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齐礼之疑

凡人修仙传动画樱花动漫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52a8753b6a3182b152a86f2b/1635179540.html

    齐礼一脸难看。

    被他抓住的野修,并没有多少消息。

    他来这小城,自然不是来游玩的。

    道家子弟最仰赖的朝中倚靠,是钦天监。

    凡是正名的道家子弟,没有一个是不受钦天监管辖的。

    虽然钦天监名义上更高。

    但相对于墨家子弟仰仗的工部,钦天监实权甚微。

    盛王折服百家之时,百家子弟纷纷入了朝堂。

    但,朝堂之上,也并非安乐之所。

    不说其他,朝堂之上的职位,便是有额度的。

    诸子百家也并非每家都得了一个官署。

    道家子弟齐聚钦天监。

    礼部由纵横家与名家子弟并据。

    兵部自然是兵家子弟所得。

    刑部则由法家子弟所律。

    农家子弟去了户部。

    儒家子弟,则是任了吏部。

    而与盛王最为接近的中书省,则混糅百家之说,能用则用,有效则可,遵循实效,无不可用者,乃至有“杂家”之称。

    但齐礼知晓,百家中本就无“杂家”之说,或者说,百家之中,任一家都有杂家出显。

    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

    因为,早年间,钦天监并非道家独占,而是由阴阳家与道家子弟并据。

    但久而久之,道家与阴阳家合流,又或者说道家吸纳了阴阳家。

    道家无为,也无不为,顺时度势,遵循自然。

    发展到现在,便说世间有的、且长久存在的,便是可谓自然。

    拜服盛王的诸子百家,在这些年间,要么在朝堂之上合流、子弟被吸纳,要么在朝堂之外消失,不见其踪。

    以道家之说,消亡者,便是难以适应了,当消则消。

    齐礼想到这里,脸色又难看了一分。

    以他对钦天监的了解,这次钦天监与工部有所交集,定然不是什么小事。

    准确地说,钦天监和其他官署都有牵连,兵部、礼部也有涉及,但和工部、户部的关系更近一些。

    农家子弟重农重田粮,对天时相当看重。

    但现在,与钦天监虽然并未远离,但显然和工部更近些了。

    什么水利工械,载运工巧。

    墨家机偃之巧,是出了名的,钦天监需要打造观星镜,也基本由墨家子弟包揽。

    这也并非齐礼凭空臆断,之前已经有过数次事件,钦天监与工部合事。

    这一次,齐礼之所以会被派到这座小城,监内所言是“察边城野修、妖魔是否有异”、“如有异者,迅速上报”。

    这显然是监察之意。

    并且,不只是他一伍得了这令,监内其他子弟也分到了其他小城去。

    这涉及面想来非同寻常。

    他也由此推断有什么大动作,是钦天监和工部为做什么大事而提前做的准备。

    只是.....

    开局不利。

    钦天监和工部下的是什么棋局,齐礼不知,但也只能尽量找寻消息。

    若是一事无成,指不定正名不保。

    不至于打落正名,但一事无成的话,下放是一定的。

    经年至此,齐礼并不觉得自己修习天赋高超,在下放了位置后,没了这等正名加持,还能以如今较其他子弟更快些的速度成长。

    落后其他子弟是定然的,更不要说转入中书省了。

    其他子弟急不急齐礼不知晓,但他是急的。

    开局不利,抓两个野道都失败了。

    但也并非无所获。

    其中一个野道莫名身死,想来是和附近妖魔有关。

    清除妖魔,起码也算是行了功课,有所功绩。

    思绪间,齐礼带着其他几人,从城门入了这驹城,直奔栈房方向。

    不过,入了城门后,众人第一眼还是看到了昨日的那间茶馆。

    这时,他未得正名的小师弟殷勤笑道:

    “齐师哥,我们去茶馆歇歇?”

    闻言,齐礼回过神来,手中折扇一展:

    “也好。”

    五人直奔茶馆。

    见到来,店小二忙上来迎接,笑容满面:

    “几位道爷这边请,今儿个想吃喝点什么?”

    “来上几盏清茶,再弄些鱼肉来。”伸手不打笑脸人,尽管有些急躁,但齐礼还是笑道。

    这个时候,旁边的齐礼的小师弟立刻接话道:

    “再来些金禽!”

    “金禽?”

    店小二有些茫然。

    “就是酉日将军。”齐礼笑了笑,用俗话说了鸡名。

    “哦哦!”

    店小二这才恍然,连忙点头:

    “几位道爷先做,我这就去让掌勺的立刻给几位做出来。”

    “劳烦小哥了。”店小二的殷勤态度,让齐礼心情好了许多。

    随着小二引导走进茶馆坐下,他看着店小二快步走进后厨方向,交谈声起后不久走出,将茶水送到桌上再离开后,才转头与自家师兄弟交谈起来。

    不过......

    在他和师兄弟聊起昨日夜间死去的野道到底是何妖魔所杀时,忽地听见茶馆门外传来了店小二的声音:

    “罗镖头,您走南闯北,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对奇鸟.....”

    “哈哈,什么奇鸟?我老罗保准听过。”粗犷的笑声响起。

    “一黑一白,传言是盛王所饲百兽中的一对......”

    听到“盛王”,齐礼停下了送茶入口的动作,耳朵瞬间支棱起来。

    “就是.....白鸟善言.....”

    “....黑鸟善战.....”

    “.....烽火.....”

    “.....百家.....”

    一句句话,被齐礼听入耳中。

    越听,齐礼眉头愈发皱起。

    大盛与百家之事,他不说尽数知晓,但也大都有所耳闻。

    这黑白奇鸟之事,他是未曾听说的。

    但是......

    “卷娄”、“附离”这种生僻别称,一个店小二是如何知晓的?

    一般百姓,连“金禽”是鸡都不知晓,刚才那店小二也是不知。

    也就“酉日将军”这种和时辰相关的民间俗称比较容易分辨。

    卷娄可谓之为羊。

    附离则是狼。

    而且,后者之名源自大盛建立之前,大盛王朝未统一天下时,北地牧人对于狼的称呼。

    钦天监历掌节气历法相关,各地城县日志汇集,若是一个钦天监的子弟知晓,他不意外,但一个店小二?

    齐礼差点没能按住冲动,直接去把那店小二抓来质问。

    不过,他还是按捺住了情绪。

    昨夜的失利,是他太过急躁,导致打草惊蛇出了事。

    可不能再犯一次。

    捻起茶杯,齐礼将茶水一口闷入喉中,心中做出了决定。

    暂且观察几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