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明:我重生成了朱允炆, 第六十章 校场从医的两位藩王免费阅读
第六十章 校场从医的两位藩王
    京师,小校场。

    兵部尚书茹瑺看着正在训练的京军,一直阴郁的脸色,才微微好转。

    士卒勇猛,有开疆卫国之心!

    骑兵彪悍,有杀敌封侯之志!

    新军之策,不仅重视士兵个体实战,改善了日常训练,还极重视军阵改进,不断研究如何以步克骑,以骑克骑。

    一些曾经毫不起眼的老兵,在新军之策中表现出了优越的能力,并通过考核,不断晋升。

    茹瑺最看重的是两人,由寻常士兵,一路升迁至千户的李德、刘启夏。

    李德擅防守战,他在研究军阵时,创造了多武器配合作战的方式,以火铳手、弓弩手、长矛手、盾牌手、长刀手、短刀手构成大方阵。

    一旦遭遇骑兵,则以火铳居前,一轮齐射,然后弓弩箭矢覆盖,长矛迎敌拒马,盾牌手护卫,长刀、短刀手出击。

    以步兵方阵,屡屡克制骑兵,其战法已操演数百次,基本成熟,已将方案报送兵部与五军都督府,正在等待全军推广。

    刘启夏则擅骑兵,以突击、硬战见长。

    其认为金朝的“铁浮图”、“拐子马”是极强的骑兵,便耗费心力,打造了一百“铁浮图”的重甲骑兵,“兜鍪极坚,止露两目”,却没有采取皮索相连,而是给重甲配以长刀,稳健推进。

    其他九百骑兵,皆是轻甲骑兵,以快速突袭两翼与后方为主。

    无论是李德的战法,还是刘启夏的骑兵阵法,都有着可取之处,只不过在茹瑺看来,重甲骑兵并不适合抵御北蒙之敌。

    原因很简单,重甲骑兵行动速度缓慢,用于攻坚破阵还可以,但北蒙之敌,可没什么坚固的营寨,打的时候速度跟不上,跑的时候跑不掉,有些太吃亏。

    但茹瑺与徐辉祖商议之后,并没有放弃刘启夏的战法。

    徐辉祖认为有一支重骑兵是有利的,不仅可以作为亲军护卫,也可作为冲阵前锋,最主要的是,一旦藩王威胁京师,这支军队也可以发挥作用。

    新军之策,最大的改变,便是赋予了京营活力,允许士兵提出不同的意见,允许士兵自己去研究与尝试新的战法,辅助以考核评优的激励举措,整个京营,无不日夜勤勉,不断锤炼,其战斗力已堪称不俗!

    茹瑺站在高台之上,看着训练的新军,眼神中满是欣慰。

    突然之间,几名士兵惨叫一声,茹瑺连忙看去,只见五名士卒趴在铁丝网下不能动弹,连忙走去,发现支撑铁丝网的木桩断了,铁丝网挂了下来,扎伤了士兵。

    “为何不救人?”

    茹瑺走了过来,见一旁赶过来的士卒看着,却也不上前抬起铁丝网,不由大怒。

    士卒还没回话,远处便传来了声音。

    “别动,别动。”

    茹瑺听着声音耳熟,转头一看,辽王朱植、岷王朱耿来了,他们身后,还有二十个背着木匣子,抬着木棍子的随从,一路小跑过来,

    茹瑺不由瞪大眼睛,有些发懵。

    这两个王爷没去秦淮河,竟然跑小校场来了?

    茹瑺抬头看了看太阳,郁闷地说了一句:“太阳还在啊,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又有人受伤了。”

    朱耿嘚瑟地喊着,一脸兴奋。

    茹瑺的胡子无风自动,怒目而视,这个家伙也太没良心了吧,士兵受伤了,竟然这么高兴?

    朱植毕竟成熟一些,与茹瑺打了招呼,道:“茹大人,莫要责怪士卒,是我下的命令,一旦士卒受伤,万不可轻易妄动,应第一时间告知于我等,也好早施妙手,医治一二。”

    茹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早施妙手?

    医治一二?

    就你朱植?

    还有你弟弟朱耿?

    你们两个能医治的,只有秦淮河姑娘空虚,呃,的钱袋子吧。

    你们什么德行,我会不知道?

    十天都能出入轻烟楼三次的家伙,你给我说你懂医术?

    三次太少?

    不,这只是出入次数,因为入了,就不出去了,直接留宿轻烟楼了。

    朝廷中弹劾两王德行不修的奏折屡见不鲜,甚至一些大臣,极力要求朱允炆让两王早点滚出京城,去地方就藩。

    可这些奏折,根本就没动静过。

    听说皇上给内阁发了话,凡是关于两王就藩的奏折,不用呈送上去。

    估计不少奏折,都被解缙扔到了火盆里取暖用了。

    不学无术,毫无德行,留恋烟花之所,这几乎成为了朝臣对两王一致的看法。

    茹瑺对于朱植、朱耿两人并没多少意见,虽然懒在京城不去就藩是个问题,但说到底是皇上的私事。

    再说了,这两个家伙除了留宿青楼、邀请文工团去家里连演几日外,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没听说他们抢了谁家的老婆,打了谁家孩子,欠了哪家花楼的钱。

    朱植见茹瑺不说话,便指挥着随从检查士兵伤势,还好正月天,穿着木甲,总算没伤到要害,两个士兵的头被擦破了,还有三个士兵的手也被扎伤了,最严重的一个,手掌几乎被扎透了。

    “你抬这边,你去那边,你在这里,动作轻点,顺着伤口方向用力,这个士兵的手被铁丝斜着插入伤口的,你需要向这个方向用力,明白吗?”

    朱植嘱托着随从。

    随从明白之后,朱植对士兵说了一声,下令抬起铁丝网,士兵咬牙挺着。

    “快,拖出来,准备清水,酒精,纱布。”

    朱植连忙喊道。

    其他随从上前,将五个士兵拉了出来,一旁的随从早已打开了木匣,两人一组,围在士兵旁边,先用清水冲洗伤口,然后拿出了酒精。

    “等等!”

    茹瑺不干了,厉声喊住,看着那些酒精琉璃瓶,喊道:“这是什么东西?如何能用在士兵身上!”

    朱植从随从手中接过酒精瓶,打开之后,冲着茹瑺晃了晃,说道:“这东西名为酒精,有消肿避脓之功效,只要在伤口上浇上一点,哪怕是炎炎夏日,伤口也不容易化脓。”

    “不明之物,如何可用!万一伤到士卒,如何是好!”茹瑺不愿意尝试,看着两王,冷着脸说道:“两王有心了,我看,还是送士兵到医官那里去吧。”

    “医官?”

    朱植呵呵笑了笑,毫不退让地说道:“尚书大人,这小校场有兵五万,医官才有五人!五人啊!而且刚刚操演时,有十几个士兵坠马,已送了过去,那边还有几个骨折的,也送了过去,您认为这几位士卒,送过去之后,要轮到什么时候才可处理伤口?”

    茹瑺老脸一红。

    大明京军医官的数量,真正少得可怜,一万士卒配一个医官。

    何止是京军,就整个大明,优秀医官也不多。

    一些地方,为了给老婆孩子寻医问诊,可能走路都需要几天几夜,等找到大夫,人已经咽气了的并不是个例。

    就算老婆孩子还活着,成功找到了大夫,说不定又被大夫治死了。

    没办法,本行业虽然出人才很难,但门槛很低啊,您受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