警察同志,你们误会了,阿颂不是.......”钟琳琳见状也是急忙解释道。

    而其他人质见状,也都准备过来作证。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队伍中的一个警察突然认出了舒颂。

    “你...你...你不就是两年前那个杀人恶魔吗?”这个警察颤颤巍巍地指着舒颂道。

    “什么!果然是那个杀人恶魔啊!”其他的警察也是认出了舒颂的样貌。

    于是之前准备要给舒颂作证的证人们,此刻也是闭上了嘴巴。他们忐忑不安地看着舒颂,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大嫂,没办法,我先走了!”舒颂说着,一个闪身准备离开。

    可惜的是,由于刚才他为了救治易天,将自身真气耗尽。就算是他想施展轻功,逃离现场,也是无能为力。跃到空中的他,也是一下子栽倒在地,不能动弹。

    “阿颂!”钟琳琳想跑过去救助舒颂,却已经来不及了。

    几个警察跑过来,也是将钟琳琳给架了开去。

    “女士,你要当心,这可是一个杀人不长眼的恶魔啊!”那些警察劝说道。

    “阿颂不是恶魔,他是救了我们的英雄。”钟琳琳哭叫着,也是无济于事。

    她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昏厥过去的舒颂,被警察给抓捕了起来。

    所幸那易天也是被几个警察给抬了起来,直接送上了外面的救护车。

    于是这次的事件落下了帷幕。

    不过舒颂却为了救自己的家人,成为了阶下囚。

    由于他渡尘者的身份,渡尘者工会通过交涉把他引渡了工会总部接受审判。

    而易天等人也是列席了此次审判。

    在工会审判庭上,舒颂面对公诉人的指控,一言不发。

    “好了,舒颂。对于刚刚我们指控的所有罪行,你认还是不认。”法官用鹰一般的眼神看着舒颂。

    “认,大丈夫敢做敢当。那些人的的确确都是我杀的。”舒颂毫不犹豫地说道。

    “阿颂,怎么那么傻啊!”台下的钟琳琳捂着嘴巴,眼泪夺眶而出。

    “琳琳,不要着急,宋律师会有办法的。”易天安慰道。

    此时一个身穿大褂,风姿绰约的男子开口道:“法官大人,在您宣判之前,请容我一言。”

    这位宋律师前世是清代著名的状师转世,成为渡尘者后,利用自己前世的特长,很快在今世成为了一个著名的律师。在整个业界的口碑,也是堪称翘楚。

    这次,易天花血本将他请来,也是最大限度地为舒颂减轻罪行。

    “宋律师,你这次又有什么话要说啊!”实际上这法官看到宋律师,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要知道这个宋律师以伶牙俐齿出名,经常会弄得法官很是难堪。

    最关键,这“渡尘者工会”的法庭,和现代社会的法庭又有一些区别。甚至有一些类似于古时候的衙门。

    “多谢法官大人。刚才公诉人确实将事情陈述得很清楚了。我的当事人也确实犯了其下的罪行。”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想说的是,当时在‘华夏馆’中宾遭遇袭击之时,‘渡尘者工会’在做什么?”宋律师问道。

    “宋律师,这个问题和本案有关系吗?”

    “绝对有关系。所以希望公诉人能够正面回答。”

    “我反对!”公诉人抗议道。

    “抗议无效,公诉人,这辩护律师的正常诉求,你还是应该满足的。”法官说道。

    生气归生气,这个公诉人最后也只能回答道:“那个时候渡尘者工会确实接到过‘华夏馆’的求援。只是事情发生得太快,工会方面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相应。”

    “不能吧!公诉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工会‘特别小队’的基地应该就在‘华夏馆’附近吧!”

    “这个.......”

    “岳先生,我记得您在工会担任法律顾问之前,似乎曾经是特别小队的意愿。对于这特别小队的基地,应该不会陌生吧!”宋律师微微一笑道,“那个地方,可是被特别小队称为家的地方啊!”

    “好了,好了。宋律师,你不必提醒我这些。我比你更清楚。”这个岳先生不满地说道,“你说得不错,这特别小队基地,就在距离‘华夏馆’几公里的地方。”

    “那从特别小队基地到‘华夏馆’需要多久?”

    “按照特别小队的素质,最短只需要五分钟。”

    “五分钟?呵呵,各位旁听的来宾,大家知不知道。之前那个无名的佣兵团在‘华夏馆’的暴行持续了多久?”

    “这个.......”现场包括法官在内,也是陷入了沉默。

    “我来公布答案吧!是整整四十分钟。这可是足以将‘华夏馆’内所有人,屠杀殆尽地时间啊!”宋律师说着,面色也是一沉,“我想请问岳先生。当时‘华夏馆’报告的时候,你们为什么立刻出动特别小队。”

    “这是因为.......”

    这岳先生刚想说话,却被宋律师给打断了。

    “还是我来替你回答吧!要请特别小队出动,必须要有工会分部高层的特权才行吧!”

    “没错,我就是想说这个。”

    “不过如果我记得不错,如果出现恶性的事件,就算是普通的联络人应该也可以调动特别小队。”

    “话是不错,但是.......”

    “这个还是由我来回答吧!虽然联络人可以调动特别小队,但是事件结束以后,会对该事件进行评估。如果评估之后,事件没有达到出动标准,这个联络员会被追责。甚至会被撤销现在的岗位。”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岳先生一边说着,也是拿出手绢擦了擦脸上的汗。

    这个宋律师给予其的精神压力实在太大了。

    “难道说上次的‘华夏馆事件’还够不上出动特别小队的等级吗?”宋律师的眼神一凛,“我想知道当时的调查报告是怎么说的?”

    “这个.......”

    “岳先生,关于这个问题,我就不帮你代劳了。还请你正面回答。”

    岳先生没有办法,话被逼到这个份儿上,他也只能如实作答。

    “没错,‘华夏馆事件’最后的调查结果,的确被定性为恶性的事件。确实是到了可以出动特别小队的等级。只不过当时联络员缺乏判断,这才没有果断使用手中的权利。这确实是我们的过失,此次事件后我们内部已经在整改了。”

    “缺乏判断?难道这些联络员都是新人吗?”宋律师冷笑道,“我记得这些联络员原本可都是特别小队队员,难道判断情势的素质也没有吗?”

    《十世渡尘者》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