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微笑的大鼠

凡人修仙传设定汇总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8bbe5b9a6c47603b/1635183216.html

    为什么?

    因为,在不周山里,有一个大致确定的规律。

    那就是自己的能力与不周山内对应地点越接近、越契合,那么,受到的影响就会越小。

    比如之前跨越空间来到混乱之地前的力量。

    有一些收容者或者污染体,是做不到的。

    他们的能力与此有冲突,导致他们无法使用这种力量。

    比如偃城的收容者,有不少偃人无法使用不周山本身具备的这些力量。

    黑雾也是。

    这些黑雾是会对收容者和污染体造成一定影响的。

    能力与黑雾,与混乱之地差异越大,受到的影响也越大,穿过黑雾脱出的速度就越慢。

    每次进入混乱之地,都需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来消解穿过黑雾带来的影响。

    而相对于各种收容者,各种污染体,他们无信者,是毫无疑问的,受到黑雾影响最小的一类收容者、污染体的群体了。

    然而,现在。

    她看到了什么?

    一个比她还要快速地脱离黑雾影响的污染体?

    在这一刻,她彻底肯定了眼前的污染体,就是一个无信者教团的收容者羽化成的。

    对方到底是谁?是哪个高层?

    对方明明非常熟悉不周山,又为什么会表现出一幅对于不周山的情况不了解的样子?

    为了隐藏身份?隐藏经历?

    楼兰一边努力地试图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到对应的人物,一边试图猜测对方的目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对方的询问:

    “这里有什么重要的地方?”

    听到询问,楼兰思绪一顿,回转过来,赶快看了一眼周围,似乎在辨认什么,很快,她便收回视线,回答道:

    “这里应该是混乱之地的‘灰色地带’。”

    说话之时,她似乎也有些诧异,但很快,她收回发散的思绪继续道:

    “就像我们之前进入这里时利用的力量一样,不周山的不同地区也可以通过这个方法抵达。”

    “但是,在那些地方,比如偃城会有特定的收容者来监察巡逻,防止偷渡潜入。”

    “只是这种方法,只能防备从外界直接入侵抵达。”

    “混乱之地的黑雾,是不是不变的,而是会扩张或者缩小,会变化的。”

    “有时候,灰色地带会扩张到其他的区域内。”

    “这个时候,混乱之地的人,就可以通过灰色地带进入对应的区域,甚至进入对应的试炼空间,反过来也一样,那些地方的人,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进入这里,进入势力把守的空间。”

    她那无数细密晶体复合出的眼眸显得有些惊疑不定:

    “不知道这次混乱之地扩张到了什么地方......”

    而很快,她就察觉到了答案。

    因为,她的视线之中,远处的黑雾中,数个有着机偃特征的人形身影,显现在视野中。

    这样的情况,让她瞬间绷紧了神经。

    她可不能被偃人在不周山内直接相遇,尽管她对于自己的伪装有信心,但万一留下痕迹,她在偃城的潜伏很有可能会失败。

    想到这里,她连忙看向了旁边巨鸦姿态的污染体:

    “阁下,我先离开了,您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通过那边的那位进行了解。”

    话刚说完,她就掏出了一面与尧言拿到的、像是矿石金属碎片、又像是木牌的菱形物体,而下一瞬,她便从尧言眼前消失不见了。

    这样的状况,也只是让尧言有了一个判断。

    她不想和偃人有接触、不想被偃人发现。

    他看了一眼那几个缓缓从黑雾中脱出的偃人身影,没有停顿,双翅振起,直接向了楼兰所指的方向。

    在那个方向上,一只体长接近一米高的老鼠,正人立着半靠在墙边,一双鼠眼望着那几个逐渐破开黑雾,显露出偃人身姿的人影,露出一抹人性化的笑容。

    而就在这个时候,巨鸦身姿的尧言,直接飞到了他的身边。

    半边生着羊角,半边爪子锐利,鸦喙的轮廓也更加清晰的他,自然是立刻引起了这大鼠的注意。

    它收回了望向偃人的视线,一对竖眸打量着尧言:

    “新来的?”

    尧言这半黑半白的不对称身姿,自然让它不由得多放了一些注意力。

    然后,它那鼠脸上流露出了笑意:

    “偷渡试炼空间一次,一个收容者,不保证成功。”

    偷渡试炼空间?

    “怎么偷渡?为什么要收容者?”

    尧言没有跟他打哑谜的想法,直接问道。

    “果然是新人.....还是个完整羽化的?”

    大鼠打量了一下尧言这看上去无比诡异的身躯,然后道:

    “收容者被精神同化,肉体完全精神化,也就是羽化之后,自身形态不稳定,很有可能会人格消散。”

    “通过试炼空间的试炼,可以获得理性,保持人格,甚至是获得额外的精神残渣补全自我,变得稳定。”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污染体都能够完成试炼。”

    它看了一眼偃人的方向:

    “那么,就有另一个比较危险的方法来保持人格了。”

    “同化其他收容者的身体。”

    “哦,就是吃掉。”

    它张开了嘴巴,以一个十分明确的形象解释着:

    “同化收容者,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甚至可能导致自己的精神直接崩溃也说不定。”

    “但是......比起试炼空间,抓一个收容者,要简单多了。”

    “而且,也不只是交换机会.....”

    大鼠带着人性化的笑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巨鸦:

    “有些污染体,如果找到适合的收容者来进行同化,效果也不会比完成试炼差多少。”

    “如果能有这种收容者,能够卖个好价钱。”

    大鼠龇起了牙,对着尧言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而尧言只是默默地盯着它:

    “尸体要吗?”

    活着的大概没有,但是刚死掉的,有两个。

    他这淡然的话语,让大鼠微微一愣。

    但很快,它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笑容:

    “尸体也没关系,不过,需要两份才行,对了,你可以叫我‘老贾’。”

    龇起牙,胡须翘起的大鼠,发出了声音。

    而随后,它的目光扫向了那几个偃人,又道:

    “当然,如果这次你能陪我一起,帮我对付几个麻烦,就免费帮你偷渡一次如何?”

    “哦?”

    尧言的目光,也看向了那几个偃人。

    此时,几个偃人已经完全从黑雾中脱出,视线扫过周围的同时,脸上齐齐冒出了惊诧的神色。

    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机偃开合声中,他们齐齐从手臂上取出了一块事物。

    而后,一股熟悉的感觉,出现在了尧言的感知之中。

    他的视界中,那无法窥透的黑雾上陡然裂开一个圆洞,一道向上的阶梯浮现出来,仿佛通向遥远的某个地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