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0章 传闻中的黑料女王(40)
    曲妗过了个孤孤单单的大年初一。

    第二天,外面依旧充满年味,到处弥漫着阖家团圆的美满气息,曲妗捧着脸叹了口气。

    今天晚上吃什么呢。

    馄饨吃过了,那就吃汤圆吧,汤圆圆乎乎的,寓意很好,吃了也算是跟隔了时空的家人吃了顿团圆饭。

    她躺在床上打开游戏。

    她这三年进步也挺多,学会了看电视剧,也学会了打游戏,虽然...有一点点菜。

    ——那个中单,你会不会玩?

    ——这把投吧,有这个中单在,根本赢不了

    ——投了投了,浪费时间

    ——中单真废

    ....

    曲妗:对不起

    好吧,是亿点点菜。

    曲妗等得昏昏欲睡。

    天色总算灰暗,外面的路灯也渐渐亮起。

    曲妗迫不及待地裹上严严实实的衣服,就打算出门买汤圆。

    她饿了一整天。

    实在是因为那些摊贩只有晚上才出来摆摊儿,白天是不见人影的。她决定今晚多买几碗汤圆,留着明天中午吃。

    **

    等她买完汤圆回来。

    就瞧见家门口正垂头站着一个人。

    显然是在外面待久了,即使穿着大衣也御不住寒,因为冷而身体紧绷到轻微颤抖,孤单单一个人站在那里,就像被主人抛弃在门外的大狗,可怜孤寂极了。

    因为他低着头。

    又处在暗处,大半张脸都被晦暗掩埋,所以曲妗瞧不清他的脸,但她却觉得异常熟悉.....

    那人好像也听到了动静。

    他抬起头来,露出张俊秀的脸来,只是嘴唇被冻得发白,鼻尖通红,一双湿漉漉的凤眼满是委屈可怜地看过来,“姐姐,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好久。”

    “还很冷。”

    曲妗的呼吸一滞。

    ..

    .....

    她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不知道怎么的,钥匙就被林疏骗过去了,对方打开门,好像并没有归还的意思,很是自然的揣进自己的口袋里,她正要出声,对方连忙委屈巴巴看过来:“姐姐,我想讨杯水喝,我好渴。”

    “水在厨房,自己去倒。”

    林疏眉眼弯弯,一如年少,干净温顺。

    等他从厨房出来,顺便还给曲妗递了杯热水,然后细声细语地问:“姐姐,你买了两碗汤圆,能不能分我一碗。”

    说完,似乎怕曲妗不答应,他垂眸,低声:“我一天没吃饭了,好饿。”

    曲妗最禁不住的就是他这幅模样,委屈又可怜,却又带点暗暗的祈求和希翼,配上一张俊秀的面庞,好像全世界都错了,她将另一碗汤圆推到他跟前。

    林疏弯了下眉眼,“姐姐真好。”

    突然,他又出声。

    “姐姐,这三年你过得怎么样,跟...丁子明之间,又怎么样。”

    曲妗奇怪他突然问这个问题。

    可随后就想起来,三年前,似乎的确有用过‘喜欢丁子明’这件事气过林疏,目的就是为了告诉林疏,他们之间即使有了夫妻之实,也不可能会在一起。

    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原本想撒谎,可看着林疏干净的眼眸,支支吾吾半天,却说了句:“啊...嗯,一般。”

    林疏笑了笑:“姐姐,你不用担心我会继续缠着你,因为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曲妗有些惊讶:“谈恋爱了?”

    林疏点头:“是同学。”

    曲妗大松了口气,觉得周围就连空气都比刚才好闻清新不少,她面色舒缓,神怿气愉:“21岁,是该谈恋爱了。”

    见曲妗这副表现,林疏面色微冷,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继续跟曲妗聊着家常。

    等聊到了晚上十点多。

    曲妗就有送的意思了,林疏也很乖的听出来了,道了句‘姐姐晚安,改天再来拜访’就离开了。

    看着林疏清瘦修长的背影渐渐远去,曲妗才关上门,打算去洗个澡就睡觉。

    可等她从浴室里出来,一楼的大门却传来门铃声。

    这么晚了,是谁?

    曲妗身上还裹着浴袍,因为担心有贼人,所以连灯都没开,轻手轻脚地就去了一楼,趴在门镜处往外看。

    门外。

    不远处的路灯照射而来,可以隐约看清站在门口按门铃的,是张眉清目秀的脸。

    ...林疏?

    这么晚了,他怎么又回来了?

    她看了看身上裹着的浴袍,即使是林疏也不打算开门。

    “你怎又回来了。”她隔着门问。

    门外的人清浅一笑,状似无奈:“姐姐,你的钥匙落在我口袋里了,我是特意给你送回来的。”

    曲妗回想了一下,好像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因为她手上提着汤圆,不方便开门,就把钥匙给了林疏。

    “那我开个门缝把手伸出去,你把钥匙递给我就行,时间已晚,我就不请你进来喝茶了。”

    林疏温和一笑:“好。”

    曲妗将门打开一道小缝隙,然后将手伸出去,还略显不耐的晃了晃:“钥匙,给我。”

    可出乎曲妗意料的是。

    她的手被人一把抓住,紧紧的,带着外面冰雪般的寒凉。

    曲妗吓了一跳,连忙就要挣脱,可林疏已经钻进门来,眉眼不似在外的温顺,而是充满冷意,他将房门重重关上,反锁几道。

    曲妗吓得转身就跑,打算去拿手机求救,却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压在沙发上。

    “姐姐。”他说,“我谈恋爱了,你就一点也不难过吗?”

    曲妗的肩膀被紧紧按住,动弹不得,身上的浴袍也有了松弛的意思,她怒瞪过去:“林疏,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林疏低垂着头。

    屋内没有开灯,只能透过外面的月色看清些他的轮廓,他下巴绷得紧紧的,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突然,他抬眼。

    一双带着湿意的眸子直直撞进曲妗的眼底。

    他颤着声:“姐姐,明明是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啊...为什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

    曲妗身体一僵。

    林疏眼底的湿润再也忍不住,随着眼睫轻颤落下一滴清珠,可怜极了:“我没有女朋友,都是骗姐姐的。他们说,只有跟心爱之人才可以交付第一次,所以我把第一次给了姐姐,我也以为姐姐会永远跟我在一起,会当我的女朋友....”

    “可是姐姐没有,而是抛弃了我。”

    “姐姐的心真狠。”

    《快穿:她养的黑化大佬是神明》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