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门中含雷
    一经踏足城隍殿院落,丁勉不由放缓了脚步。道道宛若游龙狂舞的青黑色煞气,不断在院中漂浮,辗转,腾挪,继而向四周弥漫,与他第一次踏足城隍殿之时的场景是如出一辙。

    这些煞气皆是自院落东南角的一口枯井处溢出的,虽谈不上精纯可言,却也称的上是煞气袅袅,光晕流转了。至于这枯井之下究竟隐藏着什么玄机,为何会有源源不断的煞气从中溢出,据丁勉推测,这口枯井很有可能与外面某一浓郁至极的阴煞之地相连!

    地府各府殿的格局,与九重天阙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前者阴煞四溢,骇人心神,后者却是仙机盎然,沁人心脾。或许在阳人看来地府阴森恐怖,但对那些迫切需要阴煞之气来变强的修者来说,这里才是他们的天堂。

    这是丁勉第二次踏入城隍大殿,与第一次眼花缭乱的期待而言,这一次却是直接让他陷入了沼泽泥潭。

    院中的一切布局,都和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差别。甚至每一块黑石的纹理,每一片阴植(阴间的植物)的枝叶,都和他印象中的一模一样。

    而唯一让他感到不同的,却是这周围静的出奇诡秘。

    “呵呵!小兄弟,你这未免也太谨慎了吧!这城隍大殿我虽然不常来,但对这周围的一切还算是了如指掌。莫要说是一具阴物,即便是只虫魄,也休想逃过在我老秦这双阴眼,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还是赶紧去大殿看看怎么回事吧!”

    守备阴将说着手中长枪一抖,一步步向内门台阶行去。

    丁勉苦笑一声,随即祭出三阴戮魂刀也随之跟了上去。有这么一位实力强大的阴将同行,倒是让他安心了不少。

    阴间修士,素来比较尊崇强者,像丁勉这种三魂虚浮而又身具惊天之力的怪魂,已然赢得了这位守备阴将的尊重。然而他却不知,这正是丁勉的高明之处,目的便是勾起守备阴将的好奇心神,继而将他拖下水…

    踏入城隍大殿的那一刻,丁勉心神瞬间大开,快速将向殿内扫去,与他猜测的一般无二,殿内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习暮云和其他阴官的一丝鬼影。

    “往日城隍即便不在这大殿宝座之上,门外也会留有阴差看守。如今看来,这城隍殿是真出事了啊!”守备阴将看着空旷的大殿,登时悲从心来,摄人心神的双眸之中,隐有雾气升腾。

    “不知道大人听说了没有,番禺府幽思县的极品魂矿不翼而飞了。前往勘察的日游、夜游、和各方巡检也因此失去了踪迹!”丁勉轻叹一声,继而开始自顾自的在空旷的大殿内寻找可疑气机。

    “什么?日游、夜游和几方巡检竟然无故失踪了?”守备阴将顿时瞪大双眼,身影忽然一闪,瞬间便臻至到了丁勉近前,而后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霎时间,一股强烈的杀意,突然自守备阴将体内迸发而出,顷刻之间便将丁勉尽数笼罩其内。“小子!你可要为你说的话负责!”

    丁勉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不单是他们,几个时辰前,张阴曹毛遂自荐,带领一干鬼吏阴兵也去了番禺府地界。与日游、夜游等几位大人一样,失踪了…”

    “噗嗤…”

    守备阴将闻之,当即放开了丁勉,而后一抹寒光陡然一闪,手中长枪赫然插进了旁边的殿壁内。“究竟是谁这么狠心,竟然要将我庐州城的阴官一网打尽!哼…倘若被本将抓到,定让他魂崩地府!”

    守备阴将的愤怒,丁勉是看在眼里,毫无疑问,第一批失踪的阴官里面,定然有他极其在乎的朋友或者至亲。

    将整个城隍大殿里里外外寻了个遍,丁勉也未能从中找出任何的蛛丝马迹,这让原本信誓旦旦的他,顿时升起了无尽的挫败感!

    难不成,这些阴官都是凭空消失的不成?若非如此,怎么会一点蛛丝马迹也未能捕捉到?

    心神飘飞的丁勉,不知不觉便来到大殿门槛边坐了下来。

    前世他一遇到不开心的事,总喜欢坐在自家门槛边,静静地眺望远方。那是父母为他留下的避风港,坐在门框边遥望远方,让他有种说不出的踏实与安然。

    “嗯?怎么会这样?”丁勉刚一坐下,屁股之上陡然传来了阵阵雷电流经魂体的酥麻之感,惊的他差点摔倒在地。

    要知道,三魂离体的他,现在已经不能完全称之为人了,或许称其为可以归体的鬼物更为恰当。

    鬼物天生便惧怕雷电,一旦沾染上一丝,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被无情的摧残。

    没有肉身的阴差、阴官,虽然因为吸收了大量的阴煞之气,比之普通的鬼魂强大了不知多少倍,但是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他们身为鬼物的事实。纵使这些雷电不足让其魂飞魄散,负伤却是在所难免。

    此刻自门框边传来阵阵酥麻感,丁勉完全可以肯定这分明便是雷电的触感。可为何对他却仅仅只是产生了阵阵酥麻,而并没有将他击伤或者直接抹杀掉呢?

    “小兄弟,你怎么啦!”心神沉重的守备阴将,此时也发现了丁勉的不妥,连忙上前欲伸手将其扶起。

    “不要碰我!”丁勉当即冲守备阴将大喝一声,可惜已经晚了。

    “嗤啦…”

    守备阴将的手刚一触碰到丁勉,顿时惨叫一声,自其体内忽然冒起了阵阵白烟,“啊…”

    惨叫之声持续了片刻,守备阴将才狼狈不堪的爬了起来。而其一副霸绝天地的身姿,也变成了虚浮了起来。

    “咳咳…你阴魂之上怎么会有雷电?”守备阴将满脸忌惮的看着丁勉,却又不敢再靠近他半分。

    丁勉略带歉意的指了指门框,“不是我身上附有雷电,而是这门框传进给我的!”

    此言一出,守备阴将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随即满脸惊骇的指着城隍大殿的门框,惊魂未定的道。“这…这阴木之上怎么可能存有雷电?你又为何没事?”

    丁勉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也想知道我为何不怕雷电!”

    话音刚落,丁勉表情瞬间一凝,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城隍他们不会是被人用雷电算计了吧?”

    “呼…”守备阴将表情瞬间一滞,继而有摇了摇头,“倘若他们是被雷电给泯灭的,为何这大殿内没有一丝的雷电过后留下的狂暴气息,这似乎说不过去。”

    “会不会是贼人先用雷电困住了他们,而后又施展神通将之全部抓起来的!”丁勉说着伸手试着触碰了一下门扇,又是丝丝的酥麻之感传进了他的体内。“嗯?这…这扇门也有雷电之力,我敢断言,城隍他们的失踪定然与这雷电之力脱不了干系!”

    “嘶…你是说,他们是被身负雷电神通的仙道修士给算计了!”

    守备阴将说完,便闪身越出了大殿,他可不敢再继续待在里面了。

    丁勉也随之退出了大殿,“这庐州城内,近期可来过什么天官,或者仙门修士?”

    若论谁最清楚这庐州城内的鬼物、修士流动状况,守备阴将无疑最有话语权。外人若想进入这庐州城,必定会从城门经过,而身为城门守将,又岂会对此毫无不知。

    岂知,守备阴将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庐州城已经近十载没有仙门修士、天官进入了!”

    “哦?”丁勉听后登时一阵错愕,随即不死心的问道,“那么这庐州城内可有阴官、阴差的鬼器、或者仙器是雷属性的!”

    “阴物最惧雷电,又岂会有阴差、阴官自掘坟墓去祭炼与自身有百害而无一利的雷器!”守备阴将连忙否认了丁勉的猜测!

    “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难不成这雷电是凭空出现的不成?”突然,丁勉心神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连他自己都觉得荒唐的言论。

    “那么可有其他阳人阴差、阴官在庐州城任职,或者说有仙门修士死后在这任职的?”

    话一出口,守备阴将刹时张大了嘴,继而缓缓吐出几个字,“罗、彬、成!”

    “谁?”丁勉为之一愣,顿时喜上眉梢…

    “罗彬成,神霄宗大长老之子,未及加冠,三年前被文判引入庐州城,成了阳人阴差。此子才思敏捷、能力又远超常人,仅仅一年不到便升至到了鬼吏。其后可谓是平步青云,由鬼吏一路升迁至夜游,而他也被城隍暗定为了下一任接班人!”

    守备阴将爆出的这则消息,对丁勉的触动不可谓不大。一个未及加冠,年龄与他相仿的年轻人,竟能有如此逆天之姿,仅仅三年而已,便由最底层的阳人阴差,一跃成为了六品地府大员,其手段、修为之高,可谓是同辈称尊。

    然而此刻丁勉最关心的是,这守备阴将提及的罗彬成,是否就是谋划极品魂矿,算计众阴官的幕后黑手。毕竟,以此人的年龄与手段,定然会被地府高层注意到。

    “这神霄宗可有雷道修行之法?”丁勉再次追问道。

    “难道真的会是他?”守备阴将闻言,浑身忽然一滞,继而由摇了摇头,“不可能!况且他不是随日游等人一并消失了吗?这幕后黑手怎么可能是他?”

    “呵呵?为什么不可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