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无信者教团

凡人修仙传仙照片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4ed971677247/1635182630.html

    这个偃人的行为,是尧言没有想到的。

    但是,这个偃人的行为,却又并不出乎他的意料。

    原因,正是之前尧言在她身上感觉到的,那种其他偃人不具备的“同类”感。

    但尧言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注视着她,等待着她的发言反应。

    而楼兰的思绪也同样有些忐忑不安,全程看到领队被杀的过程,她已经意识到了这个“思念体”具备自我意志。

    不是“思念体”,而是“污染体”。

    具备自我意志的、精神形态的特殊存在。

    是哪个收容者完成了羽化?

    她努力回想着偃城附近自己所知的那些有组织的收容者。

    不过,很快,注意到了那巨鸦形态的污染体只是注视她而没有行动的情况,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她抬起右手,机偃开合声中,她的手掌部件逐渐重组形态,变成了一个镂空的、宛如虫子,又仿佛蛇一般的图案:

    “我是,无信者教团的成员。”

    她说出了一个称呼。

    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尧言不由得有些诧异。

    因为,这个有些矛盾的名字,是《群鸦乐园》里的一个组织的名称。

    这个组织里的人,是一群秉承着“什么都可以利用,无论是人际关系、社会身份”,包括“无信者教团成员”这个身份也可以利用的奇诡组织。

    这个组织的架构既松散,又严苛,以一种相当矛盾的状态存在于《群鸦乐园》的各个故事副本里。

    非要简化描述的话,这个组织就是一群“目的中心主义者”。

    为了自己的目的,能够不择手段,牺牲一切可以牺牲的东西。

    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去散播谣言,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将与自己相谈甚欢的朋友杀死,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做各种事。

    在《群鸦乐园》中,这个组织,相当地奇诡。

    一是因为这个组织被很多人知晓。

    二是因为这个组织虽然被很多人了解,但是没有办法形成有效的打击。

    因为,他们会以各种各样的身份来伪装自己。

    你能相信一个从出生到六七十岁没做过坏事的人,是个无信者教团的成员吗?

    你能相信这个人在某一天突然把自己生长的村庄焚毁,杀死整个村庄的人吗?

    这个无信者教团的成员,可谓是防不胜防。

    因为他们是不择手段的,如果某件事被他们认为有利于达成目的,他们就会支持这件事。

    比如,尧言就曾经玩过这么一个剧本。

    一个老人建立了一个家族,家族数代人住在一起其乐融融。

    无论是从各种细节,都能够感觉到这个老人对家族成员的感情。

    但是,当剧情进展到某个流程时,整个家族所有人都被这个老人杀死了。

    而随着剧情探索,表面上的原因,浮现出来——

    “我死之后,他们受益,所以他们会希望我早点死,甚至在谋害我”。

    而在剧情中,从另一个方向行动,有些恶趣味玩家帮助他杀全家的时候,会听到这么一句话——

    “我比他们重要,就像我杀了我父母一样,原因就这么简单。”

    这个剧情,尧言的印象十分深刻。

    但并不是每一个无信者教团的人都是这样,这个在无信者教团里,也是比较极端的一种。

    他在玩家论坛了解到的,那些无信者教团的人,这种极端的还是比较少的,更多的,还是一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他们会以“性价比”为核心目的。

    什么样的行动,可以让自己收益最大化,让自己风险最小化。

    追求性价比,追求效益,是人的本能。

    但是,一旦超过了底线,这种行为就是群体中最大的蛀虫。

    他们往往会隐藏在各种势力之中,通过打着群体旗号,打着他人的旗号给自己的行为打掩护,减小自己的风险。

    他们会举着各种主义、各种群体的旗帜来为自己打掩护。

    一群为了自己的目的、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的人。

    而他们往往十分擅长于伪装,会给自己的行为包装。

    这个无信者教团的人,几乎在每一个故事副本里都有出现。

    其中有不少都会通过出卖无信者教团的其他人来达成目的。

    非要简化,这就是一个“内鬼”组织。

    对于组织里的每一个人来,每一个人都是内鬼。

    对于组织外的每一个人来说,这个组织的每一个人都可能会成为内鬼,为了他自己的目的,谋害自己。

    看着那似虫似蛇的奇异徽记,还有在脑海中浮现出的“无信者教团”的相关记忆,尧言的视线不由得定格在了这女性人类外表的偃人脸上。

    不过,这种没有底线的人,反而是最好敲诈的对象。

    因为除了他们自己,除了他们自己的目的以外,其他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值得牺牲的”。

    一道声音,随着他鸦喙张开而吐出:

    “是无信者?还是唯我信者?给出足够让我放过你的价码。”

    这句带着质问语气的话语,让楼兰的神情一滞,她连忙道:

    “我能提供去往无信者之墙的门扉。”

    无信者之墙?那是什么?

    这个称呼倒是尧言不知道的。

    不,也不能说不知道,“无信者之墙”,他想到了生前的另一个广为人知的游戏里的设定。

    那个被广泛传播且因为望文生义发生讹变的游戏设定。

    但那个“无信者之墙”,和“群鸦乐园”以及“噩梦游戏”,都没有什么具体的联系。

    在不明情况的时候,他只是望着这个偃人,等待着她的下一句话或行动。

    而尧言的再一次沉默,也让她有了希望,她的手臂部件在机括开合中张开,露出了一样菱形的木块。

    或者说金属块。

    思绪间,一只小乌鸦从他身体里飞出,飞到对方身前,将那块木牌抓起,带回到了尧言的身前。

    近距离接触时,尧言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块木牌,似乎连接着什么地方。

    而这种感觉.....

    些许的好奇与警惕中,小乌鸦钻进了木牌之中。

    下个刹那,一股略显熟悉的上升感涌现。

    有点像之前进入《群鸦乐园》的游戏时的感觉?

    很快,尧言意识到了这种感觉所对应的“熟悉”来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