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不周山

凡人修仙传韩立壁纸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97e97acb58c17eb8/1635183341.html

    伴随着上升感,尧言仿佛感觉到了一个无比宏大的事物。

    浩瀚、没有边际,仿佛整个世界都被笼罩住了一般。

    但是,莫名地,尧言能够感觉到,这个巨大的事物,更像是机械一般,一一种杂乱的、混乱的动向不断地运转着。

    不,更准确地说,它应该是有规律的,但是,自己无法把握这个规律,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理解这个规律。

    很快,这种宏大感消失了。

    他仿佛进入到了某个空间之中。

    而当他的意识变得清晰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一片奇异的光景。

    怎么说呢。

    莫比乌斯环?矛盾空间?克莱因瓶?彭罗斯三角?

    这是一个巨大的、扭曲的空间,仿佛一个螺旋上升的塔型建筑的内部。

    但,这个高塔内还错乱地存在着无数建筑,这些建筑并不是垂直于他所在的地面,而是与所在位置的墙面垂直。

    甚至,还有悬空的建筑存在着。

    他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景色错合在一起,每一个部分都是合乎逻辑和印象的,但是结合在一起,却背离了逻辑,与他的认识相悖。

    比如他所在的位置旁边,就是一个三角状折合上升的断裂阶梯。

    但是,比起这个,另一边似乎更直观一些。

    在他视野远处,一个个奇形怪状的身影,正沿着那扭曲向上的“墙体”又或者应该说“地面”,往上走去。

    这样的光景,不由得让尧言有些发愣。

    他没有见过这样的地方。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您、您好。”

    尧言扭过头,赫然看见了一个女人......

    这张脸,与刚才的那个偃人不同,但是,尧言能够感觉到,她给自己的感觉,和之前那个偃人是一致的。

    不过,她并不是偃人的姿态。

    而是......

    灰白色的,宛如人偶一般。

    就如同他前世见过的那些球形关节人偶一样,没有那种仿佛木质又仿佛金属一般的质感,而是更加接近骨骼之类的感觉。

    只是,又带着一种几丁质的质感,仿佛外骨骼。

    他的视线,在对方的眼睛,那仿佛无数细密的小型晶体复合成的眼珠上掠过。

    如果他还有肉体的话,或许会因为刻在dna里的对腐烂物、对密集物的恐惧而感到不适吧。

    或许还会有恐怖谷效应?

    很可惜,现在的他现在并没有这种想法。

    包括对这个有些熟悉但不认识的奇异空间的新奇在内,他没有什么情绪的浮动。

    冷漠地,他望着这个女人:

    “无信者之墙?”

    而面对他的质问,楼兰深吸了一口气,那能够普通人产生不适感的精致面孔微微抬起,睁大了那密集结晶复合的瑰丽眼瞳:

    “这里被偃人称为‘不周山’,被翼人称为‘巴别塔’,被海人称为‘海格力斯之柱’......有很多种称呼。”

    渐渐平复的心绪,让她能够比较稳定地发声:

    “无论是收容者还是污染体,都能够来到通过引导物进入这座塔。”

    她望着尧言,出声道:

    “在这里,加入某个势力之后,就可以获得使用某个试炼空间的资格。”

    “每一次经历试炼,我们都可以获得一定的‘理性’,让我们维持人格,不会因为能力的多次使用导致人格走向极端。”

    “并且,如果通过了试炼,还有可能从试炼中获取到旧时代的精神残渣,让我们获得新的力量。”

    而楼兰的话语,让尧言不由得沉默了片刻。

    不周山、巴别塔、海格力斯之柱之类的就不说了,这些很明显是神话元素相关,和“噩梦游戏”应该有关。

    但试炼?理性?维持人格?

    以她刚才说的话里的逻辑来理解,是说多次使用能力,会导致走向极端,失去理性、失去人格?

    他仔细地确认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变化。

    虽然他在这个世界又或者说这个时代苏醒还没多久,使用能力的次数也不能算多,但也频繁了。

    除却醒来后就因为没有肉体而失去情绪之外,自己的思维有发生什么变化吗?

    没有。

    但也不能排除以后多次使用能力后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他看了一眼这个与之前的偃人外表姿态不一样的“女人”,回想了一下“无信者教团”的事情,然后道:

    “这里有那些势力?”

    他问了一个十分基础的问题,他也并不怕对方知道自己并不了解这个地方。

    或者说,对方可能已经看出来了。

    甚至,他都想过这里可能会有陷阱,所以,他才有了之前那番举动。

    而事实上,楼兰却有些拿捏不准。

    这个来历不明的污染体对于无信者教团有多少了解?

    能够说出“无底线”这种话,对于无信者教团的了解显然不一般。

    无信者教团不能说鲜为人知,但是也极其隐蔽,无论是在这不周山内还是不周山外。

    即使有了解到无信者教团的,或多或少都会被他们宣扬的“无信仰”这张皮蒙蔽,难以分辨。

    无信者的行动模式,至少明面上的行动模式,就是各种反盲目崇拜,在这种表征上表现得有些极端,看上去就像是对一切非实证存在不予采信的样子,因此显得教条化。

    甚至不少加入了无信者教团的收容者、污染者,也会被这张皮欺骗,认为“无信者”真的是“无信者”。

    楼兰并不是什么高层,但她接触过高层。

    这个松散的组织,这个“无信者教团”的身份,对于无信者教团的高层来说,也只是一个能够利用的身份而已。

    “无信者教团”的形象,就是他们可以利用作为行动掩护的

    她说了解的“无信者教团”,唯一可以说得上“原则”或者说“共同点”的,就是“什么都可以利用”。

    无论组织、身份甚至“利益”本身,都可以作为利用的对象。

    无底线,无原则,可以为了各种目标放弃一切。

    所以,她才会对这来历不明的“污染体”一口说出“是无信者还是无底线”这样的话给弄得拿捏不住对方的身份。

    但,对于无信者教团有这种程度的了解,显然不可能是不知道不周山这个地方的。

    偃人相当保守,基本不会让实力较弱的偃人进入不周山。

    但即使如此,只要升入第二阶梯,就可以接触到不周山的信息,甚至在第二阶梯就能直接进入不周山。

    这个污染体到底是什么来历?

    难道是某个组织的收容者羽化成了污染体?

    思绪不定的楼兰,把握不住面前污染体到底是什么打算,对于这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询问,只得老实回答。

    ps:抱歉,更新晚了,去了趟医院,不过情况没啥大变化,不算大问题。

    说起来,你们打了几针疫苗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