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3章 血池

凡人修仙传动画西瓜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52a8753b897f74dc/1635176784.html

    嗖!

    蟒袍老者想都未想,转身又遁入了房中。

    赵云脚踏风神步,一路追入,这是最后一个,不死不休。

    让他诧异的是,房中竟有乾坤,下面有一座地宫。

    蟒袍老者溜烟儿窜了进去。

    还好,他速度够快,在地宫门关闭的前一瞬遁入。

    地宫不算小,至少比柳家地宫大多了,堆满了金银财宝。

    蟒袍老者跌跌撞撞,直退到了墙脚,才咳出了一口血,“年轻人,给条活路可好,丹药、银子、秘术...凡老夫有的,任你挑。”

    “屠戮村民时,可想过给他们留活路。”

    赵云淡道,提着淌血龙渊,一步步逼来,杀意冰冷彻骨。

    然,走着走着,突闻脚下一颤,竟是有一道符在大地上刻出,类似于千丈符,只不过小要很多,能力却一样,有吸力与束缚之力,许是他太大意,踩了个板板整整,脚步被禁的一瞬停滞。

    正是这一瞬,一个铁笼子从天落了下来。

    不偏不倚,他被罩入了铁笼中,非一般铁笼,每一根铁棒上,都印着诡谲的纹路,与脚下的符咒,成相互对应,是加持禁锢之力,也是加持铁笼坚硬度,他一剑劈将过去,愣是没能破开。

    “追,怎的不追了?”

    见赵云被困,蟒袍老者站稳了,露了一抹狞笑,嘴角的鲜血,也燃灭干净,有伤不假,其实可忽略不计,之所以示弱,是为引赵云上钩,事实证明,他的示弱还是很管用的,赵云真就中了机关,以防万一,这个铁笼,这道符咒,可是他花了大价钱的。

    赵云不语,一剑接一剑的劈。

    龙渊与铁笼的碰撞声,铿锵也清脆。

    可惜,只有火光撞出,依旧未能斩断,也因脚下符咒,对他束缚力太强,使不出巅峰的战力,不得不说,这机关够霸道。

    “真灵小辈,莫白费力气了。”蟒袍老者冷笑,自角落走来,路过一杆乌黑战矛时,还随手拿了起来,狰狞面目上...又多了凶残,“一群贱民而已,死就死了,害老夫折了这么多兄弟。”

    赵云终是停了,只静静看着蟒袍老者。

    “黄泉路上好走。”蟒袍老者到了,露了嗜血的笑,一矛戳了过来,还有一句看似告诫的话,“下辈子,莫惹不该惹的人。”

    “怕是要让前辈失望了。”赵云淡道。

    此一瞬,他强开天武气势,震开了符咒的禁锢。

    老者一个猝不及防,也被天武气势撞得蹬蹬后退,满目难以置信,一个小小真灵境啊!竟还有这等底牌,竟能演出天武威势。

    咔嚓!

    他看时,赵云一剑劈开了铁笼。

    “真个妖孽。”

    蟒袍老者毫无战意,扭头又跑,并非往外跑,是往下跑。

    这座地宫还有玄机,一道石门大开,能见一层层石阶直通地底。

    轰!

    不等石门闭合,便被一剑劈开,瞬身追入。

    再往下,是一条昏黑枯寂的通道,形似墓道,且岔口非一般的多,赵云进来后的第一感觉...就是迷宫,是以阵法为根基的。

    嗖!嗖!

    两人一前一后,一如幽灵一如鬼魅。

    蟒袍老者玩儿了命的逃,赵云则死追不放。

    “你特么有病吧!追我作甚。”

    “你个龟儿子,还敢偷老夫东西,还回来。”

    “瞎说,我没偷。”

    错综复杂的通道中,并不平静,骂声颇多。

    乃八字胡和斗鸡眼小偷,不知因啥干上的,也是一个追一个逃。

    “还有其他人?”

    赵云没啥,倒是蟒袍老者,脸色难看的厉害。

    今夜,他这座府邸还真是热闹,前是黑衣刺客,跑来刺杀他;后是赵云,要为村民找他寻仇,待下来才知,竟还有俩活蹦乱跳的,听那大骂声,应该不是一伙人,这他娘的...从哪下来的。

    如此算来,至少四拨人。

    搞不好还有第五拨,只是他未曾察觉罢了。

    轰!砰!

    大骂声中,又多了轰鸣声。

    赵云追上了蟒袍老者,刀光剑影,一个真灵境,一个玄阳境,在昏暗通道中,战的如火如荼,不难得见,蟒袍老者一路都落下风,低估了赵云,也低估了赵云的实战能力,真真一个妖孽。

    “停。”

    这边,遁逃的斗鸡眼小偷豁的定了身。

    八字胡随后便到,手伸入了小偷儿的怀中,拿出了一颗灵珠,显然是他的,只不过,被那个手脚不安分的人才,揣进自个怀里了,若非人家地盘,情景不合时宜,定会找这货好好算算账。

    “谁在大战。”

    两人上下左右的看,能听见轰鸣声。

    大半夜的,乌七八黑,谁没事儿跑这来溜达。

    “老头儿,你是进来找啥的。”

    小偷一边听一边看,又一边问了一声。

    “都明白人,装啥糊涂。”八字胡说着,还趴在墙上听了听,确定是大战的波动,就不是不知,是谁在干仗,只知其中一方是蟒袍老者,那厮的气息,他记得颇清,另一方嘛!尚且不明。

    “早走为妙。”

    “那也得出的去才行。”

    两人聊着聊着,就颇感尴尬了。

    千方百计倒是下来了,没找着宝贝不说,还被困在这鬼地方,天晓得这是谁造的阵法迷宫,来回转了十好几趟,愣是找不着出口,也怪他俩道行太低,或者说眼界太低,至此未看出端倪。

    “此地不宜久留。”

    斗鸡眼小偷儿撒腿就跑。

    八字胡也未停留,找出口才是正道。

    轰!砰!

    斗战的轰鸣,未有断绝。

    蟒袍老者被锤的没脾气,一路都在逃,逃时还不忘触发机关,啥个毒雾、啥个飞刀、啥个箭矢...通道中布置了颇多,只为阻隔赵云追杀他的步伐,打了这么久,他是真打不过那个真灵境。

    “哪走。”

    赵云瞬身如风,又一次追到。

    蟒袍老者飞身后遁,甩出了一柄飞刀,飞刀上挂着一道雷光符咒,许是赵云追的太快,撞了个板正,那一道雷光极其的刺眼。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经常拿雷光符晃人,如今的他,也被晃的俩眼一抹黑。

    也怪他的天眼,瞳力至今都未恢复,不然多半能无视雷光符。

    “给老夫等着。”

    蟒袍老者未上前补刀,转身窜入了一个岔口。

    尽头,乃是是一个死胡同,或者说,在外人看来是死胡同,实则,另有乾坤,被他开了机关,有石门朝上升起,他一瞬窜入。

    待赵云追到时,石门已轰然降下。

    赵云冷哼,挥剑便劈,一剑霸绝无匹。

    石门的硬度,远超他预料,巅峰一剑竟未劈开。

    “是你逼我的。”

    这边,蟒袍老者咬牙切齿。

    这,还是一个地宫,地宫中没啥陈设,只有一座方圆百丈的祭坛,祭坛的正中心,是一汪血池,猩红刺目,有黑雾与魔煞缭绕。

    他想都未想,扑通一声跳了进去。

    血池本平静无波,因他跳入,顿起波澜。

    其后一幕,就颇为诡异了,成片的血池水灌入了他体内。

    唔...!

    闷哼声随之响起。

    蟒袍老者的面目,颇显痛苦,呜嚎惨叫声中,形态逐渐变了,灰白的长发,一缕缕化作血红,浑浊不失狠辣的老眸,变的暴虐嗜血,除此,便是一种诡异的魔纹,爬上了他的身体,便如似烙印,一道道刻下,打老远一看,此刻的他,像极了一尊魔头。

    他正蜕变时,突闻嗡隆声。

    传自东西两方,皆有一座石门升起,皆有人影踏入。

    并非赵云,而是八字胡与斗鸡眼小偷,本是在找出路,找着找着,便找到这了,而且,还是在同一时间...寻了开石门的机关。

    “哎呀?”

    “我去。”

    见地宫中景象,两人皆一声咋呼。

    也可能是蟒袍老者的形态...太过吓人,两人扭头就要跑。

    “尔等,走得了?”

    蟒袍老者冷哼,豁的抬手臂,皆五指张开,一手朝向八字胡,另一手则朝向小偷,掌心有漩涡呈现,有可怕吸力,刚转身的两人,又被齐齐吸了过来,难兄难弟,皆被蟒袍老者掐了脖颈。

    “这...就是魔家血池?”

    八字胡满脸涨红,剧烈的挣扎,找的就是这物件儿。

    另一边,斗鸡眼小偷也俩腿扑腾,也在找这血池,如今是找到了,只不过,这局面有点儿尴尬,掐的他眼珠子都快崩出来了。

    轰!

    也是这一瞬,另一座石门轰然炸裂。

    赵云也杀了进来,机关被反锁,是强行轰开石门的。

    见此景象,他不由皱眉,蟒袍老者的形态,像极了魔化状态,不过,他不是魔化,还有血池水,也并非是魔血,该是有大神通者,拘禁了魔的邪念恶念,以秘术融水中,才成如今的血池。

    “来的妙。”

    蟒袍老者一声狞笑。

    “去你姥姥的。”

    八字胡一声大骂,施了秘术,强行挣脱了束缚。

    斗鸡眼小偷儿也不赖,一个缩骨的秘术,溜烟儿窜走了。

    “谁都走不了。”

    蟒袍老者幽笑,单手结了印诀。

    顿的,整个地宫都嗡隆一颤,竟生生转了一下,无论是哪个出口,都被封了,无论是开门进来的,还是踹门进来的,都被堵这了,嗯...也就是赵云、八字胡、还有那个斗鸡眼儿的小毛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