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百泽湖君

凡人修仙第15集停播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7b2cl31l3596c6505c64ad/1635178844.html

    齐礼正向着百泽湖赶去。

    一边赶路,他一边回忆着自己调阅过的古驹县县志和驹城图志。

    驹城一开始只是个驿站,数十年的发展,人丁往来聚集,发展成数个小镇,而后又慢慢扩大,直到如今的驹城。

    人丁稀疏但没有有力建制,往往也少有妖魔出没。

    而人丁繁盛后,妖魔有变多也有变少的境况。

    往往是妖魔的数量变多,但长久存在的妖魔会变少,不过偶尔会出现某个妖魔长久留存的情况。

    不过,这些留存的妖魔往往并非害类。

    缘由也并不离奇。

    有害人妖魔出没,地方或快或慢,都定会将妖魔事件上报,而后朝堂派来百家子弟,除去妖魔。

    害人的妖魔,出现了就会被清除。

    但并非所有妖魔都会被剿灭。

    偶有妖魔并非害类,甚至与人友善,助人行事。

    其中缘由颇多。

    或此间妖魔本就是百家子弟所刻意培养、无心所成的灵物。

    或此间妖魔与大盛王朝有旧故,甚至出现过盛王所饲百兽成了妖魔之事,王家派来人,将此妖魔迎去,长年护佑大盛。

    缘由不一而足。

    “百泽湖君”也是如此。

    据驹城还是小县时的县志记载,百泽湖上有一恶兽,凶狞无比。

    但,驹县起发时,附近妖魔甚多。

    有百姓见知,湖中恶兽杀灭诸多妖魔,偶有百姓为其所救。

    因而有传,湖中有一凶君,性格刚烈,见妖魔诸杀之,亦称湖中君。

    之后,此湖中君之时,流于百姓口间。

    甚至有百家子弟来湖查看,最后定性为善类。

    只是,后来,驹河偶有爆发水灾,偶有百泽湖湖水暴涨,驹县人逐渐北迁,延展驹城,百泽湖也逐渐远离百姓视线。

    甚至,在后来驹城的图志中,湖中君的记载只是偶在渔人相关事件中出现。

    并且,此君出现时,是以攻击渔人的描述出现的。

    这种状况,并不稀奇。

    原因是妖魔如野修一般。

    或者说,野修本就是仿同妖魔。

    作为道家子弟,他对此再熟悉不过。

    灵力之道,是道家仿效自然,顺应大势,无为有为,这灵力之道,正是仿效妖魔所得。

    与“正名”不同,正名之道,乃是儒家前身,王朝祭官所习。

    与妖魔野修之道,乃是同源不同路。

    正名需官名正承,无需声名,而妖魔野修则不同,需有名传。

    但到了近百年的图志中,甚至找不到湖君的描述。

    关于百泽湖的来历,可能都有些偏差了。

    遇上这种情况的妖魔,会慢慢失去灵力,最后甚至化为普通野兽。

    野修也是一样,无声名后,少有人知晓,会慢慢失去灵力,变成普通人。

    至于湖君为何被人遗忘?

    据图志所言,可追溯到驹城曾经发生过的,因泽南道各家子弟斗争,驹城史官被牵连革职,打落朝堂一事中。

    百泽湖的来历、还有其他的一些记述偏差,都是在这个节点前后发生的。

    甚至,因为斗争,一些事情的是非曲直,都被曲改甚至是非颠倒。

    他也不确定百泽湖中君相关是否有颠倒。

    钦天监内生活十数年经历的党同伐异,让齐礼深知,史家虽弱势,但不可或缺。

    没了官职正名之后,道家子弟也必然转向野修,少有子弟会甘心失去灵力,化为寻常人等。

    但,正名无需市井流传名声,甚至市井传言,对于修正名者有害,致使修正名者走火入魔。

    而要转野修,又需得声名传于市井。

    正野难以同修。

    而在正名转野修之后,不熟悉野修者,甚至会因为之前未曾注意的恶名而导致自己受到流言所生灵力钳制。

    这时,史官所记便是澄清污名的唯一手段。

    因为这次的事情,想到可能会一事无成导致下放甚至打落正名,齐礼就不由得有些慌张。

    但是,最后,这慌张也化为了无奈。

    只能尽力为之了。

    不过......

    这一次定要小心。

    这类被遗忘的妖魔,徘徊在有灵力有知性和无灵力无知性之间,没准上一刻没有恶意,下一刻便穷凶极恶。

    尤其是能以“君”称之的妖魔。

    大盛王朝建立前,诸国首者,皆以“国君”称之。

    在对妖魔的划分中,能以“君”称之者,也绝非是寻常妖魔。

    快到了。

    十七八里地,若是寻常人要走上许久,对于有轻身术的道家子弟来说,却并非难事。

    ......

    尧言操弄着白鸦回飞。

    而那破开水面之物,也向着白鸦的飞行轨迹追寻而来。

    没有什么行动,在那水下之物几次试图扑咬白鸦都被他破坏,没能咬中之后,那东西似乎也暴怒了起来。

    忽地,他视线所及之处,湖面中心下沉,掀起了惊涛骇浪。

    而那漩涡并不只是瞬间生灭,而是继续快速扩张。

    “上钩了,虽然计划有变,不过棋子也可以继续用。”

    他回头瞥了一眼,将一本有些残破的话本抛在了湖边地上,然后继续放出一只只白鸦,戏弄那湖中怪物。

    生着羊角的白鸦,陆续从尧言身体之中飞出。

    隆隆——

    沉闷的隆隆声中,湖面下的黑影一次又一次掀起了骚动,在大量水花泡沫生落中,那巨大的黑影一次次从湖面扑出又砸落,即使有水花阻挡身形,也只让人觉得凶暴不已。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尧言附身的高老头扭头看了一眼,似乎终于等到了什么一般,他操弄着戏耍那湖底黑影的白鸦向着自己飞了回来。

    .......

    终于到了。

    越来越近的湖面光景,让齐礼微微放下了心,他并不希望这次被钦天监派来,真的和那百泽湖君有什么关联。

    但是......

    当他看见巨大的水花炸起之时,脸色不由得一黑。

    该不会......

    瞬间的犹豫后,齐礼紧咬牙根,继续接近。

    一望入眼的大湖,彻底映入眼帘。

    但随即,他也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仅仅露出水面的部分,就足有两丈长的黑色妖魔,正向着湖边的一个老者扑去。

    那血盆大口,在他注视之下,没有丝毫停留,赫然咬了下去,一口将老者吞入口中。

    “妖魔安敢害人!灵麒!去!”

    齐礼又惊又怕又怒,指合掌切,流转的灵力赫然形成一只狮头虎眼的灵兽扑出,向着那黑色妖魔扑去。

    然而,有些出乎他预料的是,他以灵力凝聚驱使的灵兽刚扑出,爪足落在那黑色妖魔身上之后,那黑色妖魔发出了一声怒吼。

    伴随着怒吼声,还没被吞入的老者,从其口中被甩出。

    而后——

    那巨大的黑色妖魔,转身遁入了水中。

    灵麒之爪,击在水面上,只是炸起了水花。

    但齐礼也不敢多待,自知实力不如,甚至刚才的行动可谓之狗急跳墙,没有停顿,招呼灵麒托起那被虎口脱险的老者,他直接转身便逃。

    不过......

    在老者不远处落下的一本被书浸湿的旧书,让齐礼不得不再度让灵麒回返,拾起那书。

    索性并无危险,在湖中不断传来的吼声中,齐礼用上了轻身术,快速遁逃离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