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异常的偃人

凡人修仙传十三集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53414e0996c6/1635180814.html

    偃人?

    大致确定了正在靠近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尧言也在思考一件事。

    他应不应该现在离开?

    以之前的情况来看,就和自己能够感觉到他们一样,他们也能够感觉到自己。

    只不过距离和敏锐程度会有些区别。

    躲在别人的精神里,就会变成他能感知到对方,但对方不能感知到他。

    准确地描述,是对方只能感觉到包裹了他的这个精神,而没办法直接感觉到他。

    而如果他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掩体,那些偃人就能够直接感觉到他。

    而且,虽然恢复地很快,但他毕竟没有恢复完全。

    要不要直接离开这具身体?

    而在他思索利弊,就要做出决断的那一刻,忽地,他看见那些个被那半羊半狼的怪物弄倒的人,站了起来。

    似乎.....他可以先等等,看看情况了。

    而也没过多久,在他感知之中,与之前那两个偃人类似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之中,让尧言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

    夜色之下,为首的偃人在耳边做出了警示的动作。

    下一瞬,其他两个偃人一同停止了自己的听觉部件。

    偃人、偃人。

    那机偃般的身躯,就是他们与人类的最明显区别。

    被称为“新人类”,也并非只是旧人类浮夸的表述。

    他们的确与旧人类不同了,与肉人不同了。

    他们的身体器官功能,都已经像是真正的机关器械一般,可以模块化运作。

    来到了这里,在一片片同时具备木质感和金属感的废弃物堆积的地方,三个偃人的目光,也同时落在了四人、不,五人的身上。

    刚刚站起的四个人,倒下的一个人。

    五个旧人类。

    五个被思念体污染了、正在变成被污染者的旧人类。

    被污染者与污染体尽管从文字描述上近似,但意义并不一样。

    三个偃人自然也不会混淆精神形态的污染体和被污染的、具有物质实体这两种情况。

    但是,在他们的视野中,那四个站起来的旧人类,身上出现了模糊、的黑白交织的虚影。

    污染的痕迹。

    不是接触的痕迹。

    如果思念体的效应是以直接对物质造成改变的情况时,就会留下这种痕迹。

    这种痕迹,往往只会集中在目标身体的局部位置。

    如果思念体没有直接对物质造成影响,而是以某种现象、某种效应的形式触发,那么就不会留下痕迹。

    如果出现全身都有污染痕迹,那么就是成为了思念体的容器。

    思念体有寄宿在具备精神的事物中的倾向。

    没有觉醒精神之桥的旧人类被寄宿时,因为精神与肉体隔离,无法直观地从外表上察觉到污染。

    觉醒了精神之桥的人,被寄宿时,因为精神与肉体同化,精神的异变会逐渐在肉体上呈现,因此会被发现。

    旧人类想要觉醒精神之桥,除却自然觉醒之外,通过收容者的能力刺激影响、思念体的刺激影响而觉醒的状况,就是最常见的了。

    但......

    被思念体或者收容者的刺激下觉醒,其产生的能力,就会倾向于刺激者的能力。

    而如果思念体具备极强的污染性和效应等级,甚至有可能会把旧人类的精神完全污染,让其变成与思念体完全一致的“子体”。

    三个偃人都能够清楚地看见,那四个旧人类身上的虚影,那代表思念体污染的痕迹。

    不是四级,最起码是三级甚至以上的强效应思念体。

    对于自己等人被派来这件事,几人的想法快速发生了变幻。

    从之前认为可能是来处理四级的弱效应思念体,被大材小用的想法中快速退却,如临大敌一般绷紧了思绪。

    只是,其中的一位,那外表近似女性的偃人,微不可查地后退了一步。

    他的眼瞳中映照出的,那几个污染痕迹逐渐加重的身影,仿佛成为了需要远离的目标。

    只不过,他的变化,并没有被其他两个已经蓄势待发的偃人发现。

    而下一刻,在领队偃人的带领下,两个偃人,即刻间发动了攻击。

    他稍微慢了一步,但也跟了上去。

    ......

    尧言默默地注视着这场字面意思上的“铁与血”的战斗。

    但是,很快,他便有了一丝不同的感觉。

    他注意到了一个状况。

    偃人之中,有一个不太对劲。

    怎么说呢?

    尧言的视线掠过那变身成一只巨大的独角巨牛的偃人、掠过了那向外释放藤蔓藤条一般的事物试图进行束缚行动的偃人,落在了那长得像个女人的偃人身上。

    他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偃人给了他一种微弱的、仿佛同类般的亲近感。

    当然,比起旁边那半狼半人的怪物,这个偃人给他的感觉要弱上许多,但是却给了他一种其他偃人不具备的亲近感。

    这种感觉,在尧言刚刚感知到这个偃人的时候就有了。

    更重要的是......

    在他们开始战斗的时候,这种感觉,竟然在增强。

    确认了这种感觉并非他的感知失误之外,他便有了继续了解的想法。

    虽然没有情绪的影响,只是在“未知需要了解”这种经验的逻辑架构下,他有了去了解原因的想法。

    只是,这种想法在没有情绪的加持下,显得相当平淡。

    如果对比正常人的想法,这种“好奇”,就只是“知道也行,不知道也没什么关系”的程度。

    不过,区别是......

    尧言的其他想法,也都是这个等级。

    在相对的比较之下,这种想法还是排到了前列。

    .......

    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三位偃人面对几个被污染者,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战斗——

    那一只只白羊和黑狼一般轮廓的精神力量,被独角的机偃巨牛撞飞,然后在重蹄踏下后,被踩碎,被破坏。

    一只只试图进行围攻的黑狼白羊,被藤蔓束缚,无法发起攻击。

    思念体最可怕的是“效应”,是那种一旦达成条件就会成为现象的“效应”。

    如果无法达成效应,无法形成效应,那么,这些思念体所释放出的精神力量,就只是一个个花瓶、空壳而已。

    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楼兰感觉自己似乎正被什么东西注视着。

    她偷偷使用能力,避免自己被当成优先目标的力量,似乎引来了什么东西的注视。

    而更加诡异的是.....

    她对那不知名存在的注视,有一种亲近感。

    ps:他/她的称呼没有问题,是有原因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