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汉并天下, 第五百五十一章 南线战事结束免费阅读
第五百五十一章 南线战事结束
    南线,哀牢国都城允掌城。

    哀牢王九隆神色恍惚,一连数日都是半醉半醒的状态,国中的大小事务已经悉数放手不再理会,完全就是一副等死的状态。

    骠国国王雍羌身穿甲胄站在一旁,看着哀牢王九隆的样子很是愤怒,如今汉军十万大军已经南下,距离允掌城只有不到五十里了,可是哀牢国剩余的大军依旧没有做好迎战的准备,整个允掌城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大王想要醉到什么时候!”

    骠国国王雍羌怒声呵斥着,一把揪住九隆的衣领,怒目而视。

    可是哀牢王九隆却大笑起来,一股酒气喷涌而出。

    骠国国王雍羌一把松开,而后厌恶的向后退了几步。

    “哈哈!没有希望了,我哀牢国就要毁在我的手上,没有希望了!”

    骠国国王雍羌如同看着一个疯子一般,一言不发的盯着一会儿,而后转身便走。

    几名骠国将领紧随其后,众人大步走出了哀牢王宫。

    “立即召集大军,今日便撤出允掌城!”

    几名骠国将领微微变色,其中一人说道:“王上,咱们为何要撤出去?城中还有不少人口,也有不少的哀牢士兵,而且粮食也足够大军吃用一阵,我军完全可以据城死守消耗汉军的兵力啊!”

    骠国国王雍羌冷声说道:“哼!那些哀牢人已经被汉军吓破胆了,指望他们一起守城,无异于送死!”

    几名骠国将领也是点头赞同。

    “大军撤出去之前,将城中粮草物资尽量带走,实在带不走的,一把火给我烧掉!”

    “得令!”

    当日,四万余骠国丛林甲士撤出了允掌城,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城中各处燃起大火,城内的哀牢国士兵和百姓四散而逃,城内一片混乱。

    哀牢王九隆站在宫殿之中神色惨然,王宫四周已经浓烟弥漫,宫中人等也是仓皇奔逃,一片末日景象。

    猛然间,哀牢王九隆拔出短刀自尽而死,鲜血染红了旁边的玉石柱,但是来往的人群却没有人多看一眼,好像死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之人一般。

    允掌城以北十里。

    左将军刘宏接到斥候急报,得知允掌城内发生了变故,顿时吃了一惊。

    “命令前军立即攻城!”

    汉军的前军是一支一万几千人的铁骑,正好用来抢占城池。

    “命令各部将士加速前进,一个时辰内合围允掌城!”

    将近十万汉军将士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半个多时辰之后便齐聚允掌城外。

    此时的允掌城已经火光冲天,各处城门也已经大开,不断有城内百姓、溃兵逃出来躲避大火。

    左将军刘宏见状不禁变色,只见城头上的哀牢国旗帜已经倒下,而骠国的旗帜也不见了踪影。

    “各部立即入城救火!”

    而后左将军刘宏又派出一队将士直奔王宫,想要抓捕哀牢王九隆。

    数万汉军将士抢救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时分大火才堪堪熄灭。

    左将军刘宏在数百重甲铁骑的护卫下进入城中,策马前往王宫所在。

    一路上,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焦黑的尸体和木头、倒塌的房屋、哭泣的百姓,所到之处让人心中战栗。

    左将军刘宏重重的叹息一声:“战火,从来都是如此!”

    待到王宫之时,左将军刘宏遇到了一名南军校尉。

    “启禀将军,我部在王宫内发现了哀牢王九隆的尸体,他自杀了!”

    左将军刘宏叹息一声,自己原本预料的一场攻城血战没有发生,原来是哀牢王九隆已经失去了生机选择了自杀,于是说道:“将其入殓,送往长安城!”

    “诺!”

    当晚,左将军刘宏便在王宫内住了下来,数万汉军将士也在几乎焚毁的允掌城内驻扎下来。

    两日之后,左将军刘宏接到斥候传回来的消息,得知骠国国王雍羌率领四万余丛林甲士撤回了国中,正在都城卑谬全力布防,准备负隅顽抗。

    于是左将军刘宏下令全军继续向南进发,扑向了骠国都城卑谬。

    数日之后,左将军刘宏指挥数万大军包围了骠国都城卑谬。

    此时城内除了四万余丛林甲士,还有三万多骠国各地的兵马,以及十几万骠国百姓。

    只见骠国国王雍羌站在城头,怒视城外正在整顿战阵的汉军。

    而左将军刘宏也策马阵中,观察着骠国兵马的布防情况。

    随后,骠国国王雍羌跳上城头,开始给麾下大军鼓舞士气,号召骠国将士坚守城池,击退汉军的进攻。

    而左将军刘宏则是策马巡阵,大声吼道:“诸君随我开疆拓土,收南疆入华夏,立万世之功!今日我辈当血战于此,至死方休!”

    “万胜!万胜!万胜!”

    数万汉军将士士气大振,巨大的战鼓声随之响起,瞬间就将城内骠国大军的呼喊声压制下来。

    骠国国王雍羌骇然变色,回身看向城外的汉军大阵,脸上充满了恐惧。

    “进攻!”

    左将军刘宏一声令下,三万南军将士和数万郡国兵同时发威,大军装备的火器不断轰击着城头,很快就将城头上的防御摧毁过半,城中的守军也死伤不少。

    更为严重的是,汉军火器声势浩大,给骠国士兵带来的心理震撼巨大,不少士兵已经战意全无,甚至是蹲在地上瑟瑟发抖,根本不敢还击。

    骠国国王雍羌声嘶力竭的在城头上呼喊着,怒斥手下士兵站起来放箭还击。

    可是城头上除了丛林甲士之外,剩余的几万士兵已经不堪大用,完全丧失了战斗意志。

    就在此时,无数云梯架了起来,汉军将士开始登城作战,而且各处城门外也聚集了汉军的冲车,正在不断攻击各处城门。

    左将军刘宏盯着前方的战场,对传令兵说道:“命令各部不间断进攻,今日必须拿下卑谬城。”

    “诺!”

    数万汉军不计伤亡的猛攻,让骠国大军苦不堪言。虽然骠国大军据城死守,可是骠国都城卑谬并没有汉家城池的高大,也没有壕沟、护城河等防御设施,只有两人多高的城墙而已,这样的城池根本没有太大的防御能力。

    更何况,汉家的军备精良,即便骠国的丛林甲士是国中精锐,也完全比不上汉家的装备强悍。此时战场上,汉军不但在兵备上碾压骠国大军,就算在战力上也是成碾压之势!

    如此大战,汉军将士很快便取得了巨大优势,东面和南面的汉军将士先后突破了骠国士兵的防御,并且各自占据了大段的城墙。随后两方的汉军将士开始向城墙两翼进攻,没用多久便与西面和北面的汉军将士成功汇合。

    几乎就在同时,卑谬城的东面、北面城门也被攻破,无数汉军铁骑冲了进来,与守卫在城门处的骠国士兵混战在一起。

    “杀进城去!”

    随着一名汉军校尉大声怒吼,数万汉军将士涌入城中,从城墙各处的走马道,从各处城门同时杀向城内。

    四万余丛林甲士已经溃不成军,只能各自为战继续与汉军巷战,而其余的骠国兵马已经彻底崩溃,在城内四处逃窜,根本没有勇气回身迎战。

    骠国国王雍羌被溃兵裹挟着逃进城内,看着混乱的城池,雍羌只觉得喉咙一甜,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脚下也是一软,便跌到在地上。

    后面涌过来的溃兵和乱民还在向前奔跑,试图爬起来的雍羌惨叫连连,竟然被自己的兵马和臣民活活踩死!

    一个时辰之后,汉军彻底攻占骠国都城卑谬城,大战结束。

    左将军刘宏将中军设在城内的王宫内,刚要喘口气,便得知骠国国王雍羌已死的消息。

    “什么!”

    左将军刘宏不禁摇了摇头,自己的运气可真差,骠国和哀牢国的国王都没抓到活的!

    “立即张贴安民告示,对骠国的溃兵进行收容。”

    “诺!”

    当日,左将军刘宏派出快马,向长安报捷。

    而后,左将军刘宏率领南军两万余将士驻扎在骠国都城卑谬城,其余数万将士则是被部署在哀牢国各处城池驻守,数万汉军将士很快就将哀牢国和骠国的局势稳定下来。

    半个多月后,天子刘洵收到了南线的捷报。

    当日,天子刘洵召集朝中大臣商议南线的善后事宜。

    天子刘洵提出大的方略,准备在哀牢国和骠国划定郡县、编户齐民,全面推行汉化,对当地不服管理的土人进行清理、驱赶,同时迁移汉民充实各地。

    由于内阁首辅大司马、富平侯张安世领军在外,内阁上下无意阻拦天子刘洵的诏令,朝野上下一致通过此议。

    随后户部开始忙碌起来,在哀牢国设置永昌郡,在骠国设立南缅郡,开始编户齐民。

    与此同时,天子刘洵诏令左将军刘宏率领南军将士班师回朝,大军中的六万余郡国兵暂时驻扎在南缅郡和永昌郡,待到陆军部新组建的两郡郡国兵南下之后,这六万余郡国兵再返回各自驻地。

    一个月之后,左将军刘宏率领两万余南军将士抵达长安城,天子刘洵下诏在长安城以北的灞桥边举行盛大的阅兵式。

    同日,天子刘洵下诏,晋升左将军刘宏为南中大将军,坐镇朝中统领南军各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