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无信者之墙

凡人修仙传天元圣皇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5929514357237687/1635184047.html

    “外界的大势力在不周山里都有占据多多少少的地盘。”

    没有什么舍不得,也没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底线,在拿捏不定的情况下,楼兰选择了将这些不能说基础但也没太大价值的信息告知出去:

    “你看——”

    她就像是个导游一样,指向了仿佛无限上升的尽头:

    “试炼空间在不周山的尽头,在不周山里,想要进入试炼空间。”

    “旧时代的人类,虽然精神和肉体不统一,无法让精神与肉体统合,但也因此,他们的精神变化多端,无需顾忌自己因为精神变化而带来的危险。”

    “所以,他们拥有着极其丰富的文化创作。”

    “历史、历史加工产物、讹变的传说、神话......各种各样的创作物,广为流传。”

    “而旧时代人类又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会以集体形式讨论甚至相信这些虚构的事物,甚至会坚定地信仰这些虚构事物。”

    “而在大灾变后,在精神和肉体的联系发生变化之后,就出现了状况。”

    “旧人类自己的精神高度凝聚的部分没有被磨灭的话,会凝结成形成思念体。”

    “而逸散出去的精神,也并没有消失,而是以记忆为目标,凝结成一个个原本应该是虚构的、以精神形态存在的地点、空间。”

    “不周山,也应该是这样的产物。”

    楼兰低语着,将一些基础的信息和自己了解到的历史说出。

    她的确不知道这个污染体是什么来历。

    但是,她必须避免自己“失去价值”。

    身处无信者教团,她自然明白“利益”最为重要。

    如果自己没有足够的价值“保留”,那么就会在于另一份价值的比对中,被毫不犹豫地放弃,作为交易的筹码牺牲掉。

    现在,她需要让自己对于眼前这个不明来历的污染体“有用”。

    不然,她也无法肯定对方会不会在之后把她的身份向偃人曝出。

    对方对于无信者教团的了解,让她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本来就是一个无信者教团的高层。

    无信者最了解无信者,也最不了解无信者。

    她知道无信者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无底线,但她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目的的无信者,潜在的威胁、潜在的危险极大。

    她微微一顿,然后继续道:

    “旧时代人类的文化作品,往往会围绕某些特定的风格或者意象来进行,形成一个个大类。”

    “或许也是因此,那些精神残渣聚合形成的精神世界,也是根据特征分类的。”

    她看向了那也许应该称之为塔壁或者洞壁的“墙”上,一座巨大的,外表风格有些类似于偃城的建筑:

    “那里,是与偃城有关的精神世界的凝聚点,与偃城同风格的各种试炼空间,都以那里为入口。”

    随即,她又看向某个仿佛水域一般的地方:

    “那里,是与海城有关的精神世界的凝聚点,与海城同风格的各种试炼空间,都以那里为入口。”

    她讲到这里,尧言也大概理解了对方之前所说的“要加入势力”是什么意思了。

    这些地方,都被某个大势力把持占据了。

    想要从这些地方进入所谓的“试炼空间”,就需要加入对应的势力。

    那么,问题来了,“无信者之墙”呢?

    他的视线,在无数风格迥异的、违反重力的诡异空间中游离,寻找着与“无信者之墙”这个称呼吻合的建筑。

    但是,并没有。

    他再次看向了楼兰:

    “无信者之墙?”

    而这个时候,听到对方再一次质问的楼兰,身体一僵。

    对方到底知不知道无信者之墙是什么?

    对方身份来历不明,表现地也极其淡漠,她刚才一直在观察,观察对方的变化。

    旧人类能够做到表情不变化,但精神会产生波动。

    收容者的精神和肉体统合,会直接体现在肉体上,肉体也会影响精神。

    即使是偃人,也不会失去情绪,他们的肉体的确是变成了机偃,但在此之前,他们的情绪已经因为肉体和精神的统合,而统合到精神上了,是互相交叉的影响。

    污染体也是如此,并不是失去了肉体,而是精神将肉体同化,只有精神形态存在,尽管精神不稳定,情绪多变,但也会有情绪表现。

    而这个污染体,她并没有观察到什么情绪上的变化。

    伪装?

    能够伪装、掩盖精神波动、掩盖情绪的能力,也并不算很罕见。

    或者说,在无信者教团里,这类能力最为多见。

    她愈发相信这个污染体曾经就是无信者教团的成员乃至于高层了。

    那他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件事?

    怀疑她的身份?

    虽然不是不可能,但她的确有听说过有其他势力的人反向渗透无信者教团的。

    “无信者”并没有什么底线,总的还是看其目的。

    如果某个无信者的利益与其他势力一致,的确是会出现这种反手卖了无信者教团的情况的。

    可对方为什么会怀疑自己?

    难道这个污染体是被无信者教团内部的人背叛,才会选择羽化,让精神同化肉体?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刹那,她不由得一惊,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

    随即,她扫视了一眼周围,才说道:

    “没有人确定无信者之墙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偃城,有人说‘无信者’是‘言而无信者’、‘背信弃义者’,是背信者之墙。”

    “在不同的组织、的确,对于‘无信者之墙’也有不同的认识。”

    “因为不同的标准,在不周山里,存在好几处‘无信者之墙’。”

    “我不知道哪个‘无信者之墙’是真的。”

    因为刚才的猜测,她不由得将重点放在了那一座“背信者之墙”上。

    偃城十分注重规矩、契约,而在不周山里,偃城相关的那块区域中,就有一座“背信者之墙”。

    她伪装成肉人,以觉醒精神之桥的方式渗透到偃城的这段时间,她花了很久才获得了这座背信者之墙的相关消息。

    短暂犹豫后,她将这个消息说了出来:

    “我会帮助你进入偃城,帮助你接触背信者之墙。”

    如果她想的没错,对方就是朝着背信者之墙来的。

    “无信者之墙”对于各个势力来说,都是一个十分有吸引力的目标。

    包括“无信者教团”,也一直在寻找真正的无信者之墙的所在。

    其他的,她不太了解。

    但是......

    以她得到的信息,“背信者之墙”上,似乎会在对应目标来到墙前时,会将这个个体相关的背信者的名字乃至于形象、位置显现出来。

    她并不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是,也没有办法了。

    略显忐忑地,她等待着回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