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萌宝不好惹:妈咪爹地又来敲门了, 第20章早就失恋了免费阅读
第20章早就失恋了
    《萌宝不好惹:妈咪爹地又来敲门了》来源:..>..

    “当、当然了!”

    姚佳稳稳神,绝口不提订婚宴的寒酸,主动挽起了邵彬的大手,堆起满脸笑容:“彬,咱们走吧。”

    算了,今晚暂且不跟莫晚欣过招了,先保住面子再说。

    邵彬好像没听到姚佳说话。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莫晚欣带着俩宝去了厨房,竟然有股冲动,也想跟着她们娘仨一起去厨房吃饭。

    “彬……你干嘛?”姚佳眼睛睁圆,好像看见鬼一般。

    邵彬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挣脱了姚佳的手,竟然也向着厨房方向走去。

    他连忙刹住脚步,脸色有点儿尴尬。“唔……我想看看新来的女佣烹饪手艺如何。”

    “可……可是你说过负责烹饪的女佣李姐是从老宅调过来的,难道你没吃过她做的饭吗?”姚佳显然无法接受这么敷衍的借口。

    邵彬沉下了脸,没打算继续解释。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了。

    “彬,等等我!”姚佳赶紧追了上去。

    今晚她一定得跟邵彬在一起,绝不能让莫晚欣那个贱人看出她订婚宴有什么问题。

    晚上八点半的夜色阑珊酒吧。

    邵彬已有薄醺,但还是一杯接一杯地往嘴里灌酒。

    旁边的景晓峰一直看着他,不由摇摇头叹息;“我说邵大总裁,知道今天是你订婚的大喜日子,也犯不着把自己往死里灌吧!”

    邵彬正打算送进嘴里的酒杯停滞在半途,冷笑一声:“你小子少说些风凉话!”

    “嘿,我为你担心嘛!”景晓峰摸着下巴,上下打量邵彬:“新婚燕尔,你把准新娘扔在酒店,独自跑到酒吧买醉,怎么看都不科学。”

    “谁说独自买醉,难道你不是人。”邵彬指了指景晓峰。

    景晓峰摸下巴的手改摸自己的鼻子,叹息:“我咋觉得你不像是新婚燕尔,倒像是刚失恋了。”

    “胡说。”邵彬纠正道:“我早就失恋了。”

    “你还没放下。”景晓峰这次的叹息是同情。“不就一个女人嘛!再说了,现在也被你搞到手了。”

    “我不希罕了!”邵彬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晃了晃,认真地告诉对方。“她就是个嫌贫爱富的贱人,不值得……”

    景晓峰点点头,微微扬眉:“你总算想通了。”

    还没等邵彬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就听到他打了声呼哨,立刻过来好几个衣着清凉的性感美女。

    景晓峰随手揽了一个入怀,然后对邵彬说:“你当了这么多年的苦行僧,看来终于大彻大悟了,今晚开荤吧!”

    邵彬放下了酒杯,以拳抵额,似乎喝多了有点儿难受。

    “好好伺候邵总,谁能讨他开心,本少爷有重赏。”景晓峰笑眯眯地宣布道。

    那几个性感女郎早就被邵彬的俊美折服,听说还有重赏,顿时眼睛冒光,争先恐后地扑向了邵彬。

    龙湖别墅,邵家。

    莫晚欣给两个宝贝洗了澡,再把他们送进了小卧室。

    俩宝跟她说了今天幼儿园发生的事情,还说过两天方校长专门为他们俩安排一场测试,如果通过测试,还会有更多的奖品。

    莫晚欣听到不喜反愁。她知道自己的俩宝贝聪慧过人,却不想太早引起人的注意。

    她只是想让宝贝们快乐地成长,不想让什么所谓的“天才儿童”成为他们的束缚。

    “看来,明天我要去趟幼儿园了。”莫晚欣做出了一个决定。

    等到两个宝宝都睡着了,莫晚欣出了小卧室,准备回自己的卧室休息。

    突然看到一个踉踉跄跄的人影走过来,还有一股酒味扑面而来,吓了她一跳。

    “谁?”莫晚欣警惕地喊了一声。

    “难不成你也喝多了,连我都不认识了。”男子略有些沙哑的性感嗓音响起来,似乎很不悦。

    莫晚欣很惊讶:“你怎么回来了?”

    “这是我的家,你有没有搞错!”邵彬皱眉冷笑。

    莫晚欣这才慢慢平静下来,她的神情和声音都很冷:“唔,我只是觉得奇怪,你不是跟姚佳一起出席订婚宴了,怎么自己先回来了呢。”

    邵彬:“……”

    他能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订婚宴,只是一个记者发布会而已。

    他能说今晚把姚佳独自扔在酒店,他跑去酒吧跟损友一起买醉吗?

    或者他能说,面对那些投怀送抱的性感美女,他竟没出息地落荒而逃了吗?

    在她面前,他早就不再是从前的邵彬。如今的他为自己戴上了面具,披上了厚厚的盔甲,再不会轻易表露真心。

    莫晚欣见他只是神情古怪地觑着她,却什么话都不说。她感觉他不太对劲,决定不再理睬这个喝醉酒的危险男人。

    她打算绕过他,进自己的卧室。

    下一秒,她就被一条修长的铁臂捞住,然后跌进了他的怀抱里。

    “放开我!你这个……”莫晚欣无法用难听的话骂邵彬,可是他今天刚跟别的女人订婚了,却又对她毛手毛脚,这样的行为太伤她的心了。

    “你现在是我的!我想要你,你就得顺从我!”邵彬不想再忍了。他狠狠地咬了咬钢牙,腮帮的肌肉微微抽搐。

    也许是禁欲太久的原因,也许是醉酒的原因,今晚那几个性感美女竟然轻易撩动了他的**。

    这在有洁癖的邵彬看来如此不可原谅,他急需干点什么来平复内心。

    “你今天跟别的女人订婚了啊!你想发泄应该去找你的未婚妻!”莫晚欣拼命地挣扎,委屈的泪水流了出来。

    “我不想找别人,只想……”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发现她突然停止了挣扎。

    还没等邵彬想清楚原因,他的要害部位就挨了狠狠一踢。

    莫晚欣终于挣脱了邵彬,她转身就跑,跑进了自己的卧室,反锁了房门。

    她脊背顶着房门,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泪水滂沱而落。

    “为什么这样对我!”她背贴着房门,慢慢地跌坐在地上,埋膝痛哭。

    第二天一早,姚佳顶着两只熊猫眼回到了别墅。当她得知邵彬昨晚就回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几乎扭曲了。

    现在她毫不怀疑——莫晚欣私下勾引邵彬!

    哪怕在她跟邵彬订婚之后,这个妖女仍恬不知耻地用尽手段妄想取而代之。

    “彬,昨晚你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我在酒店里等了你整整一夜。”姚佳跟邵彬说话,却狠狠地瞪一眼莫晚欣,恨不得撕巴了她。

    莫晚欣将饭菜摆上了餐桌,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姚佳一般,准备回厨房陪两个宝宝吃早饭。

    邵彬也顶着两个熊猫眼,似乎一宿未眠。这在莫晚欣看来,他跟姚佳属于“情侣造型”。

    “昨晚两只小白眼狼送你什么礼物了?”他突然开口。也许是宿醉的缘故,声音仍然沙哑。

    莫晚欣没想到他会主动开口跟自己说话。她不好不理睬他,就冷冷地答道:“那些奖品我没有动,打算今天都退还回去。”

    “为什么?”邵彬罕见地刨根问底。

    莫晚欣有点儿不耐烦,心里说这关你什么事呢。

    但想到昨晚她踢他要害的那一脚,她难免有些心虚,勉强继续答道:“幼儿园说过两天要给他们俩做测试,竞选什么天才儿童。我觉得……没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