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盛嫁之田园贵夫, 第884章 你这丫头不害臊免费阅读
第884章 你这丫头不害臊
    ()  ()

    ()见庄云翡又喜又忧虑,庄喜乐让人将马车赶过来,扶着庄云翡笑道:“我瞧你这样也走不动道了,不如就坐马车回去吧?”

    庄云翡担忧的问道:“马车会不会太颠簸?”

    庄喜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她,“是谁昨日还急匆匆的去了侯府,回了庄府,下午又急匆匆的赶回来,昨日的马车不颠簸?”

    “放松一些,不要过分小心。”

    此时的庄云翡哪里可能放下心来,等着上了马车见小嘉惠在庄喜乐的怀里笑的欢,‘咯咯咯’的笑声可爱无比,让她眼馋的不行,“快把小嘉惠给我抱抱。”

    见她抱着小嘉惠不放手,庄喜乐笑道:“干脆过几日把另外两个小子给你抱来,小恒熙他们都给你带来。”

    “好啊,不是说小孩子都有灵性?这么多孩子一起我说不定也能生个双胎。”

    庄云翡笑的眉眼弯弯,看着小嘉惠就如同看自己孩子一样,很是慈爱的样子,惹得庄喜乐一阵失笑。

    唐家,见庄喜乐去而复返,唐夫人有些诧异,当庄喜乐笑着向她道喜的时候唐夫人愣了一下,随即大喜,拉着庄云翡的手,“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

    她就要有孙子了,这样天大喜事早些让她知道多好。

    这个时候,从书房出来的唐老先生路过前院,身后还跟着镇国公和荣襄县主,本来面色不太好的他听到笑声走上前来,唐夫人忙欢喜走到他跟前悄声说了一嘴,唐老先生大喜,眼角的皱纹都舒展开来。

    “好,好!”

    好似上了年岁的人到这个时候总喜欢说‘好’,庄喜乐笑着恭喜了他,唐老先生看着庄喜乐,乐呵呵的说道:“皇上和老夫说道你是个福气大的人,老夫本不信这些,今日还真就信了。”

    她一来喜事也就来了,可不就是个福气好的?

    庄喜乐笑眯眯的说道:“您那是不了解我,您要是多见我几次,福气这些都是小事。”

    唐老先生打趣道:“你这丫头怎么不害臊呢?”

    庄喜乐是谁,那是你给她一个梯子她能瞬间上房顶的人,“打小我祖父就没教我害臊两个字,也不会,再说我要是害臊,您今日哪能知道这等好消息。”

    唐老先生笑了,见庄喜乐笑的神采飞扬,一双眸子满是灵性,目光又朝另一处站着的荣襄县主看了一眼,感慨道这勋贵世家教养出来的姑娘,在家族的庇护下活的恣意自在,是比他这个累的像老黄牛一般徒孙活的随性多了。

    “听说广平侯也在这鸿略书院忙着,得空了让他来找找老夫,老夫还没和他说过话。”

    庄喜乐当即点头同意,“不过您得要等两日,他去折腾他那个村子去了,大概明日才会回来,等他回来我让他直接来拜访您。”

    “不急。”

    一旁的镇国公听的两人的谈话,眼神一闪过后又恢复了如常,直到庄喜乐再一次的提出了告辞才跟着一起出了唐家的大门。

    镇国公让荣襄县主先上了马车,转头看向正要上车的庄喜乐,“喜乐郡主,可要一道?”

    庄喜乐气的说着,“孩子小,受不得颠婆,我速度慢就不耽误镇国公的时间了。”

    镇国公没在说什么,上了马车后很快就离开。

    送出门唐少夫人又和庄喜乐的寒暄了几句,这次朝她挥了挥手,而后满脸消息的转身进了门。

    一路慢悠悠的回城,等到庄喜乐回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云氏见她回来心疼的包过小嘉惠,“这孩子万万不可以走夜路的,你这个当娘的也是,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庄喜乐抬头看着天边的云霞,嘴角微抽,见她娘已经抱着小嘉惠走了,拔高了声音问道:“娘亲,走夜路这事从何说起啊?”

    “还敢还嘴,声音那么大,是要吓着我的小嘉惠吗?”

    庄喜乐闭嘴了,幽幽的叹了口气,这回,她是真的失宠了。

    见她杵着没动,云氏又扭头,“两个小子都盼了你一天了,还不准备去瞧瞧他们?”

    “哦,来了。”

    在她娘亲的心目中,她已经不如三个孩子了。

    我的夫君,你怎么还不回来!!!

    夜幕落下,华灯初上,小初九和小阿辰各自被娘亲给宠爱了一阵后满足的睡了,看着越来越可爱的儿子,庄喜乐心都化了,“我怎么能生出来这么可爱的孩子,瞧瞧这眉眼,等着长大后还不得将满京都的小姑娘迷的七荤八素的?”

    云氏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不是嫌弃他们丑,丑到你想哭?”

    “刚生下来的时候确实丑。”

    等待她的又是她娘亲的一记眼刀子。

    看着时辰还早,起身又溜达去了荣和院,老侯爷听了庄喜乐一阵碎碎念,嘴角带笑的说道:“这年岁大了,别管是个大儒还是个莽夫,这做事往往不按常理出牌,不过唐家老头也不是什么糊涂的人,这马上有要有曾孙孙了,知道该要怎么做的。”

    大儒也是人,吃的也是五谷杂粮,有家有口有私心。

    庄喜乐又说起了镇国公,“镇国公现在应该也是知道那国安学院对的他来说是个烫手山芋,只怕是心里着急呢,若那学院在我祖父手中,我会提议将学院直接给朝廷。”

    说完她忽然哀叹了一声,“哎呀,不行了,我闲来无事就老是琢磨这些事,感觉自己要运筹帷幄的样子,实在是无聊透顶。”

    “我家夫君说在虎啸村留了地盖宅子,到时候盖好了我们一起去吧,今日我去那个文山镇也好,我想去买个宅子,等以后我家夫君去给学子们上课,我们就跟着一起去。”

    老侯爷狠狠的唾弃着她,左一个我家夫君,右一个我家夫君,这是炫耀什么呢?

    “都是三个孩子的娘了,还整日想着玩儿,玩吧玩吧,老夫是管不了你了。”

    “出去玩儿带着老夫就行。”

    庄喜乐笑了,站起来哼着小曲优哉游哉的回锦院去看孩子了。

    走到半路听到一阵嘈杂声,还有什么‘抓住了’一类的话,夏嬷嬷看到了她连忙上前,说是抓到一个小子,“那小子最近三天两头捡了石头来砸门,今日总算给逮着了。”

    小子砸门?

    庄喜乐眨了眨眼,侯府还有仇家是小子的?

    “去问清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