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疯狂的人

凡人修仙传法师和修士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6cd55e08548c4fee58eb/1635184127.html

    ()  但这躁动很快被压了下去,网上的视频更是被删的干净。

    但这并没有让网上的沸腾消停下来。

    京都内轰炸机和坦克全城出动同样造成了巨大的印象,虽然国内媒体没有任何相关的报道,但国外却大肆宣传了番,毕竟当晩看到的人不少,也有不少人留下来影像。

    —时间炎夏准备开战的消息满世界飞。

    但炎夏相关相面却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

    而与这两者相比,穆家祖宅被毁的事情反而没有惊起任何的波澜,显然是穆家以雷霆手段压了下来。

    这方面,作为炎夏第家族,穆家驾轻就熟。

    而与京都的事件相比,发生在藏龙城的系列破坏和爆炸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再加上北斗盟的及时介入,消息基本上都封锁了起来。

    但这只是在普通人眼里,到了某个层次之后,这切都不算是秘密。

    穆家的处宅子。

    他想了想,又道:“我去将寒叔他们叫回来,尽快赶往藏龙城。”

    “好,你去办吧。”穆锋宇似乎下子苍老许多,有些疲惫的躺在椅子上,摆摆手。

    穆天征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往外走去。

    穆锋宇望着天花板,有些发呆。

    早知如此,他就不会借用骆冰城的力量,那些后手虽然能挡下纪松,但旦纪松退去,他们也不会阻拦。

    毕竟是炎夏首都,不到万不得已之下,没人敢随便动用这么大的力量。

    失策了。

    如果用穆家的高手拦下纪松,最算杀不了纪松,至少也能保住穆天恒万无失。

    必要时候,拿纪松换穆天恒也是可以的。

    穆锋宇失神了会,眼神渐渐凝实。

    他是穆家的家主,不是没经历过风浪的废物,哪怕再恼再急,他还是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担心是没有用的论生死。

    然后,宰了纪松!

    北美北部,枫纪国极北的冰冻区域,最繁华的罗加华尔市。

    一座教堂内。

    这里是势力遍及欧域地区的圣图总部。

    此时,圣图会长,个岁的男子,并没有像往常—样坐在高处象征着至高地位的座椅上,而是恭敬的站在下侧,不敢抬头。

    而他平时坐的位置上,个金发年轻男子,翘着腿,抽着烟,满脸的戏谑和嘲讽。

    “这么说,亚尔,你派去炎夏的那些人全部死了?”

    圣图会长额头冒汗,头更低了几分:“是的,维密大人,据克丽丝传回来的消息,除了她,其他人都死在了纪松手上。”

    “纪松,呵呵,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炎夏还有这样的人,听说炎夏那边的动静也是他搞的,还真是个不消停的家伙。”金发男子咂咂嘴,并没有太在乎杀掉数名宗师级高手的纪松,又问道,“他手上的灵液呢,确定能用吗?”

    “有分之的概率,藏龙城的那条巨大章鱼我们已经仔细检查过了,的确有很大的灵性,而且纪松也有操纵

    它的手段……”

    “这么说,的确不能再等了。”

    亚尔目光闪烁。

    圣图死了这么多的高手,对他来说可是致命的打击,纪松不死,他寝食难安。

    “维密大人,纪松那人实力深不可测,再抽调宗师级别的高手也未必有用,如果是大人您去的话……”亚尔话没有说尽,他怕维密觉得他别有用心。

    “你倒是打得手好算盘。”维密并没有在意,思索了下,点头道,“好不容易找到了方向,要是眼睁睁的看着机会溜走的话,也不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活动活动筋骨吧。”

    他站起身,嘴角露出轻浮的笑容:“还就没遇到能挡下我招的人了,希望这次的炎夏之行,不要那么无聊才好。”

    亚尔大喜,维密亲自出手的话,纪松再强,也必死无疑。

    这可是坠天使之!

    风声,呼啸不已,将顾从霜吵醒过来。

    她睁开眼,意识有些惺松,身体却没有半分不适。

    跟往常清晨醒来样,毫无异常。

    但之前的记忆,清晰又深刻。

    顾从霜知道那不是假的。

    她没死吗?顾从霜微微抬头,看见了盖在身上的衣服。

    她又往周看,看到了片狼藉的房间,灌着风的窗口,还有穆天恒的尸体。

    或许是死过次,她的内心出乎意料的平静,然后她按着衣服坐起来,看到了靠着床边睡觉的纪松。

    轻盈的呼吸声,像是怕将她惊醒样。

    顾从霜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股甜蜜的感觉袭上心头。

    没死啊,真好。她这般想着,将纪松的外套拿下来穿上,遮掩住姣好的身材,然后小心翼翼的爬到纪松身边。

    纪松的头发是灰白的,像是岁的老人样,顾从霜大概能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心心疼。

    他的面庞也是憔悴的,胡茬子已经范青,脸色有些苍白。

    有人的安全。

    前世的强大,只是前世的而已。

    顾从霜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伸手紧紧的抱住纪松的背后,感受他身体上传来的温热,轻轻的笑道:“我没事。”

    纪松却像是受惊的孩子样,又似乎害怕随时会失去她,紧紧的抱着顾从霜,轻抚着她的头发,不肯放开。

    顾从霜任由他抱着,没有任何反抗。

    之前的考察等等,此时再也没有出现在她脑海。

    “纪松?”

    “嗯?”

    “我们结婚吧。”

    纪松身子僵了几分,却没有任何犹豫的道:“好。”

    顾从霜昏迷两天,米水未进,纪松等医护人员来了以后便送她出去。

    他自己却没走,还有些帐没算清楚。

    顾从霜走了以后,杜云天等人走了进来,黑鸦也飘了进来,只是身形虚幻,普通人根本看不出异常来。

    纪松走到穆天恒面前,拔掉他额头上的灵针,道真气打入他的体内,然后伸手用力扯,道虚影被撤了出来。

    这下不止纪松和黑鸦,杜云天等人也看的分明。

    杜云天倒抽了口凉气,明知故问的道:“琛哥,这是什么?”

    纪松没回答他,又是数道灵气打入虚影之中,虚影变得凝视起来,有了几分穆天恒的模样。

    魂魄!

    对于这个上世害他最重的人,这世同样不安分的家伙,纪松又怎么会轻易放过。

    死?

    这对很多人来说就是解脱,纪松决不允许穆天恒死,他要让穆天恒后悔生而为人,让这家伙明白,比死更可怕的是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