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湖畔老者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第295回评书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4ed9754c7bc77b2cl32l39l3556de8bc44e66/1635177775.html

    齐礼没曾想到,自己挂念了几天的,盛王所饲奇鸟,竟然真是那店小二从那说书先生口中得知的。

    不过,那说书先生,那姓高老者是问询......

    问询?他是从某处得知,寻求证实?

    通过小二指路,带着疑惑,齐礼找上了那姓高老者所住之地。

    但是,一问才得知,那姓高老者刚刚已经出门了。

    “他去了何地?”

    “高老头说是要去百泽湖。”

    百泽湖?

    齐礼知道百泽湖,这湖是这驹城以南的一座湖泊,与驹河相连。

    不大也不小,因旱季时水落露浅,形成百泽而得名。

    他一行五人昨天所去之地,离百泽湖也不远。

    短暂犹豫了片刻,他没有返回栈等待去其他地方调查的其他师兄弟回返,直接朝着百泽湖方向移动过去。

    有了目标,齐礼动作十分迅速。

    一路没有丝毫停留,以道家轻身术法托身,赶往百泽湖。

    但他并未察觉到,小路边上,在树稍林间的一只只乌鸦,正注视着他。

    ......

    与此同时,百泽湖边上。

    附身于老者的尧言,扭头看了一眼之后,视线转回。

    高老头虽然并没有什么正名,也并非野修,但也不是个普通人。

    起码,他知道不少偏门野史。

    比如这座湖。

    在高老头的记忆里,此湖成名极早,甚至可能是在大盛建国初期便有了百泽之名。

    而且,在高老头所知的野史之中,这百泽湖中,是有湖君的。

    百家子弟,正名野修,妖魔之类的事情,高老头都是知道的,只不过他知道的都比较粗浅。

    而且,不能确定真假。

    毕竟,其中大都是野史,甚至是一些在他看来完全就是小说戏剧话本的东西,也被高老头信以为真。

    而尧言之所以来到这个百泽湖,为的就是那野史话本之中的“湖君”。

    “湖君”之事,是高老头作为说书先生时不时会拿出来说的。

    按照高老头所知野史描述,这湖君乃是一龙君,有“百泽龙君”之说。

    一边想着,尧言一边沿着湖边行走。

    这百泽湖上,除了偶尔能够在远处驹河入口方向看到一艘渔船外,就没有什么人烟了。

    不过,走着走着,他见到了一块插在湖边的木牌,木牌已朽,甚至还生着青苔。

    上面以形似篆书的盛书体写了几个大字:

    “百泽渡”

    这是渡口?

    他从这个地方看了一眼湖对面,然后向着四周看了一圈,但并没有发现什么渡口的痕迹,湖边也没有什么船只停留。

    短暂寻找了片刻之后,他找到了一间湖边稀疏林木中间的一间小屋。

    小屋附近堆着数堆劈好的木材,一个老者正坐在木材边上的树墩椅上,摩挲着旁边小桌上看上去像是酒壶的东西。

    尧言走了过去,边走边喊道:

    “老哥哥,这百泽渡还有船家吗?”

    老者转过身来,不知是惊讶于有人来到附近,还是惊讶于“百泽渡”。

    他有些浑浊的眼睛盯着尧言看了片刻:

    “啊,百泽渡,百泽渡啊,没有船家了,三十,不,五十年前就没有船家了。”

    老者似乎有些忘事,记不清到底过了多长时间。

    尧言也没有在到底多长时间上纠缠,而是走到那小桌边上的另一张树墩座坐下:

    “老哥哥可知附近哪还有船,老弟我想要过湖。”

    他笑了笑,以老年人的语气继续道:

    “我这腿脚可绕不过去。”

    “绕不过.....”

    似乎还有些耳背的老者嘟囔了一句:

    “......是啊,绕不过去了,没人能绕过百泽渡,也没人能绕过百泽渡,渡过去也不行。”

    “老哥哥为何这么说?”

    回想着关于百泽龙君的事情,尧言继续问道:

    “和湖君有关吗?”

    也就是在他提及“湖君”之时,眼前老者有些浑浊的眼球似乎微微一亮,清晰了些许,但很快又回落:

    “湖君不在喽,不在喽。”

    “为何说湖君不在?”

    尧言颇有耐心地询问着。

    这看上去比高老头要苍老许多的老者,颤巍巍地伸出了手,摸向桌子上的酒壶。

    尧言能够注意到,他那几乎皮包骨的嶙峋手掌上,骨节粗大如竹,尤其是虎口处,显然常年把握操弄什么器物。

    随即,他的视线向着小屋附近转了转,除了劈好的、应该是用来烧火的柴木之外,还有一些明显并非烧柴的木板。

    零零散散,似乎能够组成一条小船。

    像是......舢板?

    只不过,这些木板有些已经近乎完全腐朽,有些看上去比较崭新,似乎削作的时间间隔不短。

    看了一眼百泽湖的方向,尧言也似乎理解了什么,直接问道:

    “老哥哥以前是不是这百泽渡的船家?”

    听到尧言的问话,老者慢慢抬起头来,那有些浑浊的眼球中与表情组合,透出了些许茫然,片刻之后,似乎才想起什么:

    “啊,是,我是船家,二十年前,不,四十年前在渡口摆渡。”

    前后并不一致的表述,还有慢了几拍的反应,都说明了老者似乎已经有些痴呆。

    可惜了,虽然是个线索,但不太清晰。

    比起和这老者继续交谈,或许直接去找,或许会更快一些。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离开了桌边,随意地道了一声别:

    “算了,老哥哥,我先离开了。”

    “哦,好。”

    眼球浑浊的老者有些茫然地回应着,摆弄着桌上的空酒瓶:

    “湖君走好,下次也给你弄点好酒”

    这突如起来的一句话,让尧言顿住了脚步,他回头望去,那老者眼里一片茫然浑浊。

    双眼微微眯起,尧言没有回返,而是直接离开了小屋附近,回到了百泽湖边。

    望着平静的百泽湖湖面,他视线微顿:

    “看来这百泽湖,的确发生过什么呢。”

    他似乎来对了,而且有了意外的收获。

    那么......

    他思索了片刻,然后右手一摆,一只生着羊角的白鸦从他手中飞出,贴着水面向着湖中心飞了过去。

    无果。

    尧言又招了几只白鸦,以不同的方向沿着水面飞掠过去。

    很快,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光景。

    在湖中心左上方,快到另一侧湖边的位置,一只白鸦飞掠而过之时,水面忽地隆起,一张巨口自下而上升起,似乎要将白鸦咬住,拽入水中。

    看到这一幕,操弄着白鸦快速升起的同时,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找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