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石见玉显

凡人修仙传看起来无聊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770b8d77676565e0804a/1635180682.html

    故意在那个道家子弟眼前来的一出黑鼍湖君食人戏,又把那本高老头关于湖君的野史话本留下,总算生效了。

    尧言能够感觉到,与之前相似的力量,准确地说是“灵力”,增强了。

    虽然很可惜,并不是他所要的,直接属于他本身的力量,而是依附在这黑鼍湖君身上的灵力。

    但,也聊胜于无,至少可以帮助他在这个世界更好地行动。

    接下来的一周,尧言专注于“人前显圣”,以湖君之身在百泽湖周围有人的地方显现。

    不过......

    百泽湖的人太少了。

    他做了一个决定。

    尧言看了一眼之前湖畔小屋的方向,顺着驹河而上。

    .......

    顺着驹河而上的过程中,持续十天,尧言不断故意地在各种人的视野中或大或小地显露出踪迹。

    “凶兽”、“河中怪物”、“驹河大妖”之类的称呼,随着河中有凶物的传言不胫而走。

    笼罩在尧言身上的灵力越来越多。

    他的身形外表,也向着更加狰狞、凶恶的方向发展。

    原本已经逐渐恢复黑鳄之形的黑鼍湖君身躯,现在让人看来,虽然不复其记忆中的鼍龙之形,但也已经很难再以视作寻常鳄类。

    他也没有忘记为怪鸦,为他一手杜撰的“盛王所饲奇鸟”显圣。

    只是换了地点,没有让两者出没的地点靠在一起。

    凝聚到他身上的灵力,让他体会到了湖君记忆中那种轻而易举地咬碎湖底巨石,尾巴一甩劈裂金铁的感觉。

    只可惜这些力量并不真正属于他,而是这个世界的规律所流转的一部分。

    就算真的属于他,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没有了灵力的来源,也只是变成了一次性的消耗品。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尧言就已经摆脱了这种强大力量带来的一些想法。

    不过,在他肆意散播传闻之时......

    ......

    千驹泽。

    驹河的另一条分支蓄起的小湖,与百泽湖相比,的确小的可怜,但也因此,有四五户渔猎人住在附近。

    尧言在湖泽中短暂休息,又一次准备通过这些人将驹河恶妖的消息传出去的时候,忽地,他神情一动,巨大的双目随着头颅浮出水面,望向了湖畔。

    在湖畔上,一男一女两人,正站在湖畔,望着他的方向。

    石不见、玉不显。

    正是之前与他、老贾一同来到这个世界后见过一面的黑袍人。

    这一男一女,就是他们之前附身的此世人身。

    尧言思绪微动,一只身形黑白交织、外表狰狞凶恶的怪鸦,从这巨大的湖君身躯中飞出。

    而看到怪鸦的那一刻,两人的表情微变:

    “果然是你,乌鸦。”

    确认了在这附近闹出大传闻的源头是与自己一同到来的污染体之后,两人示意了一下,进入了千驹泽附近的小树林内。

    进入树林之后,其中那眉角轮廓分明的男人,望着怪鸦道:

    “乌鸦,你可是做了个好事,让大盛各部尽知这驹城附近,有一大妖魔存在。”

    早已摸清了这个世界的规律法则,取得灵力的是石不见,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眼前怪鸦身上凝聚的灵力之强。

    比起刚才所见那湖君要弱不少,但是,他关注的不是这个,而是这怪鸦的精神实体,已经膨胀了不少。

    对方已经进行了污染收割,获得了成长。

    动作之快,是他也未曾想到的。

    而对于他的话,尧言并没有太大反应,但也意识到了对方的态度有些不友好,直接回呛了一句:

    “说话那么文绉绉的,被这个世界同化了吗?”

    闻言,石不见一滞,被世界同化、无法离开试炼空间可不是什么能够轻松说笑的事情。

    彻底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对于任何一个收容者或者污染体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而此时,他旁边的女人,那容貌艳丽但面无表情的女人冷声道:

    “你那么招摇,给我们的计划带来变故怎么办?”

    “我为什么要管你们?”

    两人兴师问罪的态度,尧言虽然并不在意,但按照记忆中的逻辑,这种时候就应该回怼:

    “真觉着我和你们一路?”

    怪鸦身周萦绕的灵力卷动起来。

    尽管原本他的精神实体只是“实在”的层次,比起两人要弱,但那也只是原来。

    现在,依靠着在这个世界弄来的灵力的增幅,仅仅是这只黑白怪鸦,强度就已经超过了眼前这两人。

    这两人身上虽然有灵力,但比他要少很多。

    原因,尧言自然知晓。

    因为他的本质可以无视前提、证实,在运用这个世界的自然规律时,原本需要“传播+确认”的流程,在他这里少了一环,他只需要传播就能够获得灵力。

    而他们不同。

    自己的实力是爆发式增长,而他们则需要按部就班。

    至少,在这个世界,尧言目前的实力是强于他们的。

    他这佯作发怒的姿态,震荡的灵力让周围空气都似乎微微凝滞了,带着浩大的恶意。

    这样的表现,石不见和玉不显两人都是一惊:“他怎么进境这么快?”

    如果能够直接看到两人的精神实体,尧言或许能够看到他们无比真实的情绪流露。

    可惜,两人精神实体躲在此世人身这层皮囊下,没有直接显露出来。

    石不见、玉不显两人思绪微顿,结合之前感觉到的,对方精神实体的增长,他们两人对于眼前这“乌鸦”的认识,也微微拔高了一层。

    这污染体,要么是对这个世界早有了解,要么之前那只有“实在”层次的实力,就是虚弱甚至伪装的。

    两人看着尧言的视线变得有些捉摸不透起来。

    随即,两人立刻翻了个态度:

    “鸦兄,既然如此,我们要不要合作.......”

    眉角分明的男人,石不见即刻说道。

    不过,这个时候,旁边那面无表情的女人,玉不显则是说道:

    “只是我们担心老贾那边.....”

    “担心什么?”

    尧言控制着怪鸦脸上露出人性化的笑意,仿佛看笑话般地看着他们:

    “老贾把我们带进来,不就是为了让我们分散本地势力的注意力?不会真觉得他会靠着我们去截胡什么偃人的成果?”

    对于老贾为何要那么果断地,甚至没有调查过他就同意把他带进来,尧言可不觉得是什么善意。

    如果真是善意就罢了,他的防备不会有什么损害。

    对方特意给出一些描述模糊,让人大规模进行试验的“现象污染方法”,怎么看怎么像是作为吸引注意力的诱饵。

    虽然无法确认是不是这个意思,但没关系,先防一手是没关系的。

    而且......

    对于他来说,他的所作所为,可不是因为被老贾那模糊的情报骗到了,大规模地进行实验,而是他的能力运作,本身就需要闹出大动静来吸引眼球。

    或许在老贾那里是利用他。

    但在他这边,是将计就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