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中世纪王者之路, 第113章 埃德萨免费阅读
第113章 埃德萨
    一时之间,在座的众人都忙着吃,谁也停不下来。

    而后仆人们又端上了,里面含有米、鹰嘴豆和香草的,名为“多唔噶”(dovga)酸奶冷汤;

    配着,由许多层面皮撒上榛果和核桃仁,加小豆蔻和番红花粉,在炉中烤到面皮酥脆的果仁蜜饼(pakhva)。

    于是哀伤的气氛被美食一扫而空。

    摆脱了思乡情绪的亲王托罗斯,大声喊着,叫着仆人给众人倒上oghi酒。

    他笑着说:“没有什么比饭后来一杯oghi酒,更令人舒坦得了。”

    于是包括小博希蒙德在内,众人一起举杯,向亲王敬酒。

    大家高呼“为了健康”,皆一饮而尽。

    随后在入口的一瞬间,小博希蒙德就“噗”得一下,把酒都喷了出去。

    然后他连声咳嗽着,脸上涨得通红。

    而坐在长木桌中央的夏娜,显然也和小博希蒙德一样,不适应这种比葡萄酒烈得多的蒸馏酒。

    她张大嘴“哈哈”地喘着气,双手对着嘴巴扇风,同时口齿不清地说着:“水、水,给我水,我嘴里着火了。”

    亲王托罗斯哈哈笑着,让仆人给那两人端上了清水,随后又让仆人给众人倒上一杯oghi酒。

    他说:“再喝一杯就好了。”

    罗杰不失时机地端起酒杯向亲王托罗斯敬酒,顺便搭上了话。

    他需要了解周边的形势,尽管之前收集过情报,但这些情报都是过时的,肯定不如身为地头蛇的亲王托罗斯知道的清楚。

    罗杰问道:“我们加泰罗尼亚佣兵团受雇护送亲王小博希蒙德前往安条克。

    “不知道从这里到安条克,这一路上是否安全?

    “比如说有突厥人或者其他的危险?”

    亲王托罗斯摇着头表示道:“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只管放心地走。

    “我们亚美尼亚和东边的安条克公国以及埃德萨伯国这两个基督徒的领地,都是顶要好的盟友,所以往东去的路非常的安全。”

    这个话唠亲王,一旦说起来就滔滔不绝,完全不再需要罗杰去提示或者询问。

    他吹嘘道:“要说早两年,沿途还有一些建造在险要山坡上的城堡,掌控在突厥人和希腊人的手里,时不时会威胁到途经的商旅,但这些年也都已经被我清扫干净了。

    “尤其是位于我们奇里乞亚亚美尼亚中部的西其斯特拉城堡。

    “统治该城堡的三个希腊兄弟是当年谋杀我们亚美尼亚国王加吉克二世的凶手。

    “5年前,我在基督徒兄弟们的帮助下,攻克了那座城堡,杀死了那三个希腊人,为加吉克报了仇。

    “我将那里改名为西斯城,定为奇里乞亚亚美尼亚公国新的首都。

    “毕竟那座城堡地形险要,又能居高临下地控制住整个阿达纳平原。

    “之后我依托西斯城堡,清扫了奇里乞亚境内所有反对我的势力,并且顶住了西面的希腊人,和北面的罗姆塞尔柱人的威胁,巩固了我的统治。”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吹嘘得有些过头了,这个话唠亲王喝了口酒,然后带着一丝腼腆说道: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基督教兄弟的帮助下完成的,缺了你们这些能征善战的基督徒,光靠我们亚美尼亚人,是做不到这些的,因为我们亚美尼亚人,并不擅长战斗。”

    然后这个话唠亲王又开始大肆地夸赞十字军的强大。

    他带着感动的语气说:“十字军是亚美尼亚人的救星。

    “依托十字军的干预,无论是直接的军事打击,还是建立了四个基督教领地,都保证了奇里乞亚的亚美尼亚人不再受希腊人和突厥人的威胁。

    “所以当天主的战士为圣地而战时,我们亚美尼亚人以无与伦比的热情、喜悦和信仰去帮助他们,给他们马匹、补给和支援,这是其他任何一个王国或民族都不曾做到的。

    “我们亚美尼亚人在圣战中展现出的崇高勇气和忠诚,也获得了十字军盟友的感激之情。

    “他们尊称我的兄长君士坦丁为‘英雄’,并尊他为奇里乞亚亚美尼亚公爵。

    “7年前我的兄长蒙召后,他们也认同我继承了兄长的公爵爵位。”

    罗杰和公爵托罗斯碰杯干了一杯酒,以示对公爵所言的认同。

    那公爵便得意了起来,他骄傲地说:

    “亚美尼亚人和十字军之间的友谊,那是没得说了。

    “我们还通过联姻增强了这份友谊。

    “我的大女儿arda嫁给了现在的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啊呸,这个混蛋!”

    亲王托罗斯猛地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干,他脸上带着潮红,气愤地说道:

    “我真是瞎了眼了信了这个混蛋,谁信他谁倒霉。

    “我和你说,你知道他的埃德萨伯爵爵位,是怎么得来的吗?”

    罗杰摇摇头,他鼓励着话唠亲王继续说下去。

    他对鲍德温这个“后爹”很感兴趣,毕竟到了耶路撒冷,他是要和那人打交道的。

    亲王托罗斯如同告密般,凑着罗杰耳朵说道:

    “这事情说出去不光彩,我一般不和别人说,我告诉你啊:

    “当时埃德萨是在塞尔柱帝国统治下的,塞尔柱埃米尔图图西一世,任命提奥洛斯为埃德萨的长官。

    “那个提奥洛斯是虔诚的希腊正教徒,他一接手埃德萨,就决定脱离塞尔柱人,和塞尔柱人公开决裂。

    “此后安条克和阿勒颇的塞尔柱人围攻埃德萨长达2个月之久,但在埃德萨的高墙面前无能为力,塞尔柱人不得不解围而去,提奥洛斯也就此自封为埃德萨领主。

    “然而面对塞尔柱人的持续威胁,提奥洛斯不得不求助于鲍德温的十字军部队。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到塔苏斯......”

    话唠亲王重重地跺了跺脚说:“正是因为鲍德温占据了塔苏斯,才让他出了名,得以被提奥洛斯知晓。

    “而那个时候,也就是9年前,鲍德温从我这里离开后,刚刚在阿达纳东面的马米斯特拉城,跟先他一步占据了该城的唐克雷德干了一架。

    “他们俩结怨,就是为了我们脚下的这座塔苏斯城,这事说来话长......什么,你已经知道了?

    罗杰和对方又干了一杯。

    话唠亲王继续说道:“他们那架打得可真够狠的,双方都损失惨重,兵力较弱的唐克雷德差点就被干掉了。

    “后来他们达成了和解,双方交换了俘虏。”

    “但是鲍德温元气大伤,偏偏这兔崽子运气好,提奥洛斯的使者在这个时候找到了他,邀请他去援助埃德萨。

    “鲍德温只带了200个骑兵,他没有更多的兵力了,去的路上遇到突厥人的阻拦,他还逃了回来。

    “第二次去的时候运气好,躲过了突厥人,让他顺利地到达了埃德萨。

    “鲍德温一到那里,立刻和提奥洛斯结成了联盟,还说服了提奥洛斯接受他为养子和继承人。

    “但很快,埃德萨当地的贵族,主要就是那十二个亚美尼亚长老,开始了针对提奥洛斯的阴谋。”

    亲王托罗斯又一次凑进罗杰耳朵悄悄地说:

    “有人告诉我,这都是经鲍德温同意而产生的。

    “随后城内便发动了一起暴动,迫使提奥洛斯躲在城堡内。

    “当时尽管鲍德温口口声声要保证他义父的生命,但暴动者在3月份攻破城堡时,鲍德温却没有任何实际的反应。

    “提奥洛斯及其夫人被抓获并被杀死,随后城内百姓承认鲍德温为他们的统治者。

    “鲍德温就这样建立了埃德萨伯国,成为了第一位埃德萨伯爵。”

    亲王托罗斯和罗杰又对了一杯,他咂着嘴说着“不说了不说了,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转眼又带着夸耀的口气说道:

    “还是说说我的二女儿吧,美丽的莫菲亚。

    “她也嫁给了埃德萨伯爵鲍德温,不过不是那个鲍德温,是接替那个鲍德温的,来自伯克的鲍德温。”

    “还有我哥哥君士坦丁的女儿,她是我女儿莫菲亚的闺蜜,说是要陪着莫菲亚,于是嫁给了伯克的鲍德温手下的大将约瑟林。

    “所以说我们亚美尼亚人和十字军盟友的关系,那是绝对绝对好的。”

    这时候总管跑过来打断了亲王的叙述,他带着歉意说道:

    “抱歉,亲王殿下,门外有一个自称是加泰罗尼亚佣兵团副团长的贵族,他说他叫丹尼,说是有要事,要见他们的团长。”

    罗杰忙说:“那是我的手下,请允许他进来。”

    亲王托罗斯豪爽地说道:“当然可以,这没问题,来人,再加张椅子,把酒先满上。”

    急匆匆跑进来的丹尼,却并没有坐下吃喝,他凑到罗杰耳边说:

    “团长,我们碰到了一些麻烦。

    “市场里的官员,允许我们购买所有的必需品,但却禁止我们买马。

    “他说马是紧俏的军需,不是常规的必需品,必须得到上级的许可才能买卖。”

    罗杰点点头,他让丹尼先坐下吃点东西。

    然后他转向亲王托罗斯请示道:“尊敬的亲王殿下,我的部队在经过罗姆人领地的时候,和他们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损失了大量的马。

    “您能否给我们出一份许可,让我的部队能够在你的城市里面补充急需的马匹。”

    亲王托罗斯有些为难摸着下巴上的胡须说:

    “要说平日里,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我们亚美尼亚人一向都是支持基督徒兄弟们的。

    “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有些不方便。

    “我的女婿,埃德萨伯爵鲍德温,也要采购马匹,他向我预定了市场里面所有的马。”

    罗杰问:“他是不是已经付了钱了?”

    亲王托罗斯说:“那倒没有,他只是口头预定了。”

    罗杰说:“我们可以付现钱,真金白银,当场一次付清。”

    亲王托罗斯有些心动,他问:“你要多少,如果数量少的话,我就让他们匀几匹出来。”

    罗杰回头和丹尼对了一下眼,然后他说:“我们要300匹。”

    亲王托罗斯快速地摇着头说:“那绝不可能。”

    罗杰不死心,他强调道:“我们可以出高价,付现钱。”

    亲王托罗斯拒绝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亚美尼亚和埃德萨伯国,是坚定的盟友。

    “除非我女婿亲口答应,否则我绝不可能违背他的要求。”

    罗杰无奈地叹了口气,他闷闷不乐地和面带歉意的亲王对了一杯酒喝了。

    随后又闲聊了一会儿。

    突然,罗杰灵敏的耳朵,听到大厅外传来女人的哭泣声,伴随着一个男人低沉的咆哮:

    “都怪你,要不是你答应带她出来看海,怎么会碰到这种事情。

    “都是你平日里太过宠她,她说要看海,你就带她来看海?

    “她要是像她姐姐梅利桑德一样,乖乖待在家里,哪会出这种事?”

    那女人呜咽着说:“我也是听她说的可怜,那孩子说她自打出生就没见过海,就想看看海的样子。

    “我想着,正好你要过来,顺便也带她来看看外公,谁知道......呜呜......”

    “哭,就知道哭。现在女儿落在海盗手里,你满意了?”

    “啊,我可怜的女儿啊......呜呜......”

    “那些该死的海盗居然开出了50磅黄金的赎金,真是见鬼,哪有这么贵的?

    “原来说好的20磅黄金,才一个晚上,突然就涨到了50磅,这帮黑心的混蛋!

    “算了,不过是一个次女,值不了那么多钱,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啊不要啊,她可是你亲生的女儿啊......呜呜......”

    “我说算了,不要了,反正落在海盗手里,贞操肯定是保不住的,就算赎回来也是嫁不出去的,你就当她死了吧,我们这个女儿不要了!”

    那女人只是哭哭啼啼,无助地哀嚎。

    罗杰听到男人的咆哮和女人的哭泣越来越近。

    随后大厅门被打开。

    一个中年的妇人,长得和亲王托罗斯有些相像,她飞奔着,跑到亲王跟前跪下,抱着亲王的腿就开始哭诉。

    而同时,一个身穿锁之甲,头戴护鼻铁盔,一脸坚韧的男子,带着一个和他相同打扮的将军,和几个护卫,也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