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逆苍天 《绝世药尊虞渊辕莲瑶》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互相教导,内容摘要:没有谁能想象出,虞渊的这具阳神之身,在吞并了阳脉源头以后,居然能近距离地以那柄刀劈向妖凤她在那个小小的光点内,看着因虞渊的磅礴血能,而衍变出来的万千智慧生灵,看着众多奇特的血脉秘术,配合着诸多新颖的生命法则,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战斗方式至高妖凤是最强的对手,还是在诸天血术和生命奥义的集大成者,这位以浩漭之“血”封神而成就大道者,不仅对浩漭的古老大妖,龙族,还对外域异兽的众多血脉神通,有她独特的见解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互相教导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没有谁能想象出,虞渊的这具阳神之身,在吞并了阳脉源头以后,居然能近距离地以那柄刀劈向妖凤。

    刀刃和枪杆接触处,那米粒大小的耀目光点,宛如成了众生的血脉宝库。

    除了里德、西米茨这般,天生就没有血肉之身的天魔,其余包括血魔族的族人,浩漭妖王、妖神,天外星河的异兽,只是看向那小小光点,心脏的跳动都诡异地停止。

    纪凝霜,荒神和天虎同样也不例外!

    那么微小的一个光点,从中涌现的神秘冲击力,像是能影响众生血脉的动向!

    呼!

    又有一道身影,从那条裂开的缝隙踏出,他英俊的脸上,也充斥着惊诧,轻喝道:“已,已能够如此……”他的目光定格在虞渊和至高妖凤身上,也不敢相信现在的虞渊,居然能和妖凤硬抗了。

    他便是沿着钟赤尘开出的那扇“门”,从浩漭赶来的神王太始。

    看着此刻虞渊和妖凤的战斗,那座代表着神魂宗尊荣地位的斩龙台,和提着那杆紫金长枪的妖凤,太始愣了片刻后,在心底呢喃:“多么熟悉的一幕啊。”

    曾几何时,这两个家伙有过多少回类似的战斗?

    喜怒无常的妖凤,当年在众人进行议会的中途,一言不合便会掀翻桌子,对她看不顺眼的人暴起发难。

    彼时的韩邈远远没有今日的话语权,只能在一旁站着,连一席座位都没。

    而敢于叫板她,让她安分冷静的人,唯有当初的斩龙者。

    方法也颇为简单。

    两个家伙瞬间冲向天外星河,在一番扭打厮杀过后,往往是妖凤回到妖神殿生闷气,神王太阴则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般重回议会点,让大家继续商榷要事,不必在意妖凤和妖殿的立场态度。

    也有时候,回来的虽然还是太阴神王,可先前的方针已经生变。

    变为妖凤做出的提议。

    可每一次,在两个家伙的战斗争论结束后,回来的永远都是太阴,至高妖凤或在天外凤凰神殿中,或缩在妖神殿默不作声。

    推翻龙族的统治期间,还有龙族被覆灭以后,浩漭向天外星河进军的期间。

    因妖凤的突然发疯,神王太阴的强行干预,导致议会暂时中止,所有人和妖都只能等候他们两个结果的局面,不知发生过多少回。

    “真怀念那个时候,大家都朝气蓬勃,都为了共同的理想而奋斗。虽有争执,可每一次都能妥善解决,只可惜……好景没能持续下去。”

    太始在心中唏嘘感慨。

    他踏足源血大陆以后,在看到虞渊的那一刻,也如钟赤尘般瞬间意识到,造成浩漭新本源凝成者,就是界壁外的虞渊!

    “意外是吧?我也是。”

    同样知晓虞渊真实身份的钟赤尘,已将时之书收起,他将两手缩在七彩的宽松袖筒里头,道:“太快了,快的我始料未及。阳脉的残存力量,竟然成了那柄妖刀的血魂,这说明阳脉一败涂地了。”

    “这个我倒是并不意外。”

    一同从浩漭而来的两人,讲话的时候,看到虞渊的本体真身和纪凝霜,也已飞逝到了界壁之外。

    没有来得及和虞渊本体说两句话的太始,望了一眼脚下依旧冰莹的大地,道:“区区一条血色长河,又是在源血大陆的内部。在人家的地盘,还有那股极寒呼应着,阳脉不可能有什么成就的。”

    “要不然,它也不会熬了千年万年后,还是依然一无所获了。”

    虞渊先前领悟的隐秘事实,是太始早就推断出来的,他原本就明白阳脉源头在深黯星域,就只是一个幌子。

    真正的掌控者,始终都是沉睡中的源血,阳脉……就是个傀儡。

    从源血赋予虞渊完整的生命序列起,就意味着苏醒以后的源血,已经做出了决定,选择虞渊成为它对外的代言人。

    一个是傀儡,一个是寄予厚望的代言人,阳脉岂能喧宾夺主?

    默许且放纵它的源血,自然有办法处理它,就看想不想,有没有那个必要。

    阳脉化作的那条血色长河,落在地底的极寒之上,那股和源血结盟且天然契合的极寒,便是处理阳脉的杀手锏。

    太始看了一下,见大地还冰莹着,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也知道他的揣测大差不差。

    “很好,这样很好。”

    太始渐渐放下心来,还亲切地拍了拍钟赤尘的肩膀,害的这头七彩龙立即避让开来,一脸的嫌弃。

    “记你一功!”

    太始不在意地洒然微笑,也不管钟赤尘为何反应如此之大,“龙族,只要别像当年般闹腾,搞的浩漭鸡犬不宁,以后终有你们一席之地的。”

    “你搞的,好像他已经赢了一样。”钟赤尘冷笑。

    “不会输的,因为是他,也因为是她。这两个家伙,发生在天外的战斗,没别的因素掺和进去,他往往不会输。”太始意味深长地说。

    然而。

    被太始寄予厚望的虞渊,两手持刀的胳膊中,一条条纤细如赤红晶电的经脉,却蓬地崩裂开来。

    嗖!

    斩龙台瞬移而退,仅一个霎那,虞渊阳神的两条手臂中,所有断裂的经脉再续,旋即又是一刀劈下。

    两片巨型的紫色烟云中央,妖凤看似随意地,又以那杆长枪挡住。

    新的微小光点绽开。

    米粒大小的光点内,千千万万个此方世界的生灵,以虞渊的容貌和形态,以异族的血脉特征和奥秘,衍化着他们的血之法则。

    修罗,暗灵族,翼族,明光族,女妖,银鳞族,月夜族,岩族。

    那些已知的,活跃在诸天星河的异族战士,他们血脉中的精奥部分,被虞渊给提炼以后在光点内的世界轰向前方。

    前方,则是浩漭的众多古老大妖,天外星空的异兽,还有零星几头星空巨兽。

    被妖凤参悟出的血脉神通,巨兽的核心奥义,因她的妖能注入,也一一实质化。

    刀刃和枪杆接触之地,就是虞渊和她众多血脉法则碰击的微小世界,是两人浩瀚知识血海的疯狂冲抵。

    她妖能化作的异兽,大妖,彼此间的血脉力量能叠加。

    暴风化作的狂流中,隐含着锋利的冰光和玄雷,还有用来增幅血能的生命阵列。

    金岩兽的血脉展现,一块块万吨巨石从天而落,又突遭千倍的重力场加持。

    巨石轰落的势头和力量,被猛地提升百倍,将虞渊血能衍变的那些翼族、银鳞族的战士直接砸为血水。

    数不尽的大妖,异兽,零星的星空巨兽后方,有一道朦胧凤影悬空。

    她在那个小小的光点内,看着因虞渊的磅礴血能,而衍变出来的万千智慧生灵,看着众多奇特的血脉秘术,配合着诸多新颖的生命法则,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战斗方式。

    另类的芥子世界内,一赤红,一深紫色的海,各占半壁虚空。

    赤红和深紫色的海内,有实质化的血脉链条,有虞渊领悟后固态的赤红棱晶,也在相互冲撞着,碎裂着,化为光雨和碎芒。

    只是,往往不会持续太久。

    虞渊参悟的那些赤红棱晶,虽然神奇无比,但因他掌握的不够纯熟,棱晶间的结合不足,会率先败下阵来。

    他还没有很好地弄明白,那些血术和生命奥妙,该如何妥善地融合起来。

    每当他即将溃败时,最先反映出来的,就是阳神手臂的筋脉断裂。

    他则是以斩龙台暂时摆脱,等重整旗鼓以后,又会挥刀劈来。

    挥刀而落时,又会有新的棱晶生成,有更强的修罗、暗灵族、月夜族强者涌现。

    至高妖凤是最强的对手,还是在诸天血术和生命奥义的集大成者,这位以浩漭之“血”封神而成就大道者,不仅对浩漭的古老大妖,龙族,还对外域异兽的众多血脉神通,有她独特的见解。

    她能随意地组合变幻,弄出更为复杂的血术,以她的血能捏造出万兽之身。

    和她每一次的刀枪碰撞,一霎那间万千法则和生命奥术地冲击,虞渊都能从中看到许多令他茅塞顿开的神通组合方式。

    可慢慢地,虞渊也渐渐醒悟出了一点。

    妖凤,也在他所展现关于生命奥妙的奇迹时,默默地吸收着那些他从源血获得的各类生命奇奥。

    此念一起。

    嗖!

    抽刀暂避的他,以魂念沟通斩龙台,发现再没有硕大的紫色光团,从两片巨型的紫色妖能海飞出。

    握着那杆长枪的妖凤,沉静如水,妖眸充满了期待。

    期待着他源源不断地劈刀而来。

    “才想明白?”

    至高妖凤嗤笑一声,当着虞渊的面,慵懒地伸展了一下腰肢,也将胸前美好的曲线尽情展露。

    似乎是被动格挡了太久,让她有点别扭不舒服,“它既然不眷顾我,不将完整的生命序列赐予我,那我就自己去拿。”

    “老实说,从那头老泰坦棘龙的身上,我已收获了一部分。浩漭的血肉生灵,妖兽,一头头古老大妖体内,或多或少都有一些。”

    “血神教和安文,对应着阳脉,也有一部分它洒落的生命奇奥。”

    “还有被我常年封禁在星烬海域,被我时不时放血的溟沌鲲,内中也藏着一部分属于它的生命真谛。”

    “我还抢到了她。”

    妖凤挥舞了一下长枪,“这头小泰坦棘龙体内,同样存在着一部分,老东西遗留的血脉秘术。我常年漂泊在天外,也额外聚集了一些,这些七七八八的加起来……”

    “其实,我缺少的已经不多了。”

    “而你,刚刚又给我看到了一些。我不知道是否完整,但我渐渐有了底气,我就是过去了,感觉赢面也比较大。”

    哗!

    被妖刀分裂的两片紫色妖能,如羽毛合拢般,又突然聚涌在一起,竟然又将虞渊给重新裹住。

    “我说嘛,是谁能和我拼杀到现在,能让它垂青眷顾,甚至放弃了我。”

    将长枪摆在两腿之上的至高妖凤,懒洋洋地往后躺,背部紧贴着紫色神座,用一种很放松的姿态说道:“原来是你。”

    ……

    <script>app2();</script>

    43598_43598621/11922346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