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手段不是目的

凡人修仙传余子童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4f595b507ae5/1635180380.html

    但是,没有精神之桥,也就是没有觉醒,为什么他身上会笼罩这种像阴影一样的污染痕迹?

    思念体直接杀人?

    白衣的偃人沉默了一下。

    旧时代人类的精神残渣,以某种特质为核心高度凝结后,会形成思念体。

    这些思念体就像是一种现象一样,基本只会以自己的特质为目标行动。

    就像之前处理的,代号为“悲哀”的思念体,只会不断以猎取旧人类的“悲哀”思绪或者“制造悲哀”为目的行动。

    被其污染的旧人类,则会以与自身经历的与“悲哀”有关的事件中,对应的人或者其他的事物作为目标行动。

    这些被污染的旧人类,行动上虽然会表露出不正常的情况,但身上并不会留下什么污染。

    污染,只会是思念体的力量直接发生作用,才会留下这种污染痕迹。

    除此之外,就是收容者。

    收容者在被污染之后,因为精神和肉体一体化,如果收容者的精神被污染,那么身体也会逐渐发生变化。

    但是.....

    在偃城的周围,收容者应该都会变成与他们类似的机偃形态才对。

    他看向了巨大的偃狼:

    “朗安,附近还有被污染目标吗?”

    巨大的偃狼仰起狼一般的机偃头颅,硬质的,结晶宝石般的眼瞳扫视周围,寻找着之前两人发现的思念体污染痕迹。

    但是,那结晶狼瞳似乎并没有搜寻到什么。

    “没有。”

    机偃开合声带着沉闷的撕裂感,除却略显僵硬的机械音色外,仿佛一只真正的野兽低吼。

    “是吗?”

    竖状纹路的眼眸映着洒落的光,白衣偃人一边回应着,一边向着右侧移动了一步。

    下一瞬,两人几乎同时做出了动作。

    机偃巨狼在轰然间跃出,仿佛一颗陨星自上而下坠落。

    白衣偃人仿佛一只伏地的白蛇,掠出一道白色的轨迹。

    一人一狼两具机偃向着同一个位置发动了攻击。

    两人夹击之下,那废弃物堆积之处,却没有任何动静。

    轰!!!

    伴随着轰响,鲜血飞溅而出,在白衣偃人和机偃巨狼的身上染出一片红色。

    这样安静的状况,似乎出乎了两人的预料,让两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收容者的精神和肉体统合,以他们身体发起的攻击,能够直接对精神形态的事物,对思念体造成伤害。

    他们的精神力量,也能够直接干涉实体。

    只不过,能力类型不同的收容者,具体干涉的表现并不一致而已。

    他们那硬质的眼瞳对视着,似乎都看见了对方的疑惑。

    不过......

    就在这个刹那,一个声音响起:

    “躲开的话,可能会死哦。”

    伴随着声音,两道黑影扑出,分别向着白衣偃人和机偃巨狼的身上扑去。

    机偃巨狼下意识地做出了闪躲的动作。

    白衣的偃人也本想后退,但是,在他有这个想法的瞬间,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撕裂感。

    仿佛,他如果继续这个动作,就会被重创,乃至死亡。

    甚至.....

    一黑一白,双头蛇般的虚影,仿佛在他眼前闪烁。

    上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他刚成为收容者的时候。

    不过,这也让他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思念体的能力。

    思绪闪动间,他立刻向同伴发起警示:

    “朗安!不要躲!”

    喊出话的同时,他动用了能力,黑色的蛇影从他身后浮现,以攻代守,咬向了那向他扑来的黑影。

    不过,虽然他思绪很快,但当他出声时,已经晚了。

    机偃巨狼在下意识做出后退躲闪动作的刹那,那黑色的、宛如某种鸟类的模糊影子速度陡然加快,就要撞在巨狼的身躯之上。

    而白衣偃人那边,从他身上扑出的蛇影,几乎是瞬间便把那鸟影咬碎。

    白衣偃人也能够通过能力的接触感觉到,向他扑来的这道黑影,只是用来干扰视线的诱饵!

    无数次与思念体或者被污染的收容者战斗的经验,让他似乎已经明白了对方想要做什么。

    他如果和朗安一起后退,那么就会一起受创,而躲在旧人类身体里的思念体,就可以逃跑。

    如果他和朗安有一个人后退,那么另一个人面对思念体,采取防御的姿态自然比较安全。

    那么.....对方也可以趁此机会逃离!

    直接攻击!

    放弃增援朗安,他那结晶质眼瞳中的竖状纹路一闪,左黑,右白,两道蛇影同时向着尸体所在的位置扑击而去。

    但是,就在这一刻,在他向着旧人类的尸体发动攻击的刹那,他眼角的余光赫然发现,向着朗安扑去的鸟影,在这一刻霍然涨大。

    一只足有半个朗安大小的、宛如巨鸦的模糊黑影,扑中了朗安的头部。

    他也看见,朗安张开了巨口,机偃部件拼合的利齿,仿佛数柄利刃交错刺合,将巨鸦咬住,锋锐的利齿似乎立刻就能撕碎那巨鸦般的思念体。

    然而,巨鸦在被咬中撕裂的那一刻,并没有什么动作。

    那仿佛在被咬中后失去反抗能力的巨鸦,鸦喙微微开合:

    “受了重伤还发动攻击,你可能会伤得更重。”

    零距离。

    巨大黑鸦的身体内,又一道阴影般的晦暗事物撕裂而出,直接扑入了巨狼的口中。

    糟糕!

    白衣的偃人瞪大了眼睛,意识到了危险。

    对方没打算逃跑,而是打算靠近到他们无法立刻反应防御的距离发动攻击!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这是个思念体,他甚至会如认为这是某个被污染后的收容者,一个亡命徒般的收容者。

    剧烈波动的情绪,让从他身体中扑出的两道蛇影霍然涨大,带着机偃关节感的虚影巨蛇,随着他的意志,猛地回返,向着那巨鸦咬去。

    而在黑鸦话语发出之时,咬中了那黑鸦的机偃巨狼,动作猛然一滞,咬住了黑鸦的狼口,仿佛失去了力量一般松开了半截。

    黑鸦,尧言猛地振翅,在那蔓延身体的痛感之中,向上飞起,头也不回地向上飞离。

    他并没有以命相搏的打算,没有不逃跑战到死的想法,也不觉得直接跑不战斗能够跑得掉。

    给追击者继续追制造麻烦+逃跑,一增一减中制造最优的结果才是他的手段。

    无论是杀死这两个偃人,还是重创他们再跑,又或者攻其必备,都不是目的,甚至不是手段。

    他想要的,他的目的,就是脱离危机。

    把手段当成目的?还是把目的作为手段?

    他可不会犯下这种错误。

    给自己创造最好的时机脱离危机,才是他的手段。

    他不追求无伤,也不是追求最快,他追求的是相对情况下性价比最高的结果——

    在自己能够预想到的情况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