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木子蓝色 《海上升明帝》 第89章 弃城,内容摘要:以前他们许多人是偷贩私盐,现在朱以海直接把盐给他们卖,一手交钱再把盐税缴了,然后就可以从盐仓里领取白盐去卖了更何况,朱以海现在很缺钱,他需要这些人手里那些非法聚敛的大量钱财朱以海带着人马,满载钱粮银货离开,直奔祝家庄而去
第89章 弃城
    朱以海在拿下澉浦后仅呆了一天,便决定率军离开。

    他没打算派兵留守,连象征性留几个兵都没打算,离开前,他在澉浦也搞了一场公审大会。

    也是在这个大会上,朱以海正式打出了提督江南各省地方军务兼旗手营总兵官的名号,他自称镇国将军朱武,并未公开打出监国的旗号。

    降虏后被授为澉浦守备的伪将,还有乌龙会的几个头目,以及造反杀主的奴变会,和那几个趁机大肆传播发展的秘密会社,和城中其它各个盐贩帮派的首领、骨干们,被朱以海命人押上城隍庙前的戏台上。

    被动员过来看热闹的百姓很多。

    公审很简洁迅速,一个个曾经在澉浦也算风云人物的家伙,这个时候被五花大绑的一个个带上来,然后当众宣读他们的罪名,每个人都有很长的罪名。

    对他们,朱以海毫不手软,统统当众斩首。

    乱世当用重典,虽然也有人建议招揽这些人,哪怕充为鹰犬驱驰也不错,但最终朱以海认为,虽然局势困难,得联合各方人马,团结抗敌,但也得起码是个人才行。

    这些已经算不得人了。

    况且,如今这种混乱的局面,光是示好推恩是没用的,还得见些血,得实实在在的先立些威才行。

    就算要用那些人,也得先杀一批,瓦解他们旧有的组织后,才能谈合作,否则囫囵吞枣,只会是祸害隐患。

    更何况,朱以海现在很缺钱,他需要这些人手里那些非法聚敛的大量钱财。

    别看小小一座澉浦,但豪强大族几十家,大小盐枭数十,各种盐帮、秘密社会众多,有着大量的秘密财富。

    朱以海带着一万人马过江,手下士兵们就算发半饷,一个月光饷就得几万两银子,何况打仗还得人吃马嚼、武器装备这些,哪个不费钱。

    就算现在开始建立厘金局,但一时半分也征不到多少,毕竟地盘还没怎么打下多少,连一个海盐县都还没控制在手呢,能有多少厘金。

    现阶段,也不可能从百姓手里征钱,也征不出多少,那样征反而会让他们难以在本地立足,所以最好的出路,也就是先对这些家伙出手了。

    既师出有名,还能狠割一波韭菜,最重要的是,还能捎带的收获一波民心好评。

    资本家为了利润,连绞死他们的绳子他们都要卖,现在朱以海也差不多,先拿这些渣滓练手,又能掉金掉装备,凭什么放过。

    宣读罪名的文书都念的口干舌燥。

    而行刑的士兵,更是换了好几茬,挥刀砍人都砍缺了刀刃。

    杀人,抄没。

    头目和骨干杀了,其余的从轻发落,取缔那些帮派、会社,抄没他们的房屋、财产、船只马骡等,收缴违禁武器,然后朱以海给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

    只要不是穷凶极恶、手上沾满鲜血的恶徒,朱以海还是愿意给他们一次机会的,他甚至还从中招募了一批身手矫健的当兵,这些人中有些原是私盐贩子,骑马操舟射箭放铳各有所长,招进来补充到各个营中后,通过军队的思想改造,也还是可以用的,毕竟这些人本事都不错,这也是加强军队力量。

    还有一些本地人,朱以海则在对他们军棍或鞭罚过后,把盐仓里的盐卖给他们,让他们去销售。

    以前他们许多人是偷贩私盐,现在朱以海直接把盐给他们卖,一手交钱再把盐税缴了,然后就可以从盐仓里领取白盐去卖了。

    不再需要盐商资格,也不需要盐引,可以公开卖。

    对那些本地豪强大族,朱以海在打掉了几家被百姓怨恨的恶霸后,剩下的做了训斥和罚银的处置。

    最后,朱以海从澉浦收获了一大笔钱财。

    走前,还把澉浦城中平时名声尚好的大族苏家的家主苏嘉轩任命为澉浦乡正,还给他们留了些刀枪,让澉浦组建了一个澉浦保安营,又任命了原澉浦所的一个武官子弟为守备。

    然后就让他们自治维持了。

    朱以海带着人马,满载钱粮银货离开,直奔祝家庄而去。

    “殿下为何不派兵留守,反而从本地民壮中组建民营?而且还从澉浦本地人中任命乡正、守备?”

    朱以海骑在马上,看着身后蜿蜒的队伍,对沈宸荃的提问倒是痛快的回答,“因为我们当前主要任务是消灭鞑子和伪军,因此浙西地方上新收复之地,还得由地方民团守卫和维持,我们不能分散兵力来留守。”

    一万人马虽多,可他们以后肯定会收复越来越多的地方,一县一府,甚至是一省,到时处处分兵留守,这一万人就会过于分散和薄弱,那到时鞑子派兵来攻,就非常不利。

    朱以海这次北伐,虽先前也把兵散入乡野,但是有计划有目的的,随时也能再招回聚拢,他现阶段,不会去守哪座城。

    必须保持高机动性,不能跟敌军硬打。

    就算打,也得是他们寻找机会,聚而歼之。

    就如现在他去祝家庄一样。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朱以海没说,他其实很清楚,现阶段,就算他镇压了地方上的这些渣滓们后,这些地方也并不安全可靠,那些士绅地主们,就算名头还可以的,也不是个个可信。

    在面对清军扫荡来袭时,他们随时可能会出卖明军。

    跟这些人一起守城,可不安全。

    也许将来他赢得更多胜利后,能在这里真正赢得士绅百姓的拥护,否则,现在就把后背交给他们,太危险了。

    ······

    朱以海一天后带着人马赶到了祝家庄附近的马家湖畔,在这里汇合了张名振、阮进等各路将领,甚至还看到了在张名振身边的王朝先。

    这个被义阳王委任为两广总督的家伙,被黄斌卿暗算,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只带着十几个家丁逃奔王之仁,王之仁派人把他送到朱以海这里来。

    朱以海对这个家伙并不怎么感兴趣,不过鉴于他原也是南明总兵,又曾是拥立义阳王大将,现在来改投他,收留他便会有一些政治上的好处。

    但朱以海拒绝王之仁的建议,不仅没给他封伯爵授总督这些,而且连个总兵也没给,最后让他在张名振这个浙江提督总兵官这,授了个副将衔,实际上就是当了个高级参谋,连一营人马都没给他带。

    王朝先得在朱以海这里充分证明了他的忠心,以及能力后,朱以海才可能真正让他带兵,否则,想凭着原先的头衔,就来他统兵,不可能。

    他对手下的这些人马,可是非常看重的,这是他要一手训练打造的新军,岂会再随意交给王朝先这种旧军头。

    “殿下,李贼已经攻破了祝家庄,他们把庄子老少全屠了,女人则全都掳入营中奸淫,简直就是一群禽兽!”

    朱以海早料到这种可能,一个祝家庄不可能撑的住太久。

    其实他们之前已经提醒过祝家庄,甚至想联合他们一起打李遇春,可是这祝家庄挺大,庄主对他们很不信任,根本不愿意理会。就算朱以海给庄主写了封亲笔信,打出自己江南提督的旗号,可对方也只是派人送了一百两银子,两头猪回敬。

    明显把朱以海当成打秋风的了。

    虽然祝家庄拒绝了他的好意,可如今他们如此惨状,还是让朱以海很愤怒,“禽兽不如。”

    村子里。

    朱以海迅速召开了简单的战前会议。

    此时十个营头都汇聚此处,分散在祝家庄四面。

    一万人马都聚拢起来外,还各带来了不少乡团民兵,数字汇拢在朱以海面前时,他甚至有些不太敢相信,“五万多乡勇?”

    “如果全拉过来,可能还不止。”

    朱以海却摇头道,“人多并不全是好事。”

    十个营头,当初以哨队分散各地,都基本上在各地立起了不少乡营民团,不过朱以海很清楚,这些所谓乡营民团,其实完全就是一群老百姓,拿着削尖的木棍当长矛,锅盖当盾牌。

    若是说保卫乡里,守卫妻儿,估计他们还是可以的,防一防乱兵流贼可以,但现在加入会战,对他们要求太高了。

    “马上传令下去,把这些乡勇民兵往后撤,让他们退远点,在外围协调助就好。”

    真打起来,朱以海怕这些数量众多的乡勇反而成为突破口。

    “殿下,李贼现在据守祝家庄,还有四千人,另外还有五百虏骑,那些鞑子骑兵我们打探到,基本上都是骑马的步甲,虽非精骑马甲,但也十分彪悍,都是真鞑子。仅这五百人,真要打起来,估计比李贼的四千人还强。”

    “另外,李贼麾下有四百轻骑兵,是他的老本钱,还有八百带甲步卒,都是老兵。”

    “如果我们正面强攻,只怕并不容易。”

    朱以海十营一万人马,对上四千五百敌军,数量上看着有优势,但朱以海的这十营新兵占了一半多,其中还有两千辅兵。

    上过战场的战兵也就四千不到,实际还不如鞑子人多。

    更何况,最怕的还是鞑子的那五百骑,这可是从辽东打到江南的百战之兵,哪怕不是巴牙喇这种精锐骑兵,可骑马步战的重步兵也不是好惹的。

    朱以海道,“再难对付的敌人,这次我们也必须想办法拿下。各位都想想办法,如何尽快将他们歼灭!”

    张名振、王朝先等一时也想不出好办法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