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郭怕肥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第一百章节 有持无恐,内容摘要:自从临江县的李县令上任后,这几年间,只要是不安份的纨绔们,这县衙吧,基本上都来过那么一两遭,厉害的,那是一年来上几回,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类的重罪,没几天就能回家,损失点银子的事而已而纨绔们知道县衙认银子后,比如当街调戏个民女,打架时损坏了小贩们的货物,或者不小心打砸了临街铺面的财物这等轻罪,运气好当天就能回家,他们更加肆无忌惮起来运气好,县衙说不定还能为他们作主,这次不用出银子才能回家不说,还能把那小子关牢里吃几顿牢饭呢
第一百章节 有持无恐
    自从临江县的李县令上任后,这几年间,只要是不安份的纨绔们,这县衙吧,基本上都来过那么一两遭,厉害的,那是一年来上几回,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类的重罪,没几天就能回家,损失点银子的事而已。

    他们这样的人还能缺银子?

    反正各家都习惯了,管不住儿子就留不住银子。

    而纨绔们知道县衙认银子后,比如当街调戏个民女,打架时损坏了小贩们的货物,或者不小心打砸了临街铺面的财物这等轻罪,运气好当天就能回家,他们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他们是纨绔,又不是真恶人,杀人放火伤人性命这等事情,只要不是坏的流油的,他们也不会干。

    李县令出身齐国公府,那是开国封爵的老牌世家,世袭罔替的爵位,人家只要不谋反叛国,那这爵位可与大夏齐寿,人家固然不会卖他们这些世家纨绔子弟的面子,但也不会真心与他们计较。

    李行简这狗县令当的吧,他只认钱。

    说白了,这些纨绔们其实心里还挺得意,瞧瞧临江县的公共设施造的多好?往来南北商,谁不夸一句?

    这些银子,大部分是他们出的嘛。

    虽然出银子的方式不值得讲究,但这也改变不了他们也曾为临江这片生养他们的土地,做过贡献的事实!

    这回不过是打架,而且他们还是受害一方,进了县衙又能怎地?运气好,县衙说不定还能为他们作主,这次不用出银子才能回家不说,还能把那小子关牢里吃几顿牢饭呢。

    因此熟悉流程的这几位,连嚷嚷几句都懒得嚷嚷,毕竟身上疼着呢,老老实实的被巡城司衙役和捕快们押着去县衙。反正县衙挺近,走不了几步就到。

    他们心里还觉得姓辛的傻,嚷嚷什么啊,省点力气不好么?

    好像你嚷嚷几句,就能让这些该死的巡城司和巡捕房的土匪们高看你一眼似的。

    我们卖你这个郡王府嫡子,皇室宗亲的面子,人家县衙未必认啊。

    李县令那滚刀肉更未必认。

    人家齐国公府那是世袭罔替的爵位,表面上没有郡王府地位高,可人家齐国公府扎根在京城,论简在帝心,还真未必是你一个藩地的郡王府能比的。人家那爵位,可比郡王府保隐,你郡王府的王爵,可不是世袭罔替。

    咱是纨绔,但咱有点格局有点脑子成不?

    再说了,你是金陵郡的郡王府,咱们清泽府可不属于金陵郡,咱们清泽府所属郡城没郡王,离的最近的郡王府是升州棣郡王府,和我们至少距离还近些,跟你们金陵郡又没啥关系。你们康郡王府的手,可伸不到咱清泽府来。

    都这时候了,被打的这么惨,面子丢尽了,不该悄莫声的让这事过去么?

    偏你嚷嚷的声音比谁都大,好像不嚷嚷的让人知道你这康郡王府的嫡子叫人打了,不把康郡王府的脸都丢迟,还对不起你这一顿打似的。

    早知道你是这个这么没脑子的货色,都懒得搭理你。

    完全没有投资价值嘛。

    纨绔们面上老老实实,内心疯狂吐糟。

    吐糟完大家才发现,卧了个大糟的,咱们这些人里,最不是东西的崔瑰,竟然完好无损?

    合着我们被打的时候,你在划水?

    果然这小子从来就不是个好东西!

    以后不跟他玩了。

    你坏归坏,但连表面上的有难同当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以后还要不要做兄弟?谁还愿意搭理你?

    李家那个嫡幼子论坏不比崔瑰差,同是临江顶流豪门,他又不需要拍这家伙的马屁,这会儿心里最生气,崔瑰这狗东西真是不当人子,你以为你能逃得了一顿打?哼,出去后我不找人套麻袋打你一顿,不让你伤的比我还重,我跟你姓崔!

    这里头也有人眼尖,发现他们这些人都被拘押了,可打人的那小子,还有那两小娘子,安然无恙,巡城司衙和捕快们,竟然完全没有押送他们的意思。

    这就过份了!

    有个胆子大的还大声责问:“我们是被打的,都被打成这样了,你们凭什么只收押我们,放着这几人不管?你们这是遁私枉法!我们不服。”

    “哟,您都会用成语了?瞧您这话说的,我们来时,也没看到人家打你们呀,就看到一群人围着,你们都躺在地上叫唤呢,你们打架是实锤没跑的,但这跟谁打的,我们不得了解一下情况?说不定是你们内哄互殴呢?”巡捕房领队笑嘻嘻。

    不过说到这,他突然正了脸色,郑声道:“但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我们巡捕房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围观民众大声叫好。

    领队心里很乐呵,宣传一下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方,是严谨执法,是不畏强权,是属于维护老百姓的利益的,这利于以后开展工作嘛。

    县令大人教的就是好,他们名声这几年可好了。

    老百姓们爱戴起来,往日里走大街上都有小商贩们往他们怀里硬塞瓜果吃食,有时候甚至就是几根葱一把芜荽,东西是不值钱,但这叫人心里美呀。

    等叫完好,巡捕房领队才假假的上前询问被指认打人的猴哥:“这几人指认你打人,你可认?如果人是你打的,请跟我们去一趟县衙,说清楚打人事由,再判定你是否有罪。”

    猴哥可不想妹妹也跟着自己被押送,可这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说白话人不是他打的嘛,便点头应道:“是。”

    人家都说了回县衙说清楚为什么打人,所以这会儿不必解释。

    而且人家又没一上来就给他定罪,还说让他去说清楚打人的事由,这不就是已经认定,他不是无缘无故打人,话都是偏着他说的么?

    猴哥觉得这些捕快真是好人啊。

    猴哥不让妹妹们开口,一挥手阻止要说话的灵素:“你看好妹妹们,去县衙外头等我出来。”

    说着,又阴测测的看了那群纨绔一眼,冷笑一声后,跟着捕快们走了。

    七寻几个虽然不担心猴哥,但也不能自己去吃饭,把她们亲爱的大圣哥哥丢县衙去呀,因此也缀在后面,一起往县衙去。

    灵启很担忧,问小五爷:“不会真把昊弟抓走吧?”

    小五爷显然知道的多些,摇头道:“昊儿......他大概是修者,凡人主动挑衅,他打了也是白打。顶多就是有点小麻烦而已。没事!”

    要不然,昊儿这小子不会这么有持无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