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在南汉混日子刘继兴, 第三百一十五章 秦不失免费阅读
第三百一十五章 秦不失
    ()  第三百一十五章秦不失

    因为大家忙于施粥,倒也没有人太在意,不过旁边还是有人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孩子身边多了一个人。

    看去是一个老人,穿着一身依稀是道袍。慈眉善目,一张脸有着老人的沧桑,却又似乎看去很年轻。一身应该绿色的道袍,腰间挂着个酒葫芦,葫芦已油光发亮。

    穿着一双草鞋,鞋帮都已经磨黑了。道袍一角掖在腰间,下露出一条打着无数补丁,洗白洗薄的粗麻裤子,一边高挽着脚裤管。

    站在孩子面前,鼓励的看着摔趴在地上的孩子。头顶头发黑白相加,髮量也已经不是太多,简单盘在头顶,用一根发亮的虬枝穿着。脸型有些圆,微微带笑看起来很和蔼。

    令人搞笑的是颌下及胸长须,居然编成了一根辫子,也有及胸那么长。加上他圆圆的脸型,给人看起来似乎有些古怪。不过他看着趴在地下这个孩子,眼神中尽是怜爱。

    看着孩子几次想起来,居然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没有起来。紧紧的咬着下唇,抽噎起来。老道静静俯下身子,望着眼神不安的孩子。

    似乎感觉孩子看着,就伸出手在她头顶轻轻摸摸,说来也是很奇怪,老道抚摸孩子的时候,这个不安的孩子安静下来,静静的看着老道,也慢慢停止了哭泣。

    老道看着这个孩子,慢慢就地坐了起来,微笑着对这孩子摆摆手,在这个孩子面前晃了晃。也没有多少人注意这边,但是有些走不动好事的人,还是偶尔看过来。

    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家的,甚至没有人去管这个小孩,毕竟这里这种孩子实在太多。但是这个老道的出现,还是让有些人注意。

    毕竟这个时代,江湖上到处拐子很多,各地大量的孩子,被卖被拐甚至下落不明,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家不知道这个老道,这时候究竟想干什么,但是只觉眼前一花,顿时只见突然间,这个老道手里,多了一个白白的大馒头。不但这个孩子看呆了,一边围观的人也看呆了。

    人家知道这个世上,多骗子也多奇士,尤其像老道这种修真的人,往常那是可以修成神仙的人物!

    一时间大家似乎就都改变想法,以为这个老道是个神仙一流人物,看向老道的眼光完全不一样。孩子显然也是饿坏了,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馒头,似乎从馒头上闻到香味。

    可是看着老道手里的馒头,她居然没有张口,虽然口水直流,喉结上下乱动,眼睛里也满是可怜,但是没有像别的乞丐,和饿急了的人一样,向老道乞求眼前的大馒头。

    老道看孩子的神态,居然会心的笑了,不住的微微点头。随即慢慢把馒头,伸到孩子面前,慈祥的看着孩子,细声说:“是不是饿了,爷爷这个馒头,给你吃!”

    孩子迟疑了一下,微微把身子往后,甚至挪退了一些,随即慢慢爬起来,谨慎的看着老道,眼神里带着疑惑。

    最后可能实在无法,拒绝饥饿带来的痛苦。颤抖的伸出乌黑消瘦的手,刚刚伸到一半位置,对着馒头她忽然间又停下来。

    歪头看着这个慈眉善目的老道,可怜兮兮的说道:“真的给十五娘吃吗?”

    眼中闪过一丝,常人无法察觉的精光,居然有些悲天悯人的感觉。脸上神色滞留了一下,声音有些沉重,低声说道:“是的,孩子,爷爷变来就是给你吃的,来,快接着!”

    最后孩子终于受不了,黑瘦的小手颤抖着,伸出接住了馒头。看到老道一松开手,不由紧紧把馒头拿在手里,眼光紧张的看着老道,似乎害怕老道后悔,把馒头又要回去。

    看老道盯着自己,没有别的反应,她方低下头来,刚刚要伸到嘴边,她却又停了下来。似乎是想起什么一般。稍微停留了一会儿,随即似乎做了什么决定。

    老道自然发现孩子的举止,看她没有吃那馒头,而且小心把馒头,往自己胸口衣物里塞,放在烂布条一样的怀里,最后还是收了起来。

    这让老道愣了一下,不由轻声道:“孩子!你怎么,不吃呢?”

    孩子抬头看他一眼,眼神有些慌张和害怕,不由自主抱着小小的胸口,随即小心的说:“十五娘能忍住,还有弟妹没有吃!十五娘想拿回去,老爷爷,你不会要回去吧!”

    霎时间老道神色一滞,即使他早就波澜不惊,此时鼻子居然也有些发酸,看着这个黑瘦的小孩,眼睛居然有些迟疑,最后他没有吱声,却回头看着一个人,正缓缓走过来。

    “不会,当然不会的,孩子,爷爷给你的,怎么会要回去!”

    孩子没有听清老道说话,她已经爬起来,摇摇晃晃的但是飞快,往棚户里跑去,进了一间茅屋里去。

    “真人以为,一个馒头,一碗粥,可以拯救她!”来人一袭黑便服,长身玉立却长发披散,在这工地附近,身上一尘不染,和脏兮兮的老道,明显截然不同。

    看去不过三十来岁颌下无须,给人感觉大气舒服,天生有一股君临天下气势。老道没有马上回答,静静看着孩子进入的茅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片刻转头看向一旁的工地,淡淡说道:“工地上的人,好像被压榨了劳力。又好像这工地的未来,看似是岭南为了保护敬州城,兴建守城工事。未可厚非的是,至少可以让这些人活下来,也可以使得这些人,免除许多战事!”

    随即老道微笑看着黑衣人:“就像一个馒头,一碗粥。虽然救不了她,甚至这些人,至少暂时可以帮助她!如果有别的方法,也许就会脱离危险!不失兄,以为如何!”

    “真人大智慧!某需要,慢慢品味!”黑衣人静静回应。

    “多年不见真人!真人修为大成,想必早已至以气化形!”黑衣人淡淡看着老道,眼神恍若一粒星光,似乎想从老道表情和神色中,看出某些不一样的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