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传说中的剑法
    南宫修竹的声音有些喑哑:“不用休息了,继续吧。”

    “好好好,你说了算。”费扬心情很好的在面前的纸上写下了南宫修竹的名字,他决定今天回去就向四堂军区推荐,这种绝世好苗子还上什么课呢,在东堂大学那种地方应该学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所以他应该直接去军部特训,或许以后四堂军区升级就要靠他了。

    武义出场的时候觉得自己像是在上刑场,他的实力其实跟南宫剑在伯仲之间,南宫剑用剑,而他用刀,他的刀法并不华丽,走的是以力破巧的路子,阔大的厚背砍山刀上镶着九个铜环,挥动起来呛啷作响,气势非凡。他的力量也早就到了转型期,在年轻一辈中,他们都是公认的天才,在今天之前,他非常有信心与这世间的年轻天才们一较高下,以证明自己才是天才中的天才,可是这一切都在刚刚看到那一剑之后败退了。

    其实南宫剑那一剑虽然华丽,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起码武义自己就挡得住,但是南宫修竹的破招方式实在太可怕了,自己居然看不懂。这其中的差距就太大了,要知道,就连族长大人偶尔演武的时候,武义都是能看懂一两招的。

    “请指教。”武义收束心神,提聚起了全身力量,缓缓抱拳道。

    南宫修竹微微点头,并没说话。

    “是不是太傲了一点?”小龙哼道:“就算再厉害,也没必要这样吧。武者还是要有武德的。”

    中年人没说话,他来自帝都,也是惊才绝艳之辈,四十岁的年龄就入了先天,目光锐利无比,所以也看出南宫修竹似乎有点不对劲。再联系刚刚那鬼斧神工的一剑,中年人已经隐隐想到了一种很恐怖的可能性,想起了那个遥远北方星球上的超级世家中曾经有过一门传说中的剑法,只是,那套剑法过于诡异,完全不遵循常理,而且有极大的隐患,所以已经失传数百年无人练成了,难道眼前这个少年,修炼的居然是……

    武义谨慎的围着南宫修竹转圈,想要找出这个可怕对手的破绽,然后他就很迷茫,因为南宫修竹就是随便一站,全身都是破绽。于是武义又想起了许多武者圈子里的传说,据说有些功夫的起手式很阴险,看上去到处破绽,实际上每个破绽都是陷阱,你一旦踏进去,就会陷入困境,所以武义就觉得自己应该再谨慎一点,于是他再往后退了半步,现在,他和南宫修竹之间有两米的距离,南宫修竹的手臂加上剑本身的长度都还不到两米,所以武义略微松了口气,继续转圈。

    武功老师无声的叹了口气,他看得出来,武义已经失去了平常心,但是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被吓住了?

    眼角的余光瞟到东堂大学选手席上,二将的位置上坐着一个清秀瘦弱的少年,看上去风吹就倒,而大将的位置上居然坐着一个小娃娃,武功老师简直无语了,他昨天还觉得东堂大学来的都是老弱病残,今天才发现原来人家是高人有异相,深不可测啊……

    武义又转了一圈,正打算出招,就觉得眼前蓦然一花,好像有一片透明的水波略微荡漾了一下,又仿佛是脑子里忽然供血不足恍惚了一下,然后他就不敢动了,因为喉咙处有一股很锋利的寒气正冷冷的沁过来,他微微低头,就看到了咽喉处的那一截灰黑色的剑尖。

    “你输了。”南宫修竹的声音更喑哑了。

    看台上又是一阵潮水般的嗡嗡声,许多镁光灯又开始闪烁了。

    这一剑完全又是另一种风格,绝大多数人都和武义一样觉得眼前花了一下,他们根本没看到南宫修竹的动作,意识甚至还没跟上目光,仿佛觉得那段剑尖本来就应该在武义的咽喉处,顺理成章,一目了然,亘古以来就是这样放着的。

    很怪异的感觉,就像一场大梦,梦醒无痕,什么都找不到了。

    唐天佑皱了下眉。

    “怎么,小子,看懂没有?”沙包问。

    “看懂了。”唐天佑脸上全是问号:“他这好像不仅仅是剑法,而是魔术、剑法、障眼法、视觉误差等诸多因素组合起来的一套东西,这种组合很复杂,可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他这么快就组合完毕,而且天衣无缝。”

    “因为想象力,”沙包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说过了,只有在梦中练出来的剑法,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因为梦中是没有任何限制可言的,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他的修炼方法和你们完全不一样,所以你们都不适应。实际上,这套剑法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厉害的。”

    唐天佑沉默了半晌,才有些不甘心的问:“我的风格和他的风格,谁更好?”

    “没有高下之分,但是我可以教你如何判断胜负,”沙包笑了一下,道:“看懂他,他就输,看不懂,你就输。”

    赛场上的气氛很怪异,许多的窃窃私语声汇成一片嗡嗡声,却没有谁大声叫嚷,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很奇妙的氛围中,就像是忽然陷入了一个梦,分不清真实和虚幻。

    这里是西堂武校的主场,许多学生手里还拿着红色的条幅和大块大块的牌子,上面都是给自己的队伍打气的口号,可是此时此刻,南宫修竹两场比赛的两招完全不同风格的剑法,却让他们都沉默了。原本气势磅礴的西堂武校,携四名转型期高手之威想要搅动四堂军区的风云,却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同样在观战的,还有下午将要参加比赛的南堂城代表队和北堂城代表队,只是这两队的队员们脸上也都写满了挫折,无论下午谁赢谁输,明天或许都是同样的命运。所以两队的带队老师已经把目光投注在了主席台上的凤博古身上,他们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一次凤校长要亲自出马了,原来东堂大学出现了这样一个绝世天才。

    “还有最后一场,”费扬宣布:“西堂武校的队员可以上场了。”

    这话说得挺不合适的,什么叫还有最后一场?这摆明了就是说西堂武校必败了,可是此时此刻武山岳已经没心思去计较这么多了,他的阅历毕竟丰富,此刻也从南宫这个姓氏中想到了某种可能,看着南宫修竹的眼光充满了奇异的光彩。

    若是连卡洛斯十大世家排名第二的南宫世家都插手了四堂军区,那雁城武氏是不是应该赶紧回避?可是……南宫世家几位公子的名字都已经流传在外,自己似乎从未听过有南宫修竹这么一号人物啊……

    “雪松,上台之后直接抢攻,这是唯一的机会,”武功低声对自己的队员面授机宜:“修剑的人一般都是重攻而轻守,这个南宫修竹的弱点应该是防御力和持久力,只要你出其不意,还是有一定机会的。”

    武雪松沉默的点头,心里在苦笑。他知道,所谓的“一定机会”其实是很渺茫的,自己如果豁出去不要脸直接偷袭,确实要胜过光明正大的对战,但是那胜算也不过是从百分之一变成百分之一点五而已,为了这么点胜算,自己真的需要把这张脸扔在擂台上吗?

    他带着这样的矛盾心情走上高台,然后事态就忽然有了一个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变化。

    南宫修竹直接出手了!

    没抱拳,没说话,没打招呼,没有任何应有的礼节,南宫修竹整个人就好像忽然化成了一根青翠欲滴的竹子,绷紧了之后弹了出来,此刻人就是剑,剑就是人,一道人形剑光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在武雪松还完全没做好准备的情况下,那一截黑灰色的剑尖已经再次映上了武雪松的喉头处。

    快,快得超过了一般人的思维速度。

    “咝!”中年人仿佛牙疼般的倒抽了一口凉气,惊呼道:“御剑之术!”

    小龙好奇的看看他:“什么是御剑之术?我好像从来没听说过。”

    中年人苦笑起来:“你没听过正常,因为御剑之术本来就是那些小说家们瞎编出来的东西。”

    小龙瞪大了眼睛:“瞎编出来的东西他也能用?”

    中年人摇摇头,很难形容他是什么表情,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知道,”小龙道:“我们上哲学课的时候老师曾经辨析过,是典型的唯心主义论点。”

    中年人道:“那你知不知道,在古武界,数百年前,这句话曾经专门被用来形容一套传说中的剑法?”

    小龙看着中年人,脸上的表情渐渐变成了震惊,指着台上吃吃的道:“难道就是这套剑法?”

    中年人点点头:“是的。”

    台上的南宫修竹依然那么冷酷,道:“你输了。”

    武雪松这一刻也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了,自己想偷袭的,结果反而被人家偷袭了,说起来应该愤怒才对,可是想想对面这个家伙刚刚秒杀了自己两个队友,而此刻居然在偷袭自己,武雪松就有点犯贱的感觉到一丝丝的荣幸:他居然偷袭我,这说明他很忌惮我,真的很荣幸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