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从顶流开始出圈, 第三十章 离别前的赠礼免费阅读
第三十章 离别前的赠礼
    “走吧,我送你去机场。”

    姜离快速洗完碗筷,换上鞋子对沙发上的雪清禾,挥了挥手。

    她早晨十点半的飞机,需要在九点抵达机场,办理手续。

    “嗯,我给你戴口罩。”

    雪清禾站在他身前,将一个粉色的口罩,递到他的嘴上。

    那纤细无骨的手指,轻轻的挂到他的耳朵上。

    似有似无的触感,仿佛是在调情。

    “我也要。”

    随后,雪清禾又从兜里,拿出一块粉色口罩,递给眼前的姜离。

    大有你不帮我戴口罩,我们就这么耗着的打算。

    “拿你没办法。”

    姜离接过粉色口罩,准备给她戴上。

    现在外面的人,大部分出行都戴口罩。

    甚至坐运营车辆,口罩已经变成必备之物。

    戴口罩,倒是没什么。特殊

    可他一个大男人,戴粉色的口罩,确实容易引人注目。

    而且他现在,又是微博风云人物,很容易被人认出来。

    所以,只能在别的地方,多起点心眼。

    他一如既往,顶着个“鸡窝”头,穿着朴素而平凡,出行的外套,是一件老掉牙的军大衣。

    只见姜离抬起手,小心翼翼的将口罩耳带,挂在雪清禾的右耳上。

    眼睛却不自觉的,射在她的脖子上,没敢与雪清禾直视。

    “阿离~”

    雪清禾察觉到姜离的目光,只觉颧骨下的脸蛋,似乎有些发热。

    她本能的想抓起口罩,遮住自己的脸。

    比起姜离的笨拙,她则羞愧的,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嗯?”

    姜离轻声应和,随即帮她挂上了右侧耳带,顺便理了理口罩。

    让其看上去整齐些。

    即便戴上口罩,也无法掩盖住,雪清禾往外散发的魅力。

    这姑娘豆蔻的年华,本就充满着青春活力。

    反倒给他这暮气沉沉、混吃等死的老人,增添了一份生机。

    “走吧。”

    姜离带着雪清禾离开出租屋,一路上都没观察微博的动向。

    等明天《平凡之路》制作出来,他便直接在企鹅音乐发歌。

    如他所料,得到最新消息的杨莫忘,已经开始催工作室那边。

    即便把其他作品交稿时间延迟,他也要在明天,把姜离的作品赶出来。

    坐在车后,两人时不时聊上两句,没有过多的交流。

    姜离把雪清禾送走后,并没有打车回家。

    而是乘坐公交转地铁,慢慢转悠回去。

    这才是他的常规生活状态!

    一生清贫,怎敢入繁华,二袖清风,怎敢误佳人。

    三生有幸,怎敢遇见你,四目相对,怎敢目无你。

    五行皆空,怎敢奢求你,六道轮回,怎敢忘记你。

    前面一段,看似不食人间烟火。

    实则是通过降低自己身份,来对爱慕之人的高洁形象,做出赞扬。

    但终究两袖清风,如何能与她在一起?

    即便拥有系统,姜离也从没想过,拿着钱在家等死。

    那样的日子,还不如上一世,直接死的彻底。

    大概中午十二点,姜离回到出租屋。

    此时屋内,蒋清儿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吃着水果,看上去一点不着急。

    “清儿姐,你可真不够意思,怎么让雪清禾住这里。”

    姜离贼无语,果然跟女人住一起,就是麻烦。

    如果只他一个人住,雪清禾怎么可能进来?

    而且,蒋清儿还把房门密码,告诉了雪清禾。

    “我怎么就不够意思了,你不是想谈恋爱嘛,我给你创造机会还不好?”

    作为一名知心好经纪人,她在工作之余,还能帮姜离解决人生大事。

    “呵,你让我跟雪清禾,你怎么不自己来?”

    他现在是怎样的境遇,你不最清楚嘛,他又如何跟人家在一起?

    分明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相交。

    即便有交际,那也是几年之后,他拥有独当一面的实力时。

    “嘻嘻,阿离喜欢姐姐我这种啊!”

    蒋清儿光着小脚丫,从沙发跑来。

    一双柔情似水的眼里,带有七分娇媚,三分玩味。

    怎么看说这话的,都不像正经人。

    “对,我不仅喜欢你,还喜欢雪清禾,连赵思颖也能接受,但凡是个美女,我都喜欢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咱看美女不为别的,只为身心愉悦。

    一旦心情变好,所有的事情,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渣男。”

    蒋清儿呸他一脸。

    胆子太肥了,居然当她面说,要去做渣男。

    “渣男有什么不好,至少不会受伤。”

    自古以来,爱情就是一把双刃剑。

    可以给你带来无穷动力,也能把你拉下九幽地狱。

    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人生何不潇潇洒洒,做个不主动付出的人。

    古人诚我不欺,爱情就是害人的东西。

    “阿离,你也不能因为赵思颖一人,就否定天下间的所有女人吧!”

    站在这点上,蒋清儿完全不同意他的观点。

    如果每个人都不付出真情,那爱情就会变质,这种爱也不会长久。

    “或许吧,可我这一生,压根遇不到。”

    姜离耸了耸肩,前世他便对爱情不抱有期望,所以单身到死。

    “阿离,你这想法不对,你不试一试,怎么就知道她不好呢?”

    这简直无解。

    就跟你说某样东西不好,都是道听途说,且没有亲自尝试,就一并否定。

    对你,对她,

    都是一种不公平的表现。

    “清儿姐,我先回房睡觉,吃晚饭再叫我。”

    早晨起的太早,又坐很久的车,他脑瓜子嗡嗡疼。

    “我煮了午饭,吃了再睡呗。”

    对于姜离的作息,没人比蒋清儿更清楚。

    这人估计前世是累死的,今生才需要每天睡十多个小时。

    “不了,太困。”

    他的话音刚落下,随之而来的,便是关门声。

    姜离倒在床上,把被子一裹,瞬间进入梦乡。

    他仿佛来到了冬天,闻着清新的风雪气息。

    裹在暖和的被子,整个人好似在冬眠,舒服极了。

    而这一次,他似乎比以前睡得更安稳,更舒服。

    直到夜晚时分,姜离才悠悠转醒。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穿越后总是特别能睡。

    即便已经睡够十二小时,被人吵醒后,也能倒头就睡。

    根本不存在精力旺盛,睡不着的时候。

    “唔,天黑了。”

    姜离起身在写字桌,摸到台灯开关,啪嗒一声,点亮整个房间。

    他微微揉了揉眼睛,忽然发现桌子上,多出几张白纸。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写字桌上除了电脑,貌似什么也没有。

    “曲谱?”

    姜离因为近视的缘故,得把纸张拿起来,才能看清具体内容。

    这凑近一看,赫然是一篇名为《微光与雪》的曲谱。

    以他的眼光来看,这首歌至少是中等水平。

    在他回来之前,谁还来过他的房间?

    蒋清儿应该不会。

    她除了拽姜离起床,几乎不进这个房间。

    那么,只有可能是鸠占鹊巢,来借宿的雪清禾。

    难道是忘记拿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