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把握本质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余梦寒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4ed9754c7bc74f5968a65bd2/1635182586.html

    而在这个时候,尧言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刚才的位置时并没有,而在他接近到这个距离的时候,准确地说,是在他飞上柱子的时候才出现的。

    而源头,毫无疑问是前方被黑雾笼罩的“混乱之地”。

    看见他没有迟滞的动作,看见他以“熟练”的操作来到了黑雾前,楼兰更加确信这个巨鸦姿态的污染体对于不周山并不陌生。

    愈发确定自己的猜想,楼兰对于这个表现得像是第一次来到不周山的污染体的态度也更加谨慎。

    楼兰将自己冒出的些许试探想法压下,立刻带路,先一步走向了黑雾:

    “阁下,走这边。”

    话音响起之时,她的身躯已经消失在了黑雾中。

    而尧言也并没有犹豫,在那种奇异的感觉中,他扇动着翅膀,飞入了黑雾中。

    噗——

    随着黑雾涌动,阴影一般的、没有具体轮廓的诡异巨鸦,出现在了一处街道的角落。

    这巨鸦,当然是尧言。

    然而,在这片地区,在他眼中呈现出的光景,却是与之前不同。

    那是错乱的,无数奇异的、不同风格的材料拼合成的诡异建筑。

    比起不周山整体的风格还要错乱。

    那个诡异的空间,重力是以实体的“地面”为指向。

    在地上,重力就是向下,在墙上,重力大概就是指向墙。

    但除此之外,各种建筑都是比较规整的。

    而这里的话。

    尧言看到的这条街区上的一座座建筑,以异常奇诡的方式拼合着。

    比如,在他前方挺立着一座三层高的小楼,整体上看,近似古希腊式的石砌梁柱体系的风格,但是,细看的话,会发现其中嵌合着一些罗马式的结构风格。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巴洛克式建筑的风格。

    简直就是把一大团看起来像的东西胡乱地拼凑在一起。

    如果是不认识细节的,最多只会感觉到有点奇怪,甚至觉得“风格统一”。

    而对于尧言来说,对于能够认出这些结构风格的尧言来说,这些“看起来像”的风格混糅,显得非常诡异。

    而且.....

    尧言的目光转向右侧。

    在他的右边,有一座与左边的白色建筑风格迥异的建筑存在着。

    那是一座具有金属质感的建筑。

    大体颜色就是黄色、灰色、黑色的金属质感建筑。

    但......

    尧言很快就识别出了这座建筑到底混糅了什么。

    带着工业质感的、带着些许锈迹的管道外露,带着哥特风的铜色建筑,边角还有齿轮和传杆。

    带着沉重感的,仿佛木头又像是金属的支撑结构和嵌合的榫卯。

    带着冰冷感的,重工业质感的粗犷金属建筑主体。

    他的印象中,他的记忆中,这一个个形象都有着对应的背景和一系列符号的凝结。

    第一个,对应的整体形象是蒸汽机械,动力相关的符号,是蒸汽机械,是热量,主要是固体燃料的煤炭带来的驱动装置。

    第二个,对应的整体形象是木质机关,动力相关的符号,是发条机关,是水力、是风力、是纯机械储能驱动的机关装置。

    第三个,对应的整体形象是重型装置,动力的相关符号,是内燃装置,是热量、是液体燃料带来的驱动装置。

    尽管眼前的只是建筑,没有涉及动力,但是看到相关元素然后联想到的整体背景,就足以让这栋建筑显得异常违和。

    然而......

    它就这么出现了,出现在了尧言的视界中。

    这一栋建筑,比起旁边那混糅了跨越数个时代和地区的建筑,要更加让尧言不解。

    毕竟,不涉及技术的建筑,只是风格问题。

    但涉及技术相关的建筑,就很容易引起违和感。

    因为,这些建筑本身对应的技术,互相之间是会有技术压制的。

    纯机械能最容易获取,但效率最低,但如果有自然环境支持,就是源源不断的。

    蒸汽热机,通过燃烧以蒸发水,通过水变成水蒸气的膨胀转机械能推动装置。

    内燃热机,通过燃料的燃烧使气体高温膨胀直接推动机械装置。

    第一种是最简单,最原始的机械装置。

    第二第三种,则是高效和更高效的发展装置。

    如果两两拿出来说,第一种可以和第二种结合,第一种可以和第三种结合。

    但第二种和第三种是难以共存的。

    因为第一种它最为原始,也是最直接地运用机械装置本身,是一种基础装置。

    以一个简单的例子来比较,那就是耕地的犁,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

    用人还是牛力,还是耕地机,都要用到犁。

    它是最必要又是最不必要的。

    必要的,是它作为工具,作为机械装置这层意义。

    不必要的,是它外表的形式。

    铁犁耙、铜犁耙还是合金犁耙的外表,都行。

    而第三种对于第二种,有着碾压级的效率。

    尧言生前见过不少的,套着机关机偃这层皮的蒸汽动力装置,也见过套着同样的皮的内燃热机动力装置,也见过同一层皮的电力驱动的装置。

    而对于这个世界......

    更是如此。

    这个世界既不是蒸汽机、也不是内燃机、也不是电机。

    精神。

    “偃人”,从物理意义上来说,他们就是机械装置,但他们的动力,却不是什么燃料机械。

    非要说燃料,那就是“精神”这种“物质”。

    “机关”与“蒸汽机”、“内燃机”、“电机”的关系,是随时可以替换掉的东西。

    在这个世界,什么元素,什么表征,都是可以被替换掉,可以被随意改造的表皮。

    “精神”,才是这个世界的核心。

    醒来之后,对于这个世界的一步步了解,让他的思绪快速转换,把握住了本质。

    什么表观,什么特征,只不过是一层皮而已。

    没有情绪干涉,冷静的思维,让他快速从疑惑和不解中脱出。

    也正是这一刻,在他眼前那些原本显得“违和”的建筑特征,变得如鸡肋一般,失去了味道,失去了多余的意义,回归了一致的本质——

    混糅了某类元素的建筑而已。

    翅膀扇动,尧言的视线,很快落在了前方。

    黑雾破开,比他先一步进入的楼兰,却是这时才破开黑雾,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而楼兰,也在注意到这一点后,心绪再次浮动起来。

    ps:主角的说法是主角的说法,和实际不同。

    在这个精神为主体的世界,他的理解,他的世界观,会影响他的力量。

    他会有错误的理解,而这些理解,对于他自己会造成影响。

    对了解相关哲学的书友表示抱歉,我笔力不足,只能以粗浅的庸俗化、娱乐化、简化的方式来描述相关知识和概念,而且可能会导致一些人曲解相关概念。

    所以,也先向各位不了解相关哲学的书友说一声抱歉,如果你们想了解相关知识,最好找一些更专业的书籍和人进行了解探讨学习,慎入哲学。

    不过,不推荐将对应哲学概念随意地作为谈资,毕竟不同哲学流派本身有着一套、多套方法论,相关概念是在这套方法论上形成的,和一般意义上的概念不同,脱离了基础来使用,很容易变成别人的笑料。

    如果出现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说明是我这本书带来的误导,毕竟从传播流程上,我即使不是导致错误产生的直接原因,也是错误的源头之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