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从顶流开始出圈, 第三十一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免费阅读
第三十一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望着手中的曲谱,姜离目不转睛的怔着。

    良久良久,默然无语。

    走出卧室,发现蒋清儿与中午的打扮一模一样。

    就连坐的位置,也没有丝毫变化。

    “醒了,我去把饭菜热一下。”

    说着说着,她就要起身,把凉的饭菜,拿到厨房热一热。

    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她早就吃过了。

    她也想等姜离一起吃饭,奈何肚子不允许呐!

    “清儿姐,你今天来过我的房间吗?”

    姜离摇了摇头,暂时什么胃口。

    即便刚才是因为饥肠辘辘,才被迫醒来。

    可现在手中的曲谱,就犹如那最美好的精神食粮,管饱。

    有个成语叫望梅止渴,道理大概是差不多的。

    反正现在的他,没有丝毫饥饿感。

    “我进你房间干嘛?”

    蒋清儿有种喉间,被鱼翅叉住的郁闷。

    她拉开些衣领,只觉胸口有像有东西压着似的。

    什么叫她偷进房间,她难不成对你有什么企图?

    “那就不是你,可雪清禾为什么把曲谱,遗落在我房间里?”

    这个东西,如果对雪清禾而言很重要,她怎么可能会遗忘。

    “哦,你说这个啊!”

    蒋清儿不禁长舒一口气,幸好跟她没关系,不然有些东西,还真不好解释。

    “对啊,这份曲谱对她很重要吧,我现在给她快递过去。”

    姜离打算找杨莫忘,询问一下雪清禾在哪里拍戏。

    直接把这份曲谱,以最快的速度,邮寄过去。

    万一是她电影主题曲,却遗落在他家里,耽误电影进度可不好。

    “你快递什么啊,本来就是她送给你歌。”

    蒋清儿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丢三落四啊!

    雪清禾早就告诉过她,她送给姜离的歌,就放在桌子上,记得告诉姜离,只不过没来得及说。

    那首歌是她自己写的,且没有注册版权。

    如果有网友为难姜离,他就可以拿这首歌,换上自己的名字,再发布出去。

    “给我?她为什么要帮我?”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估计雪清禾还不知道,他又录制了一首新歌《消愁》。

    原主本就是创作型歌手,以前发的歌,大概处于中下水平。

    看来,他不仅得唱“别人”的歌,还得唱别人的歌。

    “她为什么帮你,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蒋清儿就没见过,这种提起裤子不认人的家伙。

    “我清楚什么?”

    姜离纯懵逼一脸,他就知道雪清禾是他青梅竹马。

    除此以外,还有别的情况?

    “你自己问清禾吧,她给你,你就放心用。”

    蒋清儿对此见怪不怪,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以前的姜离,创作能力不强,有几首经典曲目,都是雪清禾支援他的。

    倒是前几天,一首《平凡之路》和一首《消愁》。

    令蒋清儿刮目相看,惊为天人。

    “我怎么能拿她辛苦创作的歌?”

    这篇曲谱的作词作曲人,只有一个姜字。

    怎么看,雪清禾都是要他,冒名顶替征用这首歌。

    “非常时期,当以非常手段。”

    蒋清儿最关注的,还是姜离的星途。

    有资源不用,才是对雪清禾最大的辜负。

    “我去跟她说。”

    姜离拿出自己的手机,翻了一圈,确定没有雪清禾这名字。

    随后又搜索东方铁柱,果然立马出现。

    他看了看,原本雪清禾的昵称,是叫“雪篱”的。

    却硬生生被原主改成的东方铁柱。

    怎么看,原主都不像个好人!

    “清禾?”

    姜离试探性敲出两字,现在九点多,应该不会打扰到她吧!

    “阿离,我在呢。”

    对方的消息,几乎是秒回。

    原本打算先吃个饭,慢慢等待雪清禾回消息的姜离,顿时改变计划。

    “桌上的曲谱,给我的?”

    他不确定的说道。

    别到时候他一厢情愿,而清儿姐也只是臆测,

    那估计得社死当场。

    “什么曲谱?”

    雪清禾回复的消息后面,有个小黄脸问号头。

    而姜离则抬起手机,拍下少许《微光与雪》的曲谱。

    随着照片发送,她又有了回复。

    东方铁柱:这是你前些天,借给我的曲谱啊,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可爱]。

    虽说原主是创作型歌手,但系统对他创作的歌曲评价,只有中下两个字。

    而眼前这篇《微光与雪》,明显品质更高,被评定为中上水准。

    即便不是《平凡之路》和《消愁》这种顶尖水准,也属实是一首不错的歌。

    “谢谢。”

    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两个字。

    别看雪清禾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更多的,是照顾他面子的照顾。

    “阿离,你一定能行。”

    雪清禾不禁鼓励道。

    她喜欢的姜离,无论何时,都是乐观向前的阿离。

    “回头我把它录制出来。”

    姜离微微扬起头,不知道又在思考什么。

    “阿离,别玩了,来吃饭。”

    片刻之后,蒋清儿把热腾腾的饭菜端出来。

    “哦。”

    姜离和雪清禾结束了聊天,旋即把手机放包里。

    平时吃饭,他基本很少看手机。

    大概以前潜意识里,养成的这种习惯吧。

    “多吃点,你都饿瘦了。”

    蒋清儿在他身旁坐下,静静看着他吃饭。

    “做艺人,不用身材管理吗?”

    姜离苦笑的望着蒋清儿,他可能是个假艺人吧,什么都跟别人迥然不同。

    “你又吃不胖,怕什么。”

    说来也奇怪,姜离即便每天干一大碗饭,吃到肚子鼓起。

    结果体重不增反减,稍微累点就能瘦下去。

    姜离一米八的个子,却只有125斤,有点偏瘦。

    一般来讲,一米八的身高,标准身材是130斤的样子。

    可如果姜离稍微累点,就能掉到120斤,瘦的出奇的快。

    “那我不气了。”

    姜离嘴上吧唧吧唧,大口大口吃肉。

    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大口大口的喝。

    饶是如此,一旁的经纪人小姐姐,依旧没管他。

    ......

    “阿离,《平凡之路》的成品,小杨发给我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发歌?”

    现在的姜离,跟麻兜传媒之间,还存在合同问题。

    这就导致他得收入,接近九成都归公司所有,以此获取公司的推广。

    “零点,在企鹅音乐、酷猫音乐、网云音乐,全平台同时发布吧。”

    姜离压根没打算,以歌曲来谋利,他需要的仅仅是,带给他曝光的机会。

    “阿离,你走免费形式,不打算买养老房了?”

    蒋清儿实在搞不懂,姜离到底在想些什么。

    即便跟麻兜传媒之间,签署霸王条款,他也没少赚钱,没有上千万,几百万妥妥是有的。

    可是,姜离身上却搞得只剩一万块。

    连养老房都只是看看而已,根本买不起。

    现在赚钱的机会摆在眼前,却又走免费形式。

    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两年以来,她一直想探究清楚,姜离身上的隐藏秘密。

    可是他却变得,比以前更神秘了。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浓浓的好奇心,可不是什么好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