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的急诊夜班能变动世界线, 第027章 抢救室免费阅读
第027章 抢救室
    ()  两天时间匆匆而过。

    转眼又到了该上班的日子。

    感觉也没怎么歇呢……

    急诊这个作息,其实在家的绝对时间并不少。

    甚至刚搬来的时候,楼下的李大爷还好心的问过自己。

    “小伙砸,你说你这一表人才的,看着多俊多机灵啊,怎么不找个班儿上?这么天天在家里闲呆着也不是个事儿啊,没工作以后结婚都费劲。我跟你说,我有个侄女,你只要找个事干,我就帮你们撮合撮合。”

    “我有工作啊……”

    “你当我傻啊?什么工作四天有三天都在家?”

    我第二天夜里不在家,只是你不知道啊……

    后来甚至还传出过自己混社会,给人看场子,拉皮条的传闻。

    直到热心而富有正义感的小区“老太太侦缉队”出动,不知怎么得知了自己就是附近枫叶红医院的正式医生,谣言这才平息。

    不过上这种班,因为一年到头也没个连续3天以上的假期。

    所以远途旅游什么的自然不用想,许多外地医护人员,就连返乡探亲都很困难。

    住院部可以过节时主动少收病人,医护轮流休年假。

    但在急诊,这种事情想都不用想,一个萝卜一个坑,轻伤不下火线。

    谁要是得了大病,王有德就要去找院里要人支援了,没准又要急掉不少头发。

    ……

    照例提前十几分钟到了医院,进到里间休息室,李圣宇也来了。

    “早啊。”吴佑安抬手打了个招呼。

    现在和李圣宇也算混了个半生不熟,社恐症状减轻了不少。

    “早。”他也还是那副冷冷淡淡的鬼样子。

    自己换上白大褂拿起《急诊医师工作手册》打算再看会儿。

    虽然都是记下来的内容了,但看书可以让自己平静,已经养成习惯了。

    那种仿佛从现实世界中抽身出去的感觉还是很美妙的。

    不过李圣宇却出奇的主动开口了:“右……”

    吴佑安茫然抬头:“……右?”

    “咳咳……吴医生,你看什么呢?”这人的扑克脸快崩不住了,甚至脸还有点红。

    自己有些想笑,这哥们儿别是社恐等级比自己还严重吧。

    看见在不擅长的事情上比自己还笨拙的人,吴佑安反而彻底放松了下来。

    不过说实话,动不动就脸红这点不知他能不能想点办法。

    俩大老爷们,这样真的有点恶心……

    “你应该比我大几岁,叫我佑安就行了。”说完他将手中的书拿起来晃了晃,“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工作手册啦。”

    扑克男终于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别看了,不太实用,你看看这本吧。”

    说罢单手递过来一个皮质书封的32开本,看上去稍微有些旧了。

    也没有名字。

    这是……

    吴佑安疑惑的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写满了字,笔迹格外规整。

    他倒是充分证明了,医生也并不是所有人写字都像鬼画符的。

    再一看内容,自己却有些吃惊。

    “这是你的工作笔记?”

    李圣宇微微点点头:“送你吧,我现在用不上这些了。”

    对方说得轻巧,吴佑安却知道这东西的价值。

    市面上的指南、工具书、论文资料要多少有多少,但那都是针对中国医院、医生的普遍情况。

    就有点像所谓的“平均收入”概念一样,有用,又不完全有用。

    比如遇到一氧化碳中毒应该怎么办?

    答:立刻高压氧舱治疗。

    但问题是,枫叶红医院没有高压氧舱。

    诸如此类的问题还很多。

    这一本浓缩了李圣宇三年工作经验的笔记价值,可想而知。

    “谢谢。”

    吴佑安不是个擅长用语言表达自己的人,心里却记下了这份人情。

    ……

    终于到了交接班时间,吴佑安立刻收起笔记,赶去抢救室交接。

    面对新挑战,他没什么抵触情绪,甚至稍微有点兴奋。

    他恐惧的只有和人打交道这一件事,在别的事情上却并不是个胆小的人。

    嘀嘀嘀……咔嗞——

    输入王有德发过来的抢救室密码,大门打开,正打算挽起袖子大干一场的吴佑安看见的却是——没有一个病人的空屋……

    啊咧?

    自己走错地方了?

    往后退了两步,抬头看看那个现在并没有亮起的“抢救中”三个字。

    好吧,居然是真的没有病人!

    这和当初规培的景象可真是天差地别,人家那医院的抢救室几乎24小时连轴转。

    没病人?不存在的。

    也不知道,这个样子的枫叶红医院下月能给自己发出多少奖金来。

    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的吴佑安有点茫然了。

    “我现在应该去干啥呢?”

    这种问题,就算是工作笔记上想必也不会有答案了。

    不过还好,解救迷途羔羊的人立刻便出现了。

    王有德笑容可掬的走了过来。

    在这种时候能遇到他让自己格外安心,甚至老王头上仿佛亮起了佛光,再配上那个大肚子,直如弥勒降世一般……

    “主任,你发型乱了!”

    吴佑安贴心的指了一下王有德头顶中央,正散发“佛光”的地方。

    前面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跑偏了,没能及时封印住这四溢的伟力。

    “噗……”

    他这一嗓子虽不大,却也没刻意压低音量,周围的护士姐姐们全都听到了。

    年龄大些定力十足的固然是面无表情,像没听到一样,只是下嘴唇全都稍微抿进了嘴里。

    咬得有多疼,就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像和吴佑安对班的小护士,明显就是定力不太行的了,一不小心就笑出了声,这下本来能忍住的人也忍不住了。

    王有德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脸色由红变紫,又从紫变黑。

    “吴佑安!还愣着干什么,都几点了,还不快进抢救室!”

    “哦。”

    和人打交道,真的好麻烦啊。

    ……

    ……

    真进了抢救室,王有德的脸色却很快又好了起来。

    吴佑安还以为要被找茬臭骂一顿,结果非但没有,他还解答了自己的问题。

    “没病人就歇着呗,去休息室里喝茶刷抖音,愿意干什么干什么。”

    急诊内科主任,吴佑安的直属领导,如是说道。

    “……这样真的好吗?”

    老王满不在意的摆摆手:“每个人都有负责的岗位,做好自己的份内工作就好。你难不成还想去帮保洁阿姨擦地?”

    见自己似乎还有些不能释然,老王认真道:“你现在休息,是为了真正需要你的时候能拿出最佳状态。白班还不明显,夜班没事的时候硬熬着,等病人来了反而又困又乏,这有效率么?装那个样子给谁看呢?”

    王有德说的好有道理,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有机会歇着的时候就好好歇,不一定什么时候病人就来了,也许那会儿你刚好想喝水、正吃饭甚至上厕所……”

    仿佛印证王有德的话一般,急诊外120的警笛声由远及近。

    很快便从大门进来几个推着平车的急救人员:“让一下让一下,抢救室接病人!昏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