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偃人 收容者与思念体

动漫凡人修仙传更新时间https://www.idzs.cc/f706b/52a86f2b51e14eba4fee4ed94f2066f465b065f695f4/1635178317.html

    “思念体已经进入了流民街?”

    “对。”

    两人的外表虽然还是人形,但是,他们露出的皮肤部位,包括头部、手臂,都是满是人偶般、宛如木质零件又宛如金属部件一般的接驳痕迹,仿佛某种机械、机关造出的傀儡。

    但并非如此,他们有着自我意志。

    他们正是所谓的偃人。

    流民街无数肉人所向往乃至崇拜的“新人类”。

    纤细瘦弱的偃人身着白色的衣铠、另一个高大强壮的偃人则穿着黑色的夹克皮裤。

    无数废弃物堆积的流民街上,两个偃人在“乌鸦嘴”捡到头盔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纤细的偃人吐出带着机械感的男声,仿佛晶体的硬质眼瞳扫视了一圈:

    “应该就是这附近。”

    这句话后,两人左右扫视起来,似乎在寻找什么一般,但在几分钟的寻找过后,两人似乎无功而返。

    对视了一眼之后,那纤瘦的偃人扯开衣领,在仿佛木头摩擦又带着金属感的开合声中,他的肩膀处的“血肉”打开来,他的手伸了进去,取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段绿色的、坚硬的、仿佛金属般的小枝,披针形、长圆形的金属质叶片对称分布在两端。

    对着小枝上的叶片,偃人低声道:

    “没有找到目标。”

    说完,他将小枝举起,几乎是他举起小枝的时候,一只身上布满拼合痕迹的,宛如鸽子般的机关白鸟,仿佛从虚空中浮现一般飞来,衔走了他手中的绿枝,消失在原地。

    十几秒后,那白鸟再次从不远处的空气中浮现,振翅飞到他手边,将绿枝放在他手上之后,再度飞离消失。

    戴着墨镜的夹克装偃人,熟稔地将绿枝放到耳边,一段女声传出:

    “那就不用找了,思念体的波动已经在这里消失了。”

    听到这句话,皮夹克男的眼神微微一变,咬牙切齿地甩飞了手中的绿枝。

    也就是在他甩飞绿枝的时候,那机关般的白鸟像来时一般,兀地从空气中消失不见。

    而他的身体,也在发生变化。

    伴随着铁木部件的开合声,他的夹克不断被撑大。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偃人低喝了一声:

    “朗安!冷静!”

    在他喊出声之后,那夹克男身体的异状戛然而止,扩大的身体在部件开合声中体型回缩。

    看着他恢复,白衣服的偃人低声道:

    “条律让你记了多少遍了?”

    闻言,已经恢复了原状的夹克男沉默了一下,吐出了一个数字:

    “61。”

    看到他的样子,白衣服的偃人笑了笑:

    “我们这些收容者,在唤醒精神之桥后,肉体也会和精神同化,我们通过精神之桥,让精神和肉体一体化,得到了特殊能力,但是,也有缺陷。”

    “我们浮动的情绪,都会直接影响身体,造成身体出现变化。”

    他将那被甩飞的绿枝捡回,从肩膀处放回,然后道:

    “激昂的情绪会让我们的身体能力全面提升,但会丧失一定的判断力,警惕心高涨会让我们的感知变得敏锐,但也有可能让我们同时减弱攻击能力,恐惧心也会让我们在逃跑时变得灵活但会失去一定的辨别能力.......”

    “我们所拥有的能力,根据表现分类,有变身型、外放型、附着型、感知型、额外型、活体型、未定型这几种,而变身型又是对情绪变化最为敏感的一种。”

    “你的情绪变化,会直接让你的能力启动,让你身体发生变化。”

    说着,他看了一眼周围:

    “知道我们这些收容者和思念体的准确区别吗?”

    被称为朗安的夹克男点了点头,回应道:

    “我们收容者是灵肉合一,让精神肉体同化,思维、情绪的变化会直接作用在身体上。”

    “但思念体作为旧时代人类的精神残渣,本身虽然不具备肉体的,但它们的特质高度凝结,能够直接以精神形态显现。”

    “不,应该说,因为它们高度凝结,所以才能成为思念体,以精神形态显现。”

    白衣的偃人一边扫视周围,一边沉声道:

    “我们收容者需要抗衡精神变化带来的肉体异变,使我们自身架构足够稳定,不然,甚至可能会失去人格而崩溃。”

    “我们收容思念体时,需要选择,需要找到与自己足够契合的思念体才能收容。”

    “但思念体不一样。”

    “它们是旧时代人类身上某种思想特质的凝结,而且,旧时代人类的特点是很容易受到污染,精神容易扩散,这种高度凝结的思想特质,具备很强的污染性,能够将与自己特质一致的精神体污染、同化成自己的一部分。”

    “有时候,收容了这些思念体的收容者,也会被污染。”

    “不过,我们收容者可以依靠自身结构的稳定性,强行收容与自身不够契合的思念体,但思念体无法做到同化与自己特质不一样的其他精神体。”

    “这是我们的优势。”

    “但,面对思念体,我们也有不小的劣势。”

    白衣服的偃人看着周围:

    “被思念体污染的精神体,其所属如果是我们这些收容者,那么他们的身体也会出现多多少少的变化,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辨认。”

    “但如果被思念体污染的对象不是收容者,没有精神肉体一体化,那么我们很难发现其被污染这一事实。”

    “而一旦这样的目标觉醒了精神之桥,那么情况就糟糕了。”

    “城内之前混入了几个出现的、思念体造成的精神污染事件,让我们损失了不少人。”

    听到这里,夹克男有些不解地问道:

    “那为什么不把旧人类都处理掉?”

    他的语气十分正常、平淡,明显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的问题,让白衣服的偃人摇了摇头:

    “为了安全,偃人会尽量避免思维过大发生变化,但也正是因此,偃城里也出现了整体危机。”

    “我们必须保护一定数量的、有潜质的旧人类作为偃城的新零件。”

    “即使是流民街,也要避免思念体侵入污染。”

    就在这时,在黑夜逐渐降临时,白衣服的偃人似乎注意到了什么,逐渐暗淡下来的夜色中,他晶体质的双眼中浮现出了竖状的纹路:

    “找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