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树蛛

凡人修仙传排名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6392540d/1635178548.html

    “银鲤鱼?红烧鲤鱼?”

    陈望平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以前吃小鲤鱼的时候喜欢先用油煎一下外面。

    煎好的鱼皮酥酥脆脆的,就算是红烧也会很吸汁水,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而且银鲤鱼还带了一个皮肤锻炼效率提升的特效,这下吃起来更有动力了。

    陈望平拿出几条蚯蚓,重新挂在鱼钩上,再次甩竿垂钓。

    这次,他准备继续钓银鲤鱼。

    “嗖嗖嗖”

    两个小时后,储物格里多出了十三条银鲤鱼。

    陈望平晃了晃有些发酸的手腕,收起狼筋钓竿,拿出一大块熟狼肉吃起来。

    刚吃了没两口,他突然听到了空中的呼啸声。

    陈望平:“.......”

    不会吧,都这么远了。

    他收起熟狼肉,拿起电缆在头顶上挥舞起来。

    几秒后,熟悉的铁灰色身影再次翱翔到陈望平面前的树枝上。

    跟之前不一样的是,这次的金雕腹部有一个正在缓缓流血的伤口,羽毛也凌乱了许多,看起来像是刚经过一场大战。

    “哔,哔哔,哔哔哔哔。”

    听着金雕口中发出这一串宛如发电报一样的雕语,陈望平迷惑了。

    啥啊?

    不可能是什么摩斯电码吧?

    那玩意他以前知道的时候跟朋友玩过几次,可现在都忘的差不多了。

    话说回来,这金雕的叫声听着还挺有意思的。

    站在树枝上的金雕眼中十分人性化地流出一丝无奈,它抬起爪子冲着陈望平比划了一下铁板的形状,示意还想要吃铁板。

    陈望平噢了一声,把两只手比成兔子耳朵的形状放在头上晃了晃,“想要铁板可以啊,兔子呢?”

    金雕指着腹部的伤口,又指了指远处,似乎是在说先让我吃铁板,待会再给你抓兔子过来。

    陈望平看了一眼雷达,金雕这次的伤势还挺重的,红点明显暗淡了许多。

    不过他依旧没有干掉金雕的想法。

    开什么玩笑,一来金雕的肉可能还没有兔子好吃,二来金雕现在还是可以飞的,自己追也追不上。

    “行,那先给你吃两块,待会你可要还兔子过来。”陈望平从储物格中取出两块铁板,朝着面前扔去。

    金雕点了点头,凌空扑下,站在铁板上迫不及待地大口大口撕咬着铁板。

    坚硬的铁板在它嘴里就像是馒头一样。

    而且更神奇的是,随着金雕的进食,它腹部的伤口也迅速被一层泛着金属光芒的角质层包裹住,很快就不流血了,连带着它的脸色也好了许多。

    “怪不得说铁锅能补血,我看吃铁板补血效果更好。”陈望平一边挥舞着电缆一边感慨着。

    吃完两块铁板,金雕的伤势也好的七七八八了,它冲着陈望平感激地点了点头,随即振翅一挥直接飞向天空。

    “哎,别忘了我的兔子!”

    “哔!”

    陈望平看着金雕的背影很是迷惑,这动静怎么听怎么奇怪。

    他也吃饱了,准备再钓会鱼。

    可他一转头,脸就黑了。

    兴许是金雕的气息过于强大,周围的溪水表面一条鱼都没有了!

    要么沉底要么跑远。

    这下没法钓鱼了。

    陈望平无奈地收起钓竿,准备换个地方再找点好东西。

    黄昏森林里好物资可真多啊。

    拿着手炮,陈望平谨慎地沿着溪水继续朝下游走去。

    十来分钟后,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窸窣窸窣的声音。

    这声音竟然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听起来极为渗人。

    陈望平瞄了一眼雷达,发现自己头顶身后侧面都有黄豆大小的红点在迅速接近。

    他毫不犹豫,转身拿起手炮瞬瞄了三枪。

    “嘭”

    枪口飞出的霰弹宛如天女散花一样打在一只脸盆大的青色蜘蛛身上,一下就打出了许多绿色的恶心黏液。

    它头顶上五米多长的血条也瞬间少了一米多。

    除了这只青色蜘蛛外,陈望平的头上和侧面也有两只脸盆大的青色蜘蛛迅速爬来,它们的蜘蛛足上闪着阴暗的绿色,显然是有毒的。

    陈望平脸色一变,“三只树蛛?还都是两级的?”

    先前他在异兽大全里见过树蛛的介绍,这种异兽专门栖息在毒树上,用毒树汁水淬炼蜘蛛足和蛛丝,一旦被毒蜘蛛足戳到,非死即残,而且还喜欢团队作战,偏偏身上又没什么可以值得采集的部位,堪称是二级异兽中最恶心的一种。

    眼看已经被它们包围了,陈望平拿出五发手雷朝着脚下不动声色地抛去,紧接着,他不退反进,主动拿着手炮朝着先前打伤的那只树蛛迎面就是两枪。

    “砰砰”

    接连两枪打在迎面树蛛身上,直接打的它汁液乱飞,血条骤降一大截,眼看就剩下血皮了。

    看着飞过来的汁液,陈望平早有准备,拿出电缆一边注入能量一边宛如大风车一般将电缆挥舞起来。

    “滋啦滋啦”

    飞溅过来的汁液在电缆上打出阵阵火花,瞬间就蒸腾消失不见。

    抢出宝贵的距离后,他不等树蛛反击,再次对准树蛛的腹部连开三枪,直接打死这只迎面树蛛,强行破开了包围圈。

    先前在他头上的那只树蛛和侧面的树蛛眼看同伴濒死,连忙挥舞着八只长长的蜘蛛腿试图追击过来。

    然后就在它们汇聚在陈望平原来位置的时候,五颗手雷起爆时间到了。

    “嘭!!!!”

    五颗手雷的爆炸声汇聚成一道巨大的声响。

    无数散开的弹片打在树蛛身上。

    虽然树蛛坚硬的蜘蛛足挡住了一部分弹片,可依旧有一些弹片划到了它们脆弱的腹部。

    吃痛的树蛛狂怒,齐齐撅起腹部,朝着陈望平挥洒出一大片泛着青色的蛛网。

    蛛网飞行速度极快,瞬间就飞到了陈望平的头顶。

    陈望平不慌不忙地挥动电缆挡在头上,全力释放体内的雷电能量。

    “蛛网?不过就是蛋白质和水而已!给爷消失!”

    “滋啦滋啦”

    面对其他猎人无往不利的毒蛛网在陈望平的电网面前全都变成了焦黑的一截截小黑炭。

    “现在该我了。”陈望平拿出手炮对准受伤较重的那只树蛛用力扣动扳机。

    “咔咔”

    请填充霰弹

    陈望平:“........”

    什么破枪!才八发子弹!

    老子以后要玩加特林!

    突然,天空中浮现出一阵熟悉的声音。

    “哔哔,哔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