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再入副本,大盛天下

哪里可以免费看凡人修仙传https://www.idzs.cc/f706b/54ea91cc53ef4ee5514d8d39770b51e14eba4fee4ed94f20/1635183882.html

    在他和大鼠的注视下,偃人一个个登上了阶梯。

    而很快,随着所有偃人登上阶梯,那在黑雾中打开的通道便随着阶梯一同消失不见了。

    大鼠“老贾”静静注视着这一幕,然后对着尧言说道:

    “怎么样?决定了吗?”

    尧言看着它,然后出声道:

    “我需要情报。”

    “情报?那可是贵重品。”

    大鼠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巨鸦那轮廓并不清晰的身躯:

    “你要什么情报?”

    “基础情报。”

    尧言给出了一个模糊的要求。

    “‘基础情报’呢。”

    大鼠脸上人性化的笑意变得越发浓郁:

    “如果不是我记得‘差不多先生’的气味,我都会认为你就是他了。”

    差不多先生?

    尧言鸦眸微微泛起一丝波动。

    而大鼠“老贾”并没有在“差不多先生”这个话题上继续,而是转而说道:

    “从那些偃人手里截胡就行......”

    大鼠压低了声音:

    “截到一个是一个。”

    说着,它取出了一样像是某种浆果的东西,向着尧言抛了过来。

    察觉到这个动作的刹那,从他的身体中,一只小乌鸦仿佛分离的水滴一般飞出,一把叼住了浆果。

    而在小乌鸦叼住浆果的刹那,浆果便消失在了小乌鸦的口中。

    准确地说,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被消化了。

    就像之前自己吞食“乌鸦嘴”的精神碎片时一样。

    但要更加简单。

    迟滞了片刻之后,他收回了小乌鸦。

    也正是在小乌鸦融入他身体的那一刹那,涌流一般,大量的信息仿佛鼠群游街一般从他思绪中涌过,将一个个零碎的情报展现在他视野之中。

    当他回过神来,眼前的大鼠脸上还是挂着之前的那般笑容:

    “那么,我们该出发了。”

    它的四只手趾啪嗒一声,随着响指,又有两道身影出现在尧言的视野之中。

    不过,他们身上穿着完全遮掩身体的黑袍,并未像尧言或者大鼠一般展露身形。

    说完,以大鼠为首,几人向着偃人消失的位置移动过去。

    而在到达黑雾面前的那一刻,大鼠再次取出了一样扁平状的、仿佛某种凭证般的事物。

    已经合拢的黑雾,再一次散开。

    随着圆洞形扩散,阶梯,浮现了出来。

    在他身边的两个黑袍身影,直接登上了阶梯,而那大鼠“老贾”站在阶梯前,扭头看了一眼还在原地的尧言。

    正在梳理着脑内多出的信息的尧言,注意到了视线,也并没有犹疑,扇动翅翼,飞进了圆洞,落在了阶梯之上。

    在落地时,他扭头对着身后的大鼠老贾说道:

    “我叫‘乌鸦’。”

    也登上了阶梯的大鼠露出上下门牙,笑道:

    “叫什么都一样。”

    下一刻,黑雾再次合拢。

    而那阶梯也顿时加速起来,仿佛无限延伸一般,在尧言熟悉的上升感中,将他们送入了什么地方。

    ......

    熟悉的感觉中,尧言的眼前,浮现出了游戏般的半透明画面。

    随即,一道道文字浮现了出来:

    天下已然一统,大盛王朝已经将所有外敌消灭。

    王朝一统三千余年,世间波澜不断。

    盛皇荣成武不知为何突然病逝,引得大盛天下掀起了动乱。

    纷争动乱中,各地妖魔渐起。

    随着一道道提示文字,他的眼前,浮现出了一副巨大的地图。

    接近方形的地图上,无数大大小小的标记浮现出来。

    群鸦乐园。

    尧言自然不可能忘记这熟悉的光景。

    而下一刻,几张他熟悉的事物浮现出来。

    首先,是无数群鸦缭绕的水墨画,只不过,并非上一次的卡片形状,而是近似通缉令一般的,近似公告宣单的布榜。

    而在群鸦缭绕的画作下方,是他之前见过的描述,只不过略有些描述差别:

    现象1:你所拥有的一幅现象画在发动时,无视前置条件约束、无需前提和证据即可发动

    之后,又是一幅通缉文书样式的图画浮现——

    乌鸦嘴

    下面的描述,也和前面一样,只是换了语气文风,和之前看到的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再之后......

    狼来了

    上面,以水墨形式刻画着有着狼一般特征的、牙尖喙利的黑鸦群,正在撕咬有着羊一般特征的、头生双角的白鸦群,而在旁边,一只与他现在的外表相似的,黑白交错的独角乌鸦,正在张大着鸦喙,似乎正在鸣叫,在呼唤着什么。

    在下方,手写般的文字浮现出来:

    现象1:对目标宣告一件事,目标每一次先肯定后否定宣告内容的判断,就会增加一个标记,在目标发生先否定宣告内容的情况下,清除标记,使目标受到标记倍数的累积伤害。

    现象2:目标身上有标记存在时,现象画持有者降低被发现的概率。

    这样的描述,让尧言鸦眸不由得眯起。

    但是,下一瞬,他并没有迎来他熟悉的画面。

    伴随着坠落感笼罩了他的意识,三张布画,直接坠入了那副地图之中。

    .......

    大盛天下,南部。

    一个小城的茶馆中,人群离散,说书先生模样的老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左右望了两眼,看着正在收拾人离去后留下的茶水的小二,一脸可惜。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团阴影般的事物,从天空坠落下来,直直地朝着他所在的位置砸下。

    说书先生模样的老头浑然不觉,对着小二喊道:

    “小二哥!且慢着收拾!”

    嘭——

    而这个时候,阴影已然砸落,无声一震中,他的双眼失去了神光。

    正在收拾茶水杯子的小二因为喊叫声,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高老头,你就别想了,掌柜是看你可怜给你留了一块地,让你说书过过嘴瘾,现在掌柜自个儿的家事都管不清楚,您还是自求多福吧,店里剩下的饭菜没掌柜亲自点头,哪敢匀给你。”

    店小二一边唏嘘着,一边回应,但是,却没有像往常一般听到说书的高老头立刻来上一句恳求。

    略感奇怪的他,扭头看了一眼,却只见高老头笑了笑:

    “这倒是,多谢小二哥了,我想想其他法子。”

    虽然有些奇怪高老头不像以往那般死缠烂打,但一次次被拒绝后不再纠缠,也算是意料之中,店小二哦了一声,看着说书的高老头向着店外走去。

    背对着店小二,高老头,或者说尧言双眼微微眯起,嘴里低声嘟囔了一句:

    “第一视角.....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