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思念体、污染体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有几个女主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4ed9754c7bc7670951e04e2a59734e3b/1635180902.html

    白衣的偃人站定在原地,望着飞上天空,快速消失在视野中的黑影,脸色铁青。

    随着他那机偃脸庞上的表情变化,在他身后浮现的黑白蛇影也在呼应着他的情绪,不安分地摆动着身躯。

    而这时,已经身躯倒地的机偃巨狼,在机偃开合声中,身体不断缩小,恢复成那黑夹克男的姿态,除却身上衣物破碎和有气无力的状态外,似乎并没有生命危机:

    “长奎,不要管我,赶紧追上去。”

    朗安那浮现出痛苦表情的面容上,一对眼睛死死地盯着白衣偃人:

    “搞不好可能是污染体。”

    “它就是通过击溃我,让我失去战斗力无法追击,让我成为拖累,阻止你的追击。”

    被称为“长奎”的白衣偃人,听到“污染体”这个称呼后,那刚刚褪去颜色的眼眸中,一黑一白的竖状瞳孔再次浮现。

    他知道,朗安说的“污染体”,并不是指被污染的目标这个一般意义。

    思念体是完全的精神形态,作为古代人类的精神残渣,它们的精神缺少很多部分,在不断的磨损中,只有高度凝结的特质存留,所以,它们会表现出非常强烈的倾向性。

    收容者是精神和肉体统合,但准确地说,收容者更偏向肉体。

    但,还有一类。

    更准确地说,收容者并不只有偏向肉体的方向,肉体统合精神,以肉体承载精神,慢慢将精神化为肉体的一部分。

    还有偏向精神的方向。

    精神统合肉体。

    这个方向,原本被称为“蜕化者”。

    他们的方向是不断把肉体转为精神形态。

    但是......

    这种倾向极其危险。

    物质的肉体稳定,精神的形态多变。

    失去了肉体的稳定性作为保护,精神极其容易受到外物影响。

    尤其是思念体的影响。

    在偃城记录的大事件中,在很久之前,当时城内大致分为两派。

    一派主张以身体为主,理由是稳定、可控,在面对外界危机时,最低也能够保留一部分有生力量,身体作为主导,精神力量作为辅助。

    一派主张以精神为主,理由是灵活、多变,在面对外界危机时,能够更有效地处理各种状况,精神力量作为主导,身体作为辅助。

    然而,在那之后,发生了一次思念体污染事件,全城的蜕化者,无一幸免,尽数被污染。

    然后.....

    他们变成了新的、另类的“思念体”。

    尽管他们没有思念体那般高度凝结的特质,几乎无法正面抵抗、只能选择侧面破除。

    但他们也不像那些来自旧时代的旧人类精神残渣,精神缺损,几乎没有自我意志,只会遵循本能一般的行动方式。

    但他们也和收容者不同,有着一定程度上特化的精神特质,会为了一个信念一个目标不择手段地行动。

    无论是思念体还是旧人类、收容者,这些污染体都不会将他们视为同伴。

    这群“污染体”,假如在一条线上留下四个点,最左边的是收容者,最右边的是思念体,以旧人类作为中间线,那么蜕化者更靠近收容者这边,而污染体更倾向于思念体。

    刚才那是“污染体”?

    长奎愣了片刻。

    但是,比起“思念体”,那东西大概是具备自我意志的。

    刚才他和朗安,与那东西缠斗时,对方几次使用了基本不会在思念体上见到的行动策略。

    干扰视线的伪装、声东击西的袭击、误导引诱的逃离.......

    比起那些在某些人口中可以称之为“自然现象”的思念体,那东西的确更像是有自我意志的污染体。

    但是,这个污染体,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他看了朗安一眼,然后道:

    “如果那东西真的是污染体,我追上去,你就会死在这里。”

    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直接来到了刚才那具尸体的位置。

    被他和朗安夹击之下被破坏地不成样子的尸体。

    仔细感知之下,他能够确认,这具尸体的精神和肉体是分离的,没有精神之桥联合后,肉体与精神开始统合的趋向。

    不是这个。

    他转过头,回到流民小屋那边,被朗安扒拉出来的尸体。

    而这一个......

    有肉体和精神统合的痕迹,精神.....

    等一下?

    精神呢?

    被称为长奎的偃人,结晶般的双眸在眉头皱起时压出了凝重的视线:

    “没有精神?”

    有肉体和精神统合的痕迹,但没有精神体?

    他仔细地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一片残留的精神碎片。

    果然是污染体?

    不过.....

    他又看了一眼这双目圆瞪的尸体。

    它的能力可能有点棘手。

    他回忆起了刚才的战斗,心中思索起来。

    不过.....只有精神体消失,肉体还没有被精神同化......

    尽管有潜在威胁,但也不需要太担心,这样的污染体,力量会很弱小。

    一个早产的污染体,只要尽快找到它,消灭掉它就没事了。

    污染体不像思念体那样,只需要不断吸收相同的精神特质,就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完全。

    ......

    尧言已经从天空中落了下来。

    尽管他躲藏在那壮汉的精神中,但也没能够躲过攻击。

    靠着壮汉的精神做肉盾,硬撑着吃了一记攻击,他受到的创伤也不小。

    虽然最后还算成功地保持静默,等到了机会给那两个偃人造成了伤害,甚至差点杀死那狼一样的偃人。

    但是,被那狼一样的偃人咬了一口,还是蛮疼的。

    不过,也只有“疼”这种感觉而已。

    现在的他,没有肉体。

    肉体的反馈机制,会让人在受伤后,分泌不同的激素,来作为调节身体的手段。

    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则是一种“感觉”。

    一种建立在“经验”之上的感觉。

    在自己生前,具备肉体时,因为身体的反馈过程,记住了受伤会痛、痛会愤怒、恐惧之类的关联,这些内容形成了经验。

    而他现在并没有肉体的反馈,他感觉到的“痛”,也仅仅是因为“自己身体被撕裂所以会痛”而产生的“感觉”。

    又或者应该称之为印象之类的。

    虽然痛,但没有实感。

    与寄宿在“乌鸦嘴”的身体时一样,对于外部接受到的感觉,没有实感。

    他的情绪浮动,也是基于这种“经验”而产生的,在没有身体激素、反馈机制的对应刺激调节的情况下,这种浮动相当的.....虚假。

    没有实感。

    不过,尧言还是能够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意识体的危险的。

    他需要找个地方休养一下。

    并且,如果可以的话,那个像《群鸦乐园》一样的游戏,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他也想知道。

    不过,这种想法比较平淡。

    没有身体反馈对于探索、对于好奇的奖励机制的刺激,他的好奇心仅仅是基于“不明来历的东西应该搞清楚”这个经验而已。

    近乎无情地,尧言一边审视和解构着自己的思维模式,一边寻找能够让自己寄宿身体的“容器”。

    哦,找到了。

    视线之内,一个正在废弃物堆里翻找东西的男人,映入了他的视野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