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怪物“同类”?

凡人修仙传全集免费看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516896c6514d8d39770b/1635179644.html

    但是,就在这个刹那,在几人看不到的场景中,“石头”的身上,冲出了几道黑影。

    那是几只灰白的山羊。

    白色的羊形轮廓,划出几道白色的轨迹,钻进了几人的身体里。

    这样的景象之后,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而矮小的“石头”,也直接被那高壮的男人攥着领口,轻而易举地举了起来:

    “别愣着,说,之前那东西你是在哪里发现的?”

    他质问的时候,正在流民小屋里乱翻的两个矮壮男人也走了出来。

    而“石头”面对着这样的光景,双眼却显得有些空洞,有些失神。

    “喂!”

    昏暗的夜色下,高壮男人并没有看清“石头”的眼神,只是因为对方在他凶悍动作的逼问下,却没有反应,让他有些奇怪和愤怒而已。

    “怎么?觉得我不敢弄死你?”

    高壮男人再次出声道,用力晃动了一下被他右手攥着举起的“石头”。

    “石头”,这时才似乎有了反应,有些呆滞地道:

    “你们有危险。”

    他这僵硬的说话方式,让高壮男人不由有些想笑。

    被吓得说不出话了?

    不过,他又感觉有点诡异。

    为啥这家伙谁说他们有危险?

    他不由得扭头看了看周围。

    其他几人,也在一脸疑惑的情况下转头四处看了看,其中一人问道:

    “怎么了?”

    “我哪知道怎么了,他说我们有危险。”

    举着“石头”的高壮男人应了一句。

    “害,我以为是什么呢,这家伙就是这样,胆小鬼一个。”

    那从屋子里钻出的矮壮男人回话道:

    “这家伙一直不敢去荒野拾荒,就去过一次,被吓回来之后,一次都没出去过,看到什么东西都害怕。”

    这样的解释,让那壮汉不由得安心了一些,那没来由的恐惧也消退了不少。

    正因如此,被糊弄的愤怒这时成为了他情绪的主体:

    “好啊,有危险是吧?你现在有危险了。”

    说着,他猛地将“石头”往地上一甩。

    砰——

    伴随着砰的一声闷响,“石头”结结实实地背朝地砸在了地上。

    但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石头”却连惨叫都没有,仿佛一个破布娃娃。

    然而,他的双眼睁着,再次出声道:

    “你们有危险。”

    和之前一般无二的光景,却透着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是在这昏暗的夜色下,几人没办法发现他那僵死般的表情。

    .......

    与此同时,尧言则是在静静地注视着前方。

    他的视线中,一架由炫目的白光形成的光桥,是那么地显眼。

    但尧言的视线,则是集中在光桥一端,一个形态奇诡的怪物身上。

    应该说是狼?还是羊?

    更准确地说,是正在吃羊的狼?

    没有情绪波动,尧言冷静无比地审视着前方的光景。

    那个怪物,以白色山羊的腰部为分界线,前端是一只白色的山羊,后端则是一只张开嘴巴的狼。

    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白色山羊身体的一部分,已经被狼吞入口中。

    但......

    尧言能够感觉到,这东西,是“一体”的。

    这东西......是.....

    思念体?

    关于“思念体”这个概念所指向的标准,尧言并不明确,只是从“乌鸦嘴”的记忆里了解了“精神形态”这个唯一的描述。

    也正是因为这个标准,尧言对于自己的定位,才会是“思念体”。

    而现在,他似乎有了更好的比对对象。

    那怪物一般的生物,让他感觉到与自身非常相似的诡异生物。

    只不过,对方似乎并不在意他。

    尧言闯进来的时候,发现它的存在,也警惕了一下。

    不过,这个东西,这个怪物,并没有对他的到来有什么反应。

    因为这个情况,与两个偃人的交战而受创的尧言,也没有选择直接离开,就这样呆在原地,静静地休息恢复,与那怪物处于一种极其诡异的和平之中。

    并且,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在这里的恢复速度,要比在外界时更快。

    而且,快得超乎寻常——

    超乎他对于“恢复”这个以星期、月、年为计算单位的经验模型的认识。

    短短的时间内,他的伤势就恢复了大半。

    而原因,正是因为前方那怪物不断传递过来的,那种与他自我感觉极其相似的波动。

    有超过一个小时吗?

    尧言觉得大概没有。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自己就恢复了几乎一半的伤势。

    这种状况,让他试图开始总结。

    首先,影响最大的,自然就是那个感觉上和他很相似的怪物,甚至让他有种莫名的亲近感的怪物。

    再然后,或许是“精神之桥”。

    在他撞碎“乌鸦嘴”的精神之桥后,他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恢复速度下降了。

    第三,就是“精神”,或者说有精神的生物。

    在他离开乌鸦嘴的身体后,他的恢复速度下降。

    但是当他进入那个壮汉的精神世界后,恢复速度又加快了一些,但比不上在“乌鸦嘴”的身体里时的恢复速度。

    所以,他有了这样的总结。

    “与自己相似的怪物散发的波动”

    “有精神之桥的人”

    “没有精神之桥的人”这个,也可以转为“具备精神意志的生物”“具备精神力量的个体”。

    这一点,也可以侧面从偃人那里得到证实。

    尽管有些不太一样,但在于偃人交战的时候,他的恢复速度也是增强的。

    不过......

    尧言还在在意一件事。

    那就是这半狼半羊的怪物,它,似乎在捕食?

    尧言的视线,穿过光桥,从肉体内投射而出。

    以他的视角,能够看到这样一幕——

    一个个身上寄宿着白色山羊的人,正被从那矮个子男人身体里钻出的、狼一般的影子扑中。

    然后.....

    狼开始了大快朵颐。

    尧言也能够感觉到,那半狼半羊的怪物,似乎因此正在变强。

    这样的场景,还有那种极其相似,仿佛“同类”的感觉,让他不得不思考一件事。

    这东西,是不是所谓的“思念体”?

    ......

    外界。

    站在最后方的男人,面露恐惧。

    他什么也没看到,但是,都倒下了。

    和他一起来到这里的人,都倒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