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免费阅读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王妃他富可敌国》来源:..>..

    这个穿着?粗布短褐,体格健壮的男人叫周和,因?为在家中排行第三,窑上的工人们?都叫他周老三。

    现在陶然居的窑厂,便是由?周老三负责管理。

    因?为这瓷器行业在天齐国的特殊性,所以这瓷窑上的工人们?,也都不是领取的固定工钱。

    在寻常的时候,这些工人拿到手的工钱会少一些,虽然不是非常少,但也只够一家人的生活所需。

    但是等到这年头?年尾瓷器店进?入旺季之后,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每年这个时候,窑上的工人因?为工作量比平时大,有些时候甚至还需要加班加点?地连夜倒班轮换,这工钱便会一下?比平常时间多上两?三倍不止。

    就拿陶然居的这个陶然窑厂来?举例吧。

    去年陶然居的生意?不错,最后的收成也好,比起往年来?利润多了整整两?成。

    于是顾砚礼便做主,又给窑上的工人们?把工钱向上提了提。

    所以去年在陶然窑厂中做事的工人,在年头?年尾最忙的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便挣到了平时一年才?能挣到的钱。

    顾砚礼去年的那一番举动,也直接让陶然窑厂的工人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

    他们?做出来?的瓷器越多,店里的瓷器卖的越好,他们?的工钱才?会越多。

    要知道?在这窑厂中做工的工人,可都是家家户户的顶梁柱,这一大家子人都张着?口等着?窑上的汉子们?挣钱回去买米下?锅呢。

    过年了,家家户户都想在饭桌上添上那么一两?道?肉菜,为自家的媳妇儿孩子添上一两?件新衣服。窑上的工人们?自然也都不例外。

    这些人前几天还在说今年要多轮几个班次,多挣一点?钱拿回家过年之类的话。

    谁知道?这才?几天功夫?唐掌柜居然就让他们?停工了,计划中的肉菜新衣服似乎在一瞬间化为了泡影。

    这让周老三怎么能够不着?急?

    “咳,王妃,这位是周老三,现在这个窑厂便是由?他负责。”

    周掌柜地咳了一声,没有回答周老三的问题,而是先看向顾砚书,向他介绍了一番周老三之后,才?转头?看向周老三:

    “

    周老三,这位是厉王妃殿下?,今天我来?,便是带殿下?来?窑厂看看的。”

    “厉王妃?小公子?”

    周老三先是愣了愣,然后才?反应过来?,这厉王妃,不就是以前主家的小公子吗?

    周老三平时不是整日里都在窑洞里烧瓷,便是同工人们?商量这瓷器的烧制,对外界的事物向来?是不怎么关心的。

    对于陶然居和陶然窑厂被原来?的主家,也就是顾大公子送给了小公子当嫁妆这件事,周老三也只是隐约有所耳闻。

    现在看到唐掌柜的态度,周老三便知道?,这件事恐怕是真的了。

    但对于现在的周老三来?说,陶然居和陶然窑厂现在到底是谁的并不重要,他只关心这窑上什么时候才?能开火。

    心中关心,周老三也毫不犹豫地问了出来?:

    “见过王妃殿下?,不知殿下?可否告诉小的们?,咱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复工?”

    或许是因?为心中着?急,周老三嘴上虽然在向顾砚书问好,但语气并不是那么好听。

    唐掌柜见周老三如?此不懂规矩,心下?便是一惊。

    要知道?顾砚书在承恩侯府的时候,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

    现在听到周老三如?此不气,岂不是要发?火?

    于是连忙赶在顾砚书之前,呵斥出声:

    “周老三!这可是厉王妃殿下?,你说话……”

    然而唐掌柜话还没说完,便被顾砚书给打断了:

    “复工的事,等我先去窑洞里面看过了再说。”

    从顾砚书此时的语气便能听出,他并没不打算追究周老三刚刚的无礼。

    意?识到这一点?,唐掌柜微微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倒是周老三,在听到顾砚书的回答时并不十分满意?。

    什么叫做先去窑洞里面看过了再说?

    万一看过之后这厉王妃直接说今年不复工了呢?

    到时候窑上的这些工人们?怎么办?

    顾砚书几乎一眼便能够看出周老三心中的顾虑,当即便轻轻笑了笑:

    “周老三是吧?你放心,我进?窑洞看过之后,年前一定会让你们?复工。就算是不复工,这窑厂里面的所有工人,今年过年的工钱也都照发?!”

    “当真?”周老三一听这话,

    脸上的表情顿时好了不少,但依旧有些不相信。

    “当真,你不信我,总要相信厉王府吧?”顾砚书扬了扬下?巴。

    那周老三一听到厉王府的名头?,脸上的犹豫便顿时一扫而空,直接点?下?了头?:

    “好!那我周老三这就带你去窑洞!”

    说完,便直接转身向身后的窑洞走去,并不忘示意?顾砚书跟上。

    “王妃……”

    等到周老三向前走了几步后,唐掌柜才?开口叫了顾砚书一声。

    对上顾砚书询问的目光后,犹豫了片刻,唐掌柜才?像是下?定决心一般,问出了心中所想:

    “刚刚王妃说,即使今年不复工,这窑上的工人们?的工钱,也会同往常一样?发?放?”

    “自然。”顾砚书想也不想便点?了头?。

    “可是……”

    听到肯定的回答,唐掌柜顿时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陶然窑厂中的工人,几乎都是在窑厂中干了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老工匠了。

    唐掌柜平日里虽然与他们?没有什么交集,但依旧有那么一两?分钟感情在,自然不想看到他们?过年的时候无米下?锅的情况。

    但若是这窑厂今年不复工,就代?表陶然居那边的困境没有办法解决。

    到时候陶然居和顾砚书的损失可不仅仅是现在积压在库里的这三万两?银钱的货物这么简单,这种?情况下?若是再给工人们?工钱……

    “我刚看了看,这厂里的工人,应该都在这里干了不少时间了吧?”

    顾砚书一眼便能看出唐掌柜心中在想什么,微微笑了笑:

    “都是窑厂里的老人了,对陶然居没有功劳也都有苦劳,要真是复不了工,这笔钱就当是给他们?的补偿了。”

    旁的不说,就说在末世之前。

    这公司就算是倒闭了,也会给公司的员工发?上最后一笔工资和遣散费,更别提现在眼见着?马上就要过年了。

    顾砚书说完后,见唐掌柜的表情依旧有些微奇怪,于是在停顿片刻之后,便又加上了一句:

    “唐掌柜便放心吧,本?少爷现在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钱!”

    说完,便不再理会周掌柜,直接急行了两?步,跟在了周老三的身后。

    唐掌柜在这个时候

    才?突然想到,没错,厉王妃前几日才?从长乐赌坊赢回了一百二十一万两?。

    就算是陶然居现在便直接宣布关门,厉王妃也赔得起!

    想到这里,唐掌柜脸上的表情便顿时释然了,也加快了步伐,跟在了顾砚书的身后。

    顾砚书同唐掌柜刚刚的那一番话并没有特地压低音量,所以在窑厂中那几个工人也都听了个清楚。

    原本?还对顾砚书的话有所怀疑的工人们?,这个时候才?算是彻底放下?了心。

    甚至还有几个人在低声交流了几句后,便转身快步离开了窑厂,一看便知道?是给那些今天不在窑厂的工人传递这个好消息去了。

    这个时候,顾砚书已经跟在周老三的身后走进?了窑洞。

    虽然现在已经到了深秋,眼见着?就要立冬了,而这窑洞里面也停了两?三天火了。

    但在走到窑洞入口的位置,顾砚书还是能够感觉到一股明显的热气铺面而来?。

    低头?,便能在窑洞四周看到不少瓷器的半成品。

    有刚刚晒好的泥胚,还有一些已经上色的胎,甚至还有一些已经上好了釉,就剩下?进?窑烧制的半成品……

    能够看出来?,唐掌柜让窑厂停工的命令下?的有些匆忙,而窑里的工人执行命令也有些仓促。

    可就是因?为这样?的匆忙仓促,让顾砚书发?现。

    无论是周老三还是窑厂的其他工人,对于上司命令的无条件服从。

    对于这一点?,顾砚书还是非常满意?的。

    “平时工人们?揉泥拉胚还有晒胚都在窑洞外面,王妃若是想,一会儿小的也可以带你去看看……”

    或许是因?为得到了顾砚书工期照发?的承诺,周老三的态度好了不少,怕顾砚书进?了这窑洞看不懂,还时不时向顾砚书讲解着?这窑洞里各处用途。

    说到最后,周老三又不由?地加上了几句:

    “这瓷器在烧制之前,都会晒胚,这晒出来?的泥胚,烧出来?的瓷器总是比阴乾出来?的泥胚要好上一些的,这几日老天爷赏脸,阳光正好,用来?晒胚最是不错……”

    说到后面,周老三似乎是想到了窑厂现在停工的现状,又重新闭上了嘴。

    至于顾砚书?

    则像是

    没有听到周老三这番别有暗示的说辞似的,只在窑洞内外逛了逛。

    然后又转身在烧制失败的瓷器堆里翻看了一番,然后还蹲下?身子划拉了几片在烧制过程中不小心打碎的碎瓷片,不知道?是在寻找着?什么。

    就在周老三和唐掌柜因?为顾砚书的这番举动满头?雾水的时候,便看到顾砚书站起了身子,将手中刚刚划拉出来?的几片碎瓷丢了出去。

    随手接过白术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中的灰尘后,顾砚书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周老三:

    “揉泥拉胚的地方我就先不去看了,厂里现在工龄最久和技术最好的师傅现在在哪儿?”

    “若说工龄最久的,小的还真不清楚,只不过要问这技术最好的,那便是这周老三了。”

    这一次,是唐老三给顾砚书回的话。

    当初唐掌柜会选择将这窑厂交给周老三来?打理,便是看中了他这一手烧瓷的本?事。

    别看这周老三外表一副五大三粗的模样?,但是这厂里的所有人加在一块儿,烧出来?的瓷器都没周老三漂亮。

    毕竟真要说起来?,这周老三在烧瓷的本?事上,可是有家学传承的。

    这老周家往上两?代?都在窑厂里工作,说的上是窑厂里的老匠人了。

    “是么?”

    顾砚书听到唐掌柜说周老三家往上两?辈家中都是烧瓷的匠人后,眉头?微微动了动。

    转头?上下?打量了周老三一番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

    “周师傅好像对厉王府极为信任?”

    顾砚书问这话,自然是因?为刚刚在他说到会将工人过年的工钱照发?的时候,这周老三上一秒还是满脸不信任的表情。

    但是在下?一秒在听到厉王府的名头?后,这周老三不仅相信了,甚至还毫无怀疑。

    这样?明显的态度转变,即便是三岁小孩,也能看出不同来?。

    “对。”被问到这个问题,周老三也不忸怩,很是爽快地点?头?承认了下?来?。

    “为什么?”顾砚书轻轻笑了笑,“着?厉王府和厉王殿下?的名声,可都不算好。”

    “小的不知道?那名声不名声的。”

    周老三非常直接地摆了摆手:

    “小的只知道?,当初是因?

    为厉王殿下?去了边关,咱们?天齐才?能打胜仗,咱们?天齐的老百姓才?能安安心心地过日子!”

    周老三声若洪钟,说这话时没有一丝犹豫。

    顾砚书定定地看了周老三一会儿后,思索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行,就你了!”

    “什么”周老三虽然不知道?顾砚书这番举动是为了什么,但直觉却告诉他,接下?来?发?生的事很重要。

    而下?一刻,顾砚书的表现,也证实了周老三的心中所想。

    只见从一开始脸上不是没有什么表情,便是挂着?一丝淡笑的顾砚书,神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现在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东西,无论做成与否,这件东西的制作方法都必须对外保密,即使是你的家人和妻儿,也不能向其透露半分,你能够做到吗?”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了一下配角的措辞qwq

    咕咕今天来的晚了一点点。

    是的,要做玻璃了。

    小天使们干脆把我的大纲拿走算了呜呜呜qwq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合瑾木条、pipishow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沐溢6瓶;我追的文都请假了2瓶;嘉嘉、45173830、劫安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