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谣言实验

凡人修仙传广播桑梓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5e7f64ad68516893/1635178905.html

    尧言并没有受到这人记忆的影响,如果是普通人,就算是收容者、污染体,以这种方式了解一个人的一生,多多少少也会受到其观念的影响。

    但尧言不同。

    没有情绪,不会受到情绪影响的他,并没有被这些记忆影响。

    无论是这野修“伯河”幼年天真无邪地向往百家。

    还是他步入少年后一次次发现人心的险恶。

    亦或者及冠后,被大盛正名背后的、百家子弟的隐形门槛拦住却从未放弃。

    到壮年时才改换手段,以野修之身取得灵力,自刻野印。

    这些经历,都没有对尧言造成什么影响。

    没有情绪的触动作为共鸣的桥梁,尧言对于这个野修伯河的经历,同样并没有什么情绪产生。

    他就是一个看。

    一个......造谣的看?

    回忆起从老贾那里获得的情报,关于“污染”的事情。

    他自然是打算......先进行一下尝试。

    老贾给的消息有没有问题,他也并不知道。

    先进行实验之后,再行动,会更好一些。

    而且,他还有一个想要尝试的事情。

    那就是......

    这个世界内的力量体系。

    “灵印”的“正名”和“野修”。

    自己的能力,从两次进入这疑似群鸦乐园的空间中来看,就是——

    “谣言”

    能够无视发动条件和各类约束的能力。

    他本身的力量,并没有直接的杀伤能力。

    他要行动,就需要依靠其他的能力,需要其他具体的能力作为载体才能实现。

    乌鸦嘴、狼来了。

    那么,自己需要通过传播“乌鸦嘴”、“狼来了”这类故事来形成“污染”?

    他伸出了手,看着高老头的手掌。

    这位说书先生的手骨节粗大,还有些许厚茧留下的痕迹。

    “对了,可以用那个,实验一下!”

    .......

    第二天。

    尧言再次来到了那间茶馆。

    “高老头?你怎的又来了?昨日不是和你讲过,掌柜的已经.....”

    店小二显得有些生气,昨日明明已经说好,怎的今儿个又来了茶馆。

    “哈哈,小二哥莫生气,我就是来打听个消息的。”

    “高老头”干笑了一声道。

    尽管尧言自己现在没有情绪可言,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懂有情绪的人是如何表达的。

    “哦?”店小二闻言笑了,“消息不是你最灵通吗?这茶馆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我哪次不是比你晚知晓的。”

    “这不是什么新事。”

    尧言说道:

    “是关于盛王的。”

    “盛王?”店小二忽地起了兴趣。

    大盛王朝从建立至今,已经不知具体年数,很多事情对于店小二来说,也都是传说中的事情。

    “对。”

    尧言心中漠然,附着的高老头面上却是一副热情样:

    “百家臣服盛王,可没有那么顺利。”

    注意到店小二面上起了兴致时,尧言便继续道:

    “旧时,盛王驯养的百兽中,有一对奇鸟。”

    “白者,如卷娄般头生双角。”

    “黑者,同附离样尖牙利爪。”

    “盛王驯此奇鸟,你觉是为何?”

    尧言熟练地运用着高老头的说书言技,向着正在聆听的店小二发起询问。

    本还在想着“真有此奇鸟?为何我未曾听说”的店小二,被一句话问得忙不迭回应道:

    “因貌奇?或是为何?”

    并没有多少时间思考的店小二,快速地抛出再一个询问。

    店小二并没有发觉,这个时候,他已经默认这个来来源未知的故事,是真的。

    “因为这对奇鸟会进行警示。”

    尧言默默地把自己改换了主角的故事托出:

    “白鸟善言,眼尖耳利,能发现边境之危。。”

    “黑鸟善战,牙尖嘴利,难以窥探身形。”

    “一日,盛王带上了白鸟,为的便是警戒来敌。”

    “白鸟十分只得,发现有危险时,这位立刻对着盛王说道:——”

    “南边的烽火起了。”

    “烽火此物,是百家来袭时才会燃起的凭证,能够迅速招各军队加入战线。”

    “可是,白鸦觉得盛王惊怒之相十分逗笑。”

    “所以,它又来了几次。”

    “每一次,都让盛王惊怒不已。”

    “直到,有一日,它因无能之因,就要被盛王抛弃,四处流浪。”

    “这一天,它再喊出声,说烽火又起了。”

    “不过,盛王没有再信任它,直接将它抛弃了。”

    “但是,也就是它被盛王抛弃的哪一天,黑鸟飞来寻到它,一口咬死,将它吞入了腹中。”

    说完,尧言看了店小二一眼:

    “小二哥可曾听闻过盛王百兽中,这对黑白鸟儿的事情?”

    还未消化完这对鸟儿的故事的店小二,这时才回过神来:

    “啊?等一下,我且想想。”

    回答的时候,店小二也在脑内苦思冥想,试图找到盛王百兽中对应的兽名。

    只是,过了一会儿,他还是没能想起来,不由得对着尧言摇了摇头:

    “未曾听闻过,你又是从何处知晓的?”

    尧言面露笑容:

    “之前在茶馆,听一茶谈及。”

    “啊?茶?”店小二不由得愣了一下,是茶馆的茶?

    “对。”尧言微不可查地看了旁侧一眼,“那茶身上裹得严实,隐约还能听到金木之声,想来是一佩剑,或是个佩刀。”

    说着,他端起桌面上的茶水,一口饮尽:

    “那就先这样,小二哥,你且帮我打听打听,若是有了消息,就告知我一声。”

    “哦、哦!”店小二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这故事有头有尾,盛王的传说里又的确是个喜爱收集天下异兽之人,这事情不定说是真切的。

    之后多找几个人问问看。

    ......

    尧言离开了茶馆之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远远地站在街角,望着小城近城门处的茶馆,一脸漠然。

    他将一个与狼来了的故事相似的故事,改了个形,套在自己那对黑白怪鸦身上。

    是不是这样传播出去,就能形成污染?

    虽然知晓理论,但并未有过实操实践,尧言并不对自己这一次操弄抱有太大希望。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忽地看见,之前见过的那群道家子弟,正从城外返回,接连进入了茶馆之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