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岐山君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笔趣阁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4ed9754c7bc77b148da39601/1635181784.html

    在等待自己的力量污染这只原貌应该是野猪的妖魔的精神时,他也在思考一件事。

    那就是“污染”这个过程。

    一开始,他还以为污染是像用酱料给食物着味,像颜料在水中扩散那般。

    但如果是这样,这些“酱料”本身就来自于他,吃回来的确不算亏,只是吃下的食物会在消化后增长力量。

    不过,现在,在有时间仔细观察比对之时,他发现这个例子并不太准确。

    他注入的力量本身就那么多,并没有扩散稀释。

    更准确地说,他的力量应该是火焰?

    而目标的精神是柴,被火焰点燃的柴,火焰会不断扩散,直至烧尽所有可燃的部分。

    他的力量会污染这个野猪妖魔的精神,但他的力量也只是一开始的那一部分,没有什么稀释的状况。

    从这种状况来说,原本的“精神”,和他现在的“精神”实质上已经不是同一种东西了。

    只不过,这“火”,烧的有点慢。

    感知了一下这野猪妖魔精神的转化速度,想要完全转化成功,按照这个速度,一天的时间是决然不够的。

    但,一个妖魔的精神里,可不是全身上下都能够被转化的。

    思考了一下,他直接咬断了这野猪妖魔的四条腿,打算把这妖魔留在这里慢慢“烧”,自己去找其他猎物去。

    希望这野猪不会被其他妖魔给直接吃掉。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忽地听到另一个方向传来了几声轻响,像是什么东西摔到了水里。

    ......

    几个孩童正眼神呆滞地向着河中走去。

    而在河的对岸,一个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女人正对着他们招手。

    然而,若是绕到女人的背后,就能够这女人身后那生满鳞片的背部和一条长尾。

    就在其身后,一只眼眸发白的怪犬,出声道:

    “为何要弄得如此麻烦?真觉着岐山君不让食人?”

    他说出话的时候,那招手的“女人”,背部露出一张兽脸来:

    “我当然知晓岐山君非是如此,只要我们不因食人给山君招来麻烦,就无事。”

    “但岐山君最是厌恶人类,看见就反胃,我们若是明目张胆,让山君知晓了,就算未曾见着我等,也怕不是要让那叽叽喳喳的雀三妙过来,把我们赶出岐山个把月,直到山君闻不到人的味道才能回来。”

    两个妖魔小心翼翼地压低着声音,那眼眸发白的怪犬这时也道:

    “好歹你也不蠢。”

    “据我所知,岐山君厌恶人类的原因就是刚成妖魔时,吃的太多了。”

    “人肉偶尔打打牙祭还好,精肉太少,肥肉太多,就算寻常野兽也不喜食人,我们是成了妖魔之后,吃食都学着人各种精食,少说也要做成臊子,但精食惯了,偶尔也需要吃点糙肉。”

    白眼的怪犬笑了声,看了一眼那几个孩童:

    “胖子太肥,瘦子太干,老的太柴,不然也不会挑这种细皮嫩肉的小东西。”

    说着,怪犬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今天我都豁出去了,扮了野狗诱来了这几个小娃子,今儿个怎么说也得让我打打牙祭。”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是脚下有点滑,一个孩童摔倒在了水里。

    突兀扑通的一声响,让两个妖魔都吓了一跳。

    不过意识到没有其他状况的时候,两只妖魔立刻松了口气。

    而那背部生出怪脸的“女人”,这个时候被杀的怪脸也说道:

    “就不继续引了,反正就这点距离,我直接上去抓了。”

    “行行行,别让他们喊出什么动静来。”

    白眼的怪犬不耐烦地甩了甩爪子。”

    闻言,那妖魔也没什么情绪,嘿嘿笑了一声:

    “能出什么动静?虽然比不上山君和几个”

    背上的怪脸缩回,随即,它“正面”那如同女人般的样相,忽地翻起——

    那如女人般的样貌,赫然是它身上无数鳞片翻转折叠形成的图样。

    这突然的变化,还有那股“和善”气息的消失,让包括刚刚摔倒再站起的孩童,一众孩童齐齐回过神来,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而很快,这些茫然就变成了惊慌或者恐惧。

    因为前方那如蛇如蜥般的怪物,已经一扑而出,向着他们扑将过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轰隆!!!

    旁侧的水面下,一道巨大无比的黑影猛地扑出,一张巨口咬住了那蛇蜥般的妖魔。

    巨大无比的身躯轰然落地,粗壮的脚爪砸在了河滩上,那几个孩童也被震倒在地。

    但是,看到这怪物的时候,孩童们更加慌张了,在惊慌不定的喊叫声中,孩童们手脚并用地从河中爬起,大概地向着来时的方向逃去。

    足有三丈的庞大身躯显露之时,那白眼怪犬面上也浮现出了惊诧的神情:

    “你、你、你是何方妖魔!此地是岐山!”

    它并不认识这个妖魔,他的印象中,岐山少有水生妖魔,更不要说如此庞大的了。

    但是,在说出“岐山”的时候,它那抖糠般颤动的身躯也微微镇定了一些,似乎“岐山”这个名头给它带来了极大的信心。

    而对方没有动作的情况,也毫无疑问是被镇住了,妖魔九君之一的岐山君,没有哪个妖魔是不怕的!

    在岐山君名头带来的信心中,白眼怪犬振声道:

    “岐山君——”

    然而......

    轰!!!

    鳄爪拍下,尧言直接给这聒噪的狗东西砸翻在地,狗腿都在咔啦的骨碎声中被直接拍成了一滩烂泥:

    “闭上嘴,不然死。”

    说着,他的另一只鳄爪将嘴里那被利齿贯穿身体的蛇蜥妖魔取下,砸在了地上。

    在血肉飞溅中,他出声道:

    “来,给湖君我好好说说你们的岐山君,就刚才那段,说清楚点。”

    湖君!?

    “君”这种称谓所代表的意义,两妖魔自然是知晓了,而刚才它们毫无反抗能力被压制的状况,也让它们对这种说法不由得多了几分信任。

    而且,刚才?

    刚才自己说的话被听到了吗?

    难道说......

    就是因为自己说了岐山君的事情,才引来了这“湖君”?

    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后悔不已的怪犬颤抖着回应:

    “岐山君......”

    俯首低头的两个妖魔,并没有看见,尧言附身的湖君,那狰狞的面孔上的神情。

    看着他们的视线,就像是在看着两具尸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