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从顶流开始出圈, 第179章 擅解人衣的雪清禾免费阅读
第179章 擅解人衣的雪清禾
    雪清禾站起身下,正想给姜离打整打整,就听见,姜离嘴里面好像在嘟囔着什么?<b><b>“再,,继续,,,你们,,,,”<b><b>因为实在是太小声了,而且上句不接下句,根本听不清到底说的是什么话,雪清禾俯下身准备仔细听听,姜离在说什么梦话?<b><b>刚俯身下去,姜离突然抱住雪清禾的脸颊,猛的亲了一口。<b><b>雪清禾直接整个脸庞都变得通红,连忙推进姜离,然后后退几步用手捂住了自己脸颊,然后又摸了摸自己。<b><b>在房间的一角,大口喘着气,又将手放在自己胸口,平复了一下心情,刚才姜离的举动,差点就让雪清禾,叫出了声音来。<b><b>等稍稍冷静了一下,雪清禾又用手了摸了一下自己脸,脸上的温度还留着刚才的余温,然而这个时候姜离,却突然一个转身,用手在地上到处摸着什么,好像是在需要什么东西,嘴上嘟囔着“再来,再来”<b><b>雪清禾连忙把脚边的垃圾桶,一脚提了了过去,垃圾桶正好滑落到姜离的手边。<b><b>姜离好像很也感觉了,有什么东西,挨着了他的手,直接拿过垃圾桶,在那边干呕。<b><b>还说着“我要喝水”,雪清禾环视了一圈也没有见到有什么可以饮用的水。<b><b>突然想起姜离的背包里面还没有自己没有喝完的水,雪清禾在房间里面慌忙的找了起来。<b><b>在一顿翻找,终于找了背包里面的水,给姜离喂下,这个时候雪清禾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身后就有水壶。<b><b>经过一番折腾,姜离终于平静的睡下,雪清禾大舒一口气“累死了”<b><b>一头就倒在了床上,睡意直接涌现,眼皮子已经开始打架了。<b><b>但是雪清禾还是强忍睡意,站了起来,先给姜离把鞋子,脱下来。<b><b>然后接着是衣物,但是姜离就像一摊泥一样,在雪清禾把姜离翻来翻去一顿操作下,才终于把姜离的衣服飞脱下来。<b><b>雪清禾又去到浴室,接了温水,把帕子打湿,给姜离擦拭了身子,清洗了脸颊<b><b>经过一番操作,终于是把姜离给整规矩。<b><b>雪清禾这个时候,就像直接躺下睡觉,但是雪清禾的性格不允许自己这么邋遢,最后一番打整自己,雪清禾才美美的睡下。<b><b>第二天临近中午,两人中其中的一人的姜离才昏昏沉沉的起来,姜离看了看在旁边的雪清禾,再巡视了一下自己。<b><b>一阵一阵的头痛,就像脑子里面有把电钻,在一阵一阵的钻击他的脑子。<b><b>姜离揉着脑袋还是艰难了起床,心里一直在想“这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自己是什么都记不得了,自己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记忆”<b><b>虽然很像问问雪清禾,但是看雪清禾的睡像,根据这破碎的记忆,应该是把她累坏了。<b><b>姜离接了一捧冰水,泼在自己的脸上,一股寒气直接透过皮肤直刺骨头,然后好像直接来到大脑。<b><b>让姜离的精气神都好了一点,但这冰水的刺激,虽然让自己的意识清晰了一点,但是同时也让头痛感和眩晕感,感觉的更加明显。<b><b>“这就是宿醉吗,好好难受啊”<b><b>洗漱了一下脸颊,姜离想回床躺躺,自己现在浑身是没有一处是不难受的。<b><b>鼻子喉咙嘴巴,全是一股“血腥味”胃里面简直翻江倒海,大脑昏昏沉沉,四肢无力。<b><b>还是回到床上躺躺吧,刚一上床,柔软的床上直接就像一艘海上的漂泊的船一样,眩晕感直接席卷大脑。<b><b>姜离赶紧下床,裹好衣物,坐在板凳上,突然一个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姜离知道是自己的电话。<b><b>姜离赶紧四处摸手机,刚找到手机,接起了电话。<b><b>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暴躁而且熟悉的的声音,是苒姐的电话:姜离,你们在哪里,怎么电话也不接,担心死人了。<b><b>“去你们家里,一个人没有,给清禾打了十几个电话,也不接,给你打也不接。”<b><b>“你们这样大的人了,这样不知道让人很担心吗”<b><b>一连串的如同语音整列的话语,直冲姜离的耳中,等苒姐抱怨完。<b><b>姜离才缓缓开口:苒姐,我们出去玩了,你不要担心。<b><b>“出气玩,不应该通知一下我吗,电话也不接,工作怎么办,我刚给你们接手了一个不错的项目,你们就跑出去享受了,就不能体谅一下我吗?”<b><b>“苒姐,下次不会,这次回来,一定会给你带土特产的,工作上面的事情,也肯定好好和你商量。”<b><b>“下次,你们还想下次”<b><b>见苒姐还要发难,姜离赶紧,打断:苒姐,我们马上出门了,下次再说。<b><b>“啪叽”姜离就赶紧把电话挂断,把手机放在一旁,躺在椅子上面,伸伸懒腰。<b><b>雪清禾也被姜离的大电话声音吵醒,雪清禾揉了揉眼睛,零散的头发,沾在嘴角和脸上。<b><b>“怎么了,谁给你打电话”<b><b>“你看看你的手机,你手机,就知道是谁了”<b><b>雪清禾边揉眼睛边手机,刚点开手机,是十几条短信和未接电话。<b><b>雪清禾连忙解锁手机,准备回电话,被姜离打断。<b><b>“别回了,我已经解决了,我说我们出去了”<b><b>见雪清禾醒了,姜离很想问问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人的好奇心还是很严重的。<b><b>但是姜离又有点尴尬,感觉,到底问不问呢。<b><b>坐在椅子上面十分的纠结,然后雪清禾见没有事情,又准备倒头就睡。<b><b>昨天的疲劳,必须用今天的懒觉治愈。<b><b>刚倒下去,姜离就走了过来,直接拉了拉雪清河的手。<b><b>“起来了,再睡晒屁股了”<b><b>“你以为我想这样,还不是怪你,你昨天晚上光顾着你一个人嗨,可是累哭了我,早知道就应该把你扔外面冻死你”<b><b>不说还好,一说姜离就更加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什么。<b><b>在自己的记碎片里面,全是自己羞耻的事情。<b><b>“清禾,你给我说说昨天晚上我干了什么事情”<b><b>本来,醉酒并没有什么事情,就怕第二天有人帮助你回忆昨天晚上醉酒的你。<b><b>但是姜离不怕,赶忙问问雪清禾的昨天晚上的事情。<b><b>但是雪清禾却是一脸不情不愿,直接转头过去。<b><b>“我不想说,我想睡觉,你自己的想吗,都是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肯定知道”<b><b>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