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机偃巨兽

凡人修仙传青狐族灭族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975272d065cf706d65cf/1635179695.html

    坠落感停下的那一刻,尧言感受到了一股撕裂感。

    随即,尧言发现自己回到了身体之中。

    但......

    下一刻,他赫然发现,那股撕裂感,正在扩大。

    还没等他仔细感受,这股撕裂感便蔓延到了他的全身。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准确地说是肉体,在这一刻陡然倒下。

    一道道裂缝在他的身体上浮现。

    而尧言的意识体所寄宿的位置,那精神的世界中,被仿佛阴影般的力量染黑的精神之桥,也陡然发生了断裂。

    撕裂感中,他看见那只吞食了“乌鸦嘴”的精神碎片的小乌鸦,身体也浮现出了裂缝,仿佛即将被撕裂。

    也就是这个时候,尧言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仿佛放任这种情况继续,会对他造成极大的损失。

    尧言自己也清楚,这些小乌鸦就像,不,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仿佛他延伸的肢体,如果放任下去,对于自己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没有犹疑,没有恐惧之类情绪的影响下,尧言大胆地将所有的小乌鸦直接收拢到体内。

    一道道黑影迅速向着尧言的意识体,那没有固定轮廓的、阴影一般的巨鸦飞来。

    仿佛水滴、仿佛火焰般融入了他的身体。

    但那股撕裂感并没有消失。

    不过,这时的尧言,立刻感觉到了撕裂感的来源。

    不能说是来源,准确地说是他会感受到撕裂感的来源——

    精神之桥。

    这具身体被撕裂,而小乌鸦侵吞了“乌鸦嘴”的精神碎片,与这具身体联系在了一起,而小乌鸦又和他紧密连接,所以导致那撕裂感传递到他的身上。

    断开与这具身体的联系。

    尧言立刻意识到了解决的方法。

    而解决的方法——

    一对鸦眸,陡然转向了那被染黑的、正在浮现裂纹的光桥。

    下一瞬,他的身体陡然扑出,宛如黑幕般的巨大黑影,撞向了漆黑光桥。

    咔啦——

    光桥上多出了几道裂缝。

    但是,还不够......

    随即,他鸦喙张开,吐出了声音:

    “这桥应该没脆弱到一撞就碎吧?”

    精神消耗的疲惫感袭来,一股股晦暗的力量凝结,从他的身体中扑出,涌向了漆黑光桥。

    而尧言立刻追了上去,几乎是那晦暗力量涌入光桥的刹那,他的意识体便与光桥相撞。

    !!!

    没有声音。

    光桥直接崩碎,化为无数黑光消散在他的视野中。

    与此同时,尧言能够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痛楚。

    这种疼痛,源自于那只吞食了精神碎片的小乌鸦。

    但是.....

    那股撕裂感也随之消失了。

    不过,并没有结束。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所处的这个地方,这精神的世界,也开始了崩碎。

    离开这里。

    尧言果断地做出了抉择,向着碎裂光桥原本的位置飞了过去。

    .......

    废弃物堆砌成的小屋之中。

    一只仿佛火焰、流水般没有固定轮廓的黑影从躺在床上的青年身上飞了出来。

    成功脱出。

    尧言的视线,第一时间落在了正躺在床上的青年身上。

    青年的身上,浮现出了一道道裂纹。

    而且,还有仿佛不同的钝器、利刃武器造成的伤痕,鲜血流淌而出。

    一道道伤痕快速浮现,青年的气息也愈来愈弱。

    这样的光景,让尧言不得不将其和刚才在那如同《群鸦乐园》般的游戏中的遭遇联系在一起。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忽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向着自己所在的位置靠过来。

    什么人?

    巨大的、乌鸦一般的尧言猛地扭头望去。

    和刚才那诡异的游戏有关吗?

    不管如何,原地等待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

    不过......

    自己竟然能够以意识体直接在外活动吗?

    和青年记忆中那些关于“思念体”的描述有些接近?

    只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尧言暂且放下了关于把自己归类的问题,从废弃小屋之中飞了出去。

    然而,也正是在他飞出小屋之后,他赫然感觉那些正在靠近的东西,也改变了方向。

    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目标就是他,而且知道他的行动路线。

    就像自己能够感知到他们一样吗?

    那么......

    尧言立刻将视线转向了之前埋压了那个壮汉的位置。

    试试看。

    晦暗漆黑的身躯,化作一道黑色掠影,从原地飞出,在废弃小屋的位置稍稍停顿片刻后,以更快的速度扑向了那壮汉所在的位置。

    ......

    “朗安!”

    纤瘦的偃人晶体般的硬质眼瞳中,竖状的纹路再次扩大:

    “你直接过去!”

    “好!”

    黑夹克的偃人看了白衣服的偃人一眼,快速答道。

    然后,他的面孔上浮现出了愤怒的表情。

    几乎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他的面部,快速膨胀。

    在带着些许金属感和木质摩擦感的部件开合声中,黑夹克的偃人身体迅速扩大,化为了人立而起的、宛如狼一般的怪异形象。

    咔嚓咔嚓的异响声随即响起,人形兽征的怪异偃人,猛地做出了四肢落地的动作,然后——

    轰!

    伴随着爆响声,地面上的废弃物被掀飞的场景,黑夹克偃人变身成的偃狼以极快的速度飞扑出去,以远超那白衣偃人的速度冲向了视野远处的一间流民小屋。

    巨鸦姿态的尧言,已经找到了壮汉所在的位置。

    在他的视野中,那被废弃物压住的壮汉身体之内,有一个黑色的,类球状的圆点。

    他敏锐地感知到,这个圆点就和他之前寄声的“乌鸦嘴”的精神世界给他的感觉类似。

    没有犹疑,他直接向着圆点扑了过去。

    很快,一股穿过某种柔软屏障的感觉袭来。

    ......

    看着朗安一爪子轰碎那流民小屋的白衣偃人,动作忽地一顿:

    “消失了?”

    上下起伏的、带着机械感的疑惑自语从他的口中发出。

    但他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着朗安所化的偃狼位置赶去。

    当他来到朗安所变的偃狼身前的时候,足有两个他高度的巨大偃狼,爪子正从流民小屋中扒拉着什么。

    很快,他便看到了一个身上满是伤痕血迹,双目圆瞪的旧人类。

    在他的视野中,这人身上萦绕着一股难言的晦暗感。

    是污染。

    是思念体的污染。

    绝对没错。

    白衣偃人确定了这种晦暗感,正是源自思念体的污染。

    一个刚死去的旧人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