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序章 现实,噩梦

凡人修仙传桑梓全集免费听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68516893516896c6514d8d39542c/1635184214.html

    荒芜的大地上,一株株奇形怪状的植物交错着,在废墟之间长出,与那残破的建筑一同,在这幽静的夜晚,托起了天空中灰蒙蒙的月亮。

    大陆的东边,一座座废墟般的高楼建筑之中,却有一座建筑完好且崭新,显得十分突兀。

    而在这座建筑的某个房间中。

    一个中年人坐在满是液体的、宛如浴缸般的机械装置中,正在从头上取下那头盔模样的东西。

    取下头盔后,他看着手上的头盔,不由得嘟囔了一句:

    “噩梦戏剧.....”

    使用了各种神话、历史、传说、文学作品素材的架空游戏。

    他还依然记得宣传片里的景象。

    没有人类,但是有各种看上去像是人的奇异种族。

    有形如大同社会的、由铁木的城墙环绕保护的机关城,各种机关兽与操作机关,身体能够和机关结合的偃师。

    有理想国式的,白石托起的天国,高大的“正义”之城,仿佛雕塑般的石人的城市,一个个巨大的石巨人建起的堡垒城邦。

    有乌托邦式的,沉入瀚海中的美丽岛屿,无数半鱼半人的生灵组成的海中国度。

    有太阳城式的,位于天空之上的空中之岛,能够吞吐火焰的龙人振翅翱翔环绕的天空城市。

    还有位于南方极寒之地的,无数冰晶凝结的天使环卫的教团之城等等。

    说真的,神话奇幻题材的游戏,他见得太多了。

    毕竟,神话、历史、传说、文学作品本来就是创作者最容易找到也是最好找到的素材库。

    但是把空想者们的乌托邦和奇幻元素结合在一起......

    荒谬?愤怒?

    但最后只能化作一声无奈的感慨。

    不得不说,“娱乐”的确是消解严肃性,曲解内容的一把好手。

    点了传播就得牺牲严肃性吗?

    还起了噩梦戏剧这种名字。

    如果是以前,肯定会被管制的吧,无论在哪个国家。

    不过......那是以前,不是现在。

    中年人模样的男人叹了口气,放下右手抱着的游戏头盔,看了一眼自己身体上的插管后,左手熟稔地从前方的两个白大褂着装的男人手里拿过药瓶,倒出药片然后交还。

    一边就着水吞服药片,他脑内的思绪翻涌着——

    他叫做尧言。

    大概是几十年前,全世界掀起了战争。

    具体因为什么原因,当时还只是个普通青年的尧言,也不知道,好像是有一个小岛国在自家核设施污染后,袭击了各个大国家的核电站,然后大国用核武器还击,有些有核国家甚至将核武器投向了周边的国家。

    具体是怎样的,他也不清楚。

    毕竟,当时还是个年轻人的他,在被救灾队伍救出之后,就一直没怎么出过门了。

    战争的破坏、核污染扩散全球,全球人类,动植物都受到了辐射影响。

    自此之后,全球迎来了文明崩溃的时代。

    哦,不对,只是人类的文明崩溃。

    而在身体上的表现,就是基因崩溃了。

    基因的崩溃,让人类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变异病。

    应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在那场波及全世界的灾难后,资本并没有消失,相反,因为人员不能外出,精密器械又难以对抗核辐射的影响。

    网络相关技术在那之后再次迎来了高速发展,原本在几十年前还是科幻幻想的虚拟现实技术,已经发展为了现实。

    虚拟现实游戏实现,还引起了全球热潮。

    呵,末日废土上的游戏热潮。

    在家里,一个游戏仓、游戏头盔就可以进入虚拟现实游戏的世界的时代,到来了。

    只可惜.....

    他大概玩不了多久了。

    尧言心中叹了一口气。

    毕竟自己就要完蛋了。

    不过,大概也算是幸运?经历了几十年的时间,“基因修复剂”出现了。

    在崩溃到来后,不同国家研究机构都在研究的,能够避免或者消除核辐射影响的,甚至能够修复人类基因崩溃的药剂出现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或许连用的机会都没有。

    但,作为小白鼠,还是一只快要入土的小白鼠,他得到了机会。

    作为试药志愿者的机会。

    但,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不过他也不后悔。

    现在的他,只不过是因为病入膏肓,不死马当活马医来试一下的话,可能明天就进棺材了。

    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位白大褂,他出声询问道:

    “就像上次一样,吞下去之后就睡觉?”

    他总感觉这次的药片的样子好像有些不太对。

    “是的。”

    在他那与虚拟游戏维生舱同是一家公司生产而来的医用维生舱左边,一位白大褂简短地回应道。

    右边的白大褂没有出声,但对方紧紧盯着他的样子,让尧言想起了一件事,之前有志愿者偷偷截留药片试图带出。

    没有这个想法,也做不了什么手脚,就着水,尧言果断地将药片吞进肚子里,在快速涌现的疲倦感中将头盔戴上,躺进了维生舱。

    选择游戏

    奢靡的度假小岛、真正的贵族生活、无规则世界、群鸦乐园、噩梦游戏、安眠音乐会.......

    一个个游戏图标界面随着划动栏浮现。

    尧言略过了前两个已经玩腻了的18禁成人游戏,第三个是丛林法则的暴力至上游戏,整天打打杀杀他也玩腻了,安眠音乐会就是个帮助他这种身体痛到无法正常入睡的病患的催眠音乐会。

    没有看向后面密密麻麻排列的一百多个游戏选项,面对在眼前浮现的菜单画面,尧言的视线在群鸦乐园和噩梦游戏间犹疑了片刻,随后选了噩梦游戏。

    群鸦乐园和其他的几个游戏的确还不错,但是,睡前他也没有多少时间,噩梦游戏这种像是几十年前的跑团、狼人杀、剧本杀之类的故事副本流游戏,比较适合现在的状况。

    思索了一下,他选择了噩梦游戏。

    看着这一切,并默默地将维生舱盖子盖上的两个白大褂离开了房间,在隔音效果优秀的大门合拢之时,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吐声:

    “还算顺利。”

    “这些基因修复剂到底是哪来的?”

    “我也不知道啊,谁能想到这些使用了基因修复剂的崩溃者会产生超自然能力啊。”

    “来源不明的东西......不过还好,可以确认,他们的能力都和脑部有关,与意识和精神有密切关系,只要进入沉睡,就不会有问题了。”

    “希望吧,不过,超自然能力啊,我也想要呢。”

    “嘁,谁不想要,然而必须是基因崩溃程度到达一半以上的崩溃者在使用基因修复剂之后才会产生超自然能力。”

    “然而基因崩溃不到一半就死掉的家伙多了去了,像这种基因崩溃超过一半还能活这么长时间的,也不多了。”

    “这人确认产生了超自然能力了吗?”

    “还没有确认,还未观察到有能力表现,但以其他案例来看,应该会产生。”

    “从各个医疗站的资料总结来看,产生的超自然能力和崩溃者的三观、意识形态有关,还和他们印象深刻的一些文化作品的形象有关。”

    “有个医疗站记录的消息是,以神话或者各种文创作品的形象为表征,但实际能力和和他们印象的三观、意识形态为实际内核。”

    “这是目前的一个猜测方向。”

    “不对吧,我听说是不是和印象有关啊,不一定是他们自身的三观和意识形态,而是因为他们对这些印象最深。”

    “的确,这是另一种推测方向了,但具体的研究数据我们也看不到。”

    “是啊,我们这些负责处理的,也接触不到那么高层面的信息。”

    “没准这些消息也是用来搪塞我们的呢?”

    “啧,有可能,不过算了,不说了,不然我们也危险。”

    “是啊,社会动荡到这个地步,谁能想到几十年前大家还在说什么地球村一家人?”

    “想那么多做什么,小心点,别被辐射弄死就好了。”

    两个白大褂一边交谈着,一边走出了这有些破旧但摆满了各种精密仪器的房间。

    而在房间内,躺在维生舱中的尧言,陷入了恍惚中。

    仿佛陷入了长久的梦境一般。

    很久很久。

    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

    不知道。

    意识朦胧的尧言,并没有精确计算时间的能力,也没有模糊计算到底经过了多长时间的方法,就这样,在浑浑噩噩的恍惚梦境中,他的意识逐渐沉了下去。

    但是,他也能隐约、朦胧地感觉到自己逐渐在衰弱的事实。

    自己,好像要死了。

    “我会死吧,我应该活不了。”

    “死后,会是什么样呢?”

    “古埃及的生命观,是灵魂会回到尸体上复活。”

    “古印度的生命观,是死亡之后投胎转世变成各种生物的幼崽乃至死物。”

    “而早期的天朝,好像是以化生说为主吧,像精卫一样,死了之后直接变成鸟。”

    “如果是我的话,会变成什么鸟?”

    “尧言......我大概会是乌鸦吧,尧言,谣言,乌鸦,挺配的。”

    “但是,问题来了,按照化生说,鸟死了,会不会又变成人?”

    在难以形成清晰意识的恍惚沉眠中,机械地、他的无意识胡乱地将一个个字词组合排列,让他在长眠中梦呓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