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萌宝不好惹:妈咪爹地又来敲门了, 第22章追究法津责任免费阅读
第22章追究法津责任
    看着壮壮挥舞着拳头扑过来,宸宸灵活地闪身躲过去了。

    由于用力过猛,扑空的壮壮没收住脚步,绊倒了小椅子,整个人就摔进了宸宸和蓓蓓的座位里。

    宸宸已经闪身避开了,蓓蓓正蹲在地上帮宸宸捡地上的文具。座位空着,也就没了障碍阻拦。

    壮壮那壮实的小身躯直接摔进了空着的座位,撞歪了小桌子,脑门刚好磕在了蓓蓓的左边桌角上。

    “砰!”“啊!”壮壮捂着脑袋跌坐在地上,有鲜血从他的手指缝里流出来。

    “啊!”小朋友们惊慌地喊叫起来。

    “壮壮的头破了!”

    “流血了!”

    “田老师来了,壮壮跟宸宸打架,他脑袋被打破了!”

    ……

    刚进教室的田老师:“……”

    这个精英班是刚刚爆发大战了吗?

    壮壮开始还不觉得怎样,直到发现自己按着脑门的手掌都是鲜血,他大叫一声,两眼翻白当场晕过去了。

    莫晚欣终于跟方校长沟通好了,双方达成了共识——暂时取消测试!

    当莫晚欣起身告辞的时候,方校长指着那些奖品,语气诚恳地说:“宸宸妈妈,请你把奖品带回去吧。这是奖励孩子的,跟测试的事情无关。”

    “不用了,无功不受禄,谢谢方校长。”莫晚欣婉言谢绝了。

    她正准备离开校长室,却见裴老师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大老远就喊着:“方校长不好了!”

    方校长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了?”

    “出大事了!”裴老师停下来弯着腰直喘粗气,结结巴巴地说:“宸宸和……和壮壮打架,壮壮脑袋磕破了……已经晕了,田老师联系了救护车,正在对壮壮人工呼吸……”

    方校长一听眼睛都直了,也结巴起来:“什、什么……打架……脑袋磕破了……救护车……人工呼吸……”

    也许是方校长年龄偏大,急火攻心,身子晃了晃,竟然也晕倒了。

    幸好莫晚欣眼明手快,及时扶住了方校长。“方校长,你没事吧!”

    她不由出了一脑门的汗,看样子方校长也需要一起急救了。

    邵家别墅,会厅。

    姚佳也出了一脑门的汗,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结结巴巴:“怎……怎么可能……”

    简直太可怕了!哪怕此时发生十级大地震,也不会比她刚刚得知的消息更恐怖了。

    “是真的!”陈露露的神情比姚佳好不到哪里去,她沮丧地耷拉着脑袋。“这件事情就连莫晚欣也被蒙在鼓里,至于周鸿安知不知情,我也不太清楚。”

    姚佳瘫软在沙发里,感觉世界末日来临也不过如此。

    “……那俩野种……居然是邵彬的……不……绝不可能!”她拒绝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

    陈露露苦丧着脸,有气无力。“我也希望是假的……可是……俗话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事儿万一捅出去,咱俩可就都要陪着周鸿安一起去非洲挖矿去了!”

    刚刚她从姚佳这里得知了周鸿安的悲惨处境,不由为自己捏了把冷汗。

    想当初,可是她和姚佳通力合作,才成功地把莫晚欣送上了周鸿安的床。

    周鸿安如今的下场,就是她们俩将来的榜样。

    姚佳和陈露露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瞳孔里看到了恐惧和绝望。

    幼儿园里一番鸡飞狗跳的忙乱之后,救护车终于来了。

    经过医生的紧急施救,方校长很快就苏醒了。

    方校长只是血压升高导致的暂时晕厥,吃了降压药已经没事了。

    而壮壮则是因为晕血导致的晕厥,头部伤口止血后也无大碍。

    不过很快壮壮的家长娄太太得到消息之后赶过来,大呼小叫地好像天塌下来了。

    “……谁打伤了我家的宝贝?”娄太太人高马大,烫着个爆炸头,一身时髦的打扮,站在那里好像黑塔山般威风凛凛。

    田老师赔着笑脸,解释道:“小朋友之间打闹……”

    “我儿子被打成这个样子,还说什么小孩子打闹!”娄太太单手叉腰,另只手的手指快要戳到了田老师的鼻子上。“你当老师的有没有责任心!”

    这时莫晚欣已经从宸宸和蓓蓓那里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经过,认为她的俩宝贝并没有错误。

    只是出了这种事情,处理起来的确有些麻烦。

    娄太太终于搞清了跟自己儿子冲突的是谁,就脚步呼呼地冲着莫晚欣娘仨过来。

    “野小子,你敢打我儿子!”娄太太大怒若狂,对着宸宸的小脸蛋就举起了她的蒲扇大手。

    莫晚欣及时抓住了她粗壮的手腕,眉眼冷凝,警告道:“你想对小孩子动手嘛!”

    娄太太的怒气顿时转移到了莫晚欣的身上,她一把揪住她,唾沫横飞地咒骂:“你家野小子打伤了我儿子,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小杂种这么小就这么坏,将来也是坐牢的贱胚子,不如现在就掐死得了……”

    莫晚欣被摇得七零八落,对方力气大得惊人,她的胳膊都要被掐断了。但是对方攻击侮辱自己的宝贝,她怎么都不能容忍。

    “壮壮妈……你冷静点……事情并不是你想的样子……宸宸没有打你儿子……是他……自己摔倒的……哎呀!”

    话音未落,莫晚欣就被娄太太给推倒了。

    “妈咪!”宸宸和蓓蓓喊叫着冲上来搀扶倒地的莫晚欣,同时愤怒地瞪着壮壮妈。“坏女人,你干嘛打人!”

    娄太太撸起袖子,丝毫不认为自己有错。“小杂种,你打伤我儿子就等着坐牢吧!我不会放过你们……”

    几位老师上前劝解,却被娄太太都推搡到了一边去。

    娄太太坚持报警,要立案调查,还要追究莫晚欣“挑唆孩子行凶”的违法行为。

    莫晚欣从来没见过这么蛮横无礼的人,一时间都无语了。

    尽管方校长苦苦哀求娄太太不要报警,不要把事情闹大,但是什么都阻挡不了一个想为儿子报仇的老母亲的决心。

    莫晚欣注意到,等待出警的期间,娄太太还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压低声音唧唧咕咕也听不清说了些什么。

    等到警车来的时候,幼儿园突然停电了。

    由于是大白天,谁也没有把停电的事情放在心上。

    这时娄太太一改方才彪悍的泼妇形象,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

    “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把这个打伤我儿子的小坏种抓起来啊。小小年纪心狠手辣,长大了还不得杀人放火。还有他妈,刚才也对我动手了。我家张律师马上到了,我要追究他们一家人的法律责任!”

    烟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