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晋升 “现象”
    当两个妖魔把“岐山君”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尧言直接一巴掌把两个妖魔放倒。

    他其实并不需要他们说什么,想要获取情报,直接吞**神就好了。

    而后.....

    鸦群从尧言附身的湖君身躯中涌出,涌入了两个妖魔的身躯中。

    “污染”。

    尧言当然没有直接杀掉这两个妖魔。

    好歹也是两个......怎么说呢?

    柴火?

    想不起什么好的比喻的尧言,用上了这个词。

    不过,尧言并没有停留。

    带上两个妖魔,尧言回到了之前野猪的位置,将那只被削成猪棍的妖魔一同带走。

    虽然他答应了两人要吸引注意力,但他可没有直面危险的打算。

    思念规模只有实在层次的他,既然并不打算以污染那岐山君再吞食为目标,也就没有直面那岐山君的想法。

    先把这几个妖魔污染吃掉之后再说吧。

    .........

    一天之后。

    画面流转,贫苦人家无粮可食,家养的狗咬死主人,将主人全身血肉脏器吃了个干干净净后,被追打未死,逃出村外的光景在他眼前闪过。

    记忆闪烁,一只蛇舅母被一位丹青士绘为美人,广为流传,因画得慧成为妖魔的履历映入眼帘。

    浮光流转,一普通野猪数次被樵夫所见,广为传之,化为妖魔的平淡经历被尧言所得。

    一幅幅交织的景象,并没有激起尧言哪怕一丝情绪。

    他的注意,集中在自己吞食了这一个个妖魔被他污染后的部分。

    宛如阴影般朦胧、虚幻的力量,随着精神碎片一同被吞吃之后,化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让他那乌鸦般的身躯微微膨胀。

    尤其是那白眼犬所提供的污染最多。

    伴随着一幅幅化为妖魔的白眼犬颠倒黑白,将自己描述成被人迫害虐待不得已反抗杀人的景象,伴随着白眼犬扮可怜诱杀好心人的景象流过眼前,尧言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充实感。

    除了这异常鼓胀的感觉之外,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情况发生。

    并且......

    思索了片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原本分离出去的那群小乌鸦,包括黑白怪鸦和大嘴鸦,都被他招了回来,融入了身体之中。

    几乎是瞬间,他感觉到那股过于充实的力量,有了去处。

    肉眼可见的,大嘴鸦和黑白怪鸦的身形变得清晰了些许,身上的细节也多了些许。

    而相对的是.....

    自己的身形,变得愈发模糊了。

    但是,他并未感觉到有什么危险之类的状况。

    而是......

    与这两只乌鸦的联系更为紧密了。

    如果说之前只是肢体毛发般的感觉的话,现在就仿佛内脏一般。

    似乎想到了什么,尧言将乌鸦分离了出去。

    而在分离的那一刻,原本应该存在于原地的、他的身体,不见了。

    “尧言”,失去了实体,失去了“实在”。

    而相对的,是他能够感觉到,大嘴鸦和黑白怪鸦,就仿佛他的上半截身体和下半截身体一样。

    原本“独立存在”的他,已经消失了。

    他仿佛本身已经成了一种.....现象?

    只要大嘴鸦、黑白怪鸦还有其他的小乌鸦继续存在,那么他本身就会继续存在。

    只是,他没有了一个有形的实体。

    怎么说呢?

    一即多,多即一?

    这些乌鸦们整体构成了他,他本身就是这些乌鸦。

    原本那个剧本单独的形体,孤立的“尧言”,已然不存在。

    奇妙。

    纵使无法激起他哪怕一丝情绪,对于这种未曾感受过的存在形式,他还是不由得有了“奇妙”这种想法。

    这就是“现象”?

    “实在”、“现象”、“效应”、“规律”、“真理”、“规则”六个规模层次之中的“现象”?

    尧言不由得再次仔细地感应起来。

    而后,他也确信了自己的变化,也搞明白了自己和之前相比,有什么样的区别。

    最显著的一个区别,就是......

    处于“实在”的规模层次时,只要把他的有形实在,也就是之前那朦胧的乌鸦形象消灭掉,那么他就会死。

    处于“现象”的规模层次时,必须要将他的每一部分,将每一只乌鸦都消灭掉,他才会死去。

    那么.....“效应”呢?

    尧言忽地起了好奇心,效应层次上,会是如何?

    一边感受着这种没有独立实体,但每一个部分都是完全的实体。

    准确地说,这并不是代表着他的身体分散成了这里的每一只乌鸦。

    他是“完整”的。

    哪怕这些乌鸦被消灭了一只、两只,甚至只剩下一只,他也是完整的。

    他的记忆、思维,都是完整的,不会因为乌鸦被消灭而缺失。

    并不是简单地把自己分散成了多个部分。

    只有组成他的所有乌鸦都被完全消灭的那一刻,他才会消失。

    亦或者说,他只有“死”的状态,没有“残缺”的状态。

    他的部分就是整体,整体也是整体。

    又或者说.....他的部分就是整体?

    从逻辑上有矛盾,但又确实如此。

    这种奇异的感觉,带给尧言新奇感的同时,又让他对“效应”的规模层次有了期待。

    而且.....

    他思索了一下,大嘴鸦和黑白怪鸦分离了开来,黑白怪鸦直接飞出了黑鼍湖君的身体。

    与之前不同的,相当奇妙的感觉。

    虽然之前能够操作小乌鸦们离开身体远程行动,但那种感觉和现在不同。

    之前,只有当自己把所有乌鸦都融入身体时,他才能达到现在这种状态,让乌鸦们真正地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现在......

    怎么说呢?

    不是通俗所说的“分身”之类的。

    黑白怪鸦可以当做他的左手,而大嘴鸦则是他的右手。

    两只乌鸦无论距离多远,他都会得到实时的反馈。

    与真正的手脚相比,甚至还要更胜一筹,没有丝毫延迟。

    并且,与真正的手脚相比,两者之间没有、也不需要有形的连接。

    比起“实在”层次,现在应该是到达了“现象”层次的他,已经没有了要害可言。

    “真是奇妙。”

    未曾体验过的感觉,虽然无法激起他的情绪,让他失去了好奇心奖励的爽感,但这种体验,对他来说,却依然奇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