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6 章 挑食

凡人修仙传百度百科韩立妹妹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767e5ea6767e79d197e97acb59b959b9/1635179436.html

    ()  浓雾笼罩着江面,莫家货船从洛阳沿江而下,再有十多日就可以到达扬州码头。这一路风景,初看波澜壮阔,再看清淡雅致,可看多就有些乏味,何况初春湿寒。寒雾带着黏哒哒又刺骨的一股子劲,吹久了,人就仿佛被笼罩在一层乳白色水雾里。虽也不觉得冷,可衣服搭在身上又有些不舒服。

    莫家三子莫舟穿衣向来讲究,褶皱与印记从不允许出现,是京城绸庄学习的风向标。可今天吃完朝食后,他就自个儿端着茶碗在甲板上歇了下来。

    这一歇息就是从朝食到夕食,薄绸半臂1吸饱了水汽,湿哒哒贴在身上。

    “贵儿,什么时辰了?”梦里又见着了扬州翡帷阁里苏小娘子娇柔的舞姿,莫舟心里正舒坦着,就听见垂手在身后的小厮道,“回郎君,约莫快到夕食了,徐管事方才来时说,今晚有些新花样,让郎君早些回去。”

    听见要吃夕食,莫舟正要泄气,可徐田说的新花样又在他脑里打转。想到屋里那位,他磨蹭半天终于从榻上站起来,“走吧。”语气焉焉的,并无欢喜。

    被莫舟唤做贵儿的小厮冯贵立马跟在莫舟身后。

    往日在京里,说到抢热门食肆席位、去新出的食摊排队,又或者钻去书铺里寻一本食物孤本,他也算是身经百战。

    可自从上了货船,他们郎君说到吃食便叹气,每天端着茶碗琢磨茶叶。

    令人越发瞧不明白。

    从甲板到莫舟住的房间很近,徐田站在门外铁青着脸正在训灶房大师傅。

    呵斥声远远地就往莫舟这边飘。

    “赵鸿达,我看在你阿耶份上对你够宽容,可你做的这是什么菜?”徐田掐腰指着赵鸿达就骂,“既无色泽又寡淡,你告诉我,你自己尝了没?”

    赵鸿达垂着头听徐田骂他,也不反驳,一双手落在身侧紧握成拳。因为用力,浑身颤抖。

    “不服?你阿耶怕……”徐田还要再骂,莫舟出言制止。他不着痕迹的撇了眼赵鸿达掐出血珠的手,心里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半晌才说话,“够了,徐伯回去休息吧。鸿达在门外侯着。”他嘴里丝毫不说刚才的事,留了冯贵在门外,自己推开屋门进去。

    徐田眼见莫舟进屋,又想起赵鸿达夕食做的菜,转身一甩手气哼哼地走了。

    冯贵没瞧明白,见徐田走了,这才一溜烟凑到赵鸿达身边,低声问,“赵师傅你做的什么菜?”他问完不等赵鸿达说话,又说道,“你也别把徐管事的话放心上,我们郎君那是吃遍京城,能让他瞧上的菜色怕是要去宫里找。”

    冯贵说着拿手肘戳赵鸿达,哥俩好的出主意,“你呀,就多放些重味的调料,再做的好看点,郎君挑不出岔的。”

    他说完,原以为可以安慰一点赵鸿达。可再仔细一瞧,赵鸿达脸色越发惨白,竟比刚才更严重。这下他哪敢再说话,只好垂着手站在门外,眼睛时不时瞟一眼赵鸿达。

    ***

    莫舟住的屋子是整艘货船最豪华的一间,仅单侧就有十丈多,正中放着桌案,两侧各落一扇紫檀插屏,做隔断遮蔽用途。

    此刻,他刚关上屋门就向插屏一侧抱怨,“既想做齐王的鹰犬,又想搭我莫舟的船,老家伙想的挺美?”

    莫舟抱怨完往桌边一倒,手还不忘往一边捞酒。可等他一杯酒都进了肚,屏风后还没有声响。

    “喂?阿若?”试探着喊了一声又是没回声,莫舟惊的直接从榻上跳起来,“阿若,你饿死了?”

    ……

    几不可闻的翻书声这才停下,一阵安静后,才听见屏风后有男子回道,“尚未饿死,义安多虑了。”

    义安是莫舟的字,除了家人,只有屏风后男子会喊他字。

    男子温润的语调中带着可以安抚人心的温度,虽不似寻常男子那种低哑磁性的声音,却清雅柔和。

    莫舟这才重新坐下,抱怨道,“那我刚才说话你又没声音?”

    “云拂晟为了先陛下一步找到我,派了八个小队分四个方向寻我,少说点话安全。”伴着这道声音,男子从插屏后一派闲散的走出。白色直襟长袍挂在身上衬的身形越发消瘦,面如白纸。

    可慵懒又舒适的样子,却不像因为害怕而不敢开口说话。

    正是自京城大理寺消失的太子太傅郁清,这会为了掩人耳目换了个名字,叫顾荀若。

    “阿若,你都知道云拂晟在找你,也不处理掉。”莫舟又想起昨日的落水,“害我把那几个人弄到江里,还要贴一只人参。”

    “我如今一介白衣怕是补不了你人参,”顾荀若向着好友露出无奈的笑容,“更何况,你莫家三郎又缺我一只人参吗?”

    顾荀若这话说完,莫舟仿佛被踩中了某条神经,鼻孔里哼气,“缺!自然是缺!我怕你把自己饿死,我还得留着人参给你吊命。”

    顾荀若没有说话。

    世人都道太子太傅郁清清雅温和,风采翩然,这的确是实话。朝堂上的王公大臣约莫也这么认为。可只有与郁清极度相熟之人才知道,这人有个毛病:挑食。

    寻常人挑食一般都是不吃某样菜,或者不爱某种味道。可郁清却是只挑几样菜吃,这几样菜一只手就能说的过来。味道更是万年不变的寡淡。

    虽说只挑几样菜,可原本府上的大厨都是宫里赐下,就是只吃一种菜也能给你翻出花来。

    问题就出在,郁清并不愿意让人知道,而建平帝又是一个爱赐宴席的皇帝。

    流水般的宴席和厨子进了郁府,不重样的美食又进了郁府下人肚里。这奴仆越发白胖,主子却清瘦。每隔一段时间,往郁府递的卖身契都要看花老管家的眼。

    人前克己守礼,连宴席上也甚少伸筷子。可莫舟心里知道,那是郁清根本瞧不上。

    一想到好友伸筷子时为难的样子,莫舟就可怜那些被挑剔的美食,连带着他自己胃口都受了影响。不是菜不好吃,是顾荀若要升仙,他闷在心里想。

    “吃饭。”心理吐槽过,莫舟面上又开始忧心顾荀若麻杆样的身板。他伸头在一桌吃食上逐一看过去,“贵儿说灶房里出了新花样,是赵家小郎君做的。”他边说边看着碗碟,“也不知道是哪道菜?”

    顾荀若却一眼就看见放在正中位置的一碟虾仁。“赵免?”可他记得赵免的手艺可不怎样,河里现捞上来的鱼不去鳞片就放火上烤,差点让莫舟这辈子都不想吃鱼。

    “嗯,就是赵免家的。”他这时也看到了那碟虾仁,再想起徐田的那句,“既无色泽又寡淡”。他用手一指,高兴道,“就是这碟。”

    “看着是有些寡淡,”莫舟绕着虾仁转了个圈,“怪不得徐田生气。”

    楚越朝无论皇宫和民间,菜肴多重色泽味道,这种色清而味淡的菜只有家里缺盐少油才会做。而且这虾仁上还落了几根茶叶,看着奇怪。

    莫舟是重口调料的拥护者,这虾仁看着就不和他口味,又忍不住心里好奇,手里拿着筷子一下下戳着一块圆滚滚的虾仁。抬头试探的问顾荀若,“你试试?”

    无论是宫廷御膳还是街角食肆,再新鲜的食物对顾荀若而言皆为填补饥饿的工具。他吃饭向来只要没有饥饿感就停筷,从不多伸一筷子。

    今天又没走动,这会腹中并无饥饿感。可当他的目光落在那饱满通透的虾仁上,竟鬼使神差的拿起筷子。

    深绿色的茶叶缀在虾仁当中,虾仁的腥气被淡化,仔细闻竟有碧螺春的清香。这清香拿着一根小钩子,钩的顾荀若口齿生津。

    莫舟催促的声音也随着这茶香进了顾荀若脑海。

    他拿起筷子夹起一颗虾仁,虾仁色泽如玉,与他吃过的虾完全不同。抿了抿唇,再未犹豫,将一整颗虾仁放入口中。

    那一瞬,顾荀若终于知晓,何为,“良久有回味,始觉甘如饴。”2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