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做一回江湖人
    第五十五章做一回江湖人

    (今天已更,一万字。)

    随着不断往北,地势越来越平坦,因为清河宗正好处于两个王朝的交界,所以连年战乱不休,百姓苦不堪言。一路上,几乎少见青壮男子,多是一些老弱病残。

    而这一路上,王富强都没有御剑,众人也就只能跟着步行,一步一步,河山万里。

    在众人离开清河宗的第三天傍晚,天气闷热,看起来似乎又要下雨。

    好在总算在大雨来临之前找到了落脚处,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初步估计,差不多有四五十户人家。

    跟王富强一行人一起避雨的还有几波人,一波全是男子,腰间佩刀,穿着一身劲装,为首一个国字脸,长着满脸的胡茬,目光如剑,锐利有神。他身后那些人,也都英姿飒爽,傲然挺立,充满了阳刚之气。

    王富强觉得这群人应该是来自军武,至于是北边的雪云国还是南边的白狮国,不得而知。

    这群人差不多有三十人数,按规模推测,应该是一支负责收集情报的斥候。

    还有一支队伍也有二十来人,有男有女。相对于前面那支队伍,这些人就显得粗矿很多,言谈举止,都一副江湖草莽的做派。

    还有一个身着儒衫的老夫子,领着十来个少年,同样有男有女,每一个都彬彬有礼,跟那群江湖草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天上开始响起奔雷之声,王富强也就不再打量这些人,拉着张剑湖,寻找能够避雨的地方。

    在王富强打量这些人的同时,这些人也都在打量王富强等人,因为他们身上所穿,一看就知道是宗门修士。

    整个剑气山河,不论何种身份的人,都仰慕这些修仙之人。毕竟不论江湖草莽也好,军中士兵也罢,亦或是一般百姓,皆敬畏鬼怪,仰慕神仙。

    村民淳朴,倒是没有拒绝让这些人停留,也都将空出的屋子让出,供这些人避雨。

    雨下得很大,一般像这么大的雨,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但这场雨却一直下到深夜,每次听到奔雷声响,总会让人心存敬畏,哪怕是白衣雪这些修仙之人。

    张剑湖似乎并不惧怕雷声,盘腿坐在王富强给他的蒲团上,却实在做不来闭目养神的事情,便索性将腿自然延伸出去,一边问道:“师父,刚才我们遇上的那些人会不会是坏人啊?”

    王富强摇了摇头,开口道:“坏人是看不出来的。”

    他只是回了这么一句,并没有做多余的解释。

    张剑湖点头应了一声:“哦。”

    随着外面开始渐渐平静,风雨也终于停止,而许多人也都已经沉沉睡去,就连张剑湖也不例外。

    这段时间不停的赶路,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过疲惫。

    王富强看着这些人,微微一笑,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长辈。

    一夜无话,直到天明。

    一大早,王富强等人醒来的时候,那支疑是军中斥候的队伍已经启程,继续向着北方而去,迅捷无声。

    而那支江湖草莽则是等到王富强等人离开之后才跟着离开,一直跟在王富强等人身后,不敢走得太近,也不会离得太远,最后便是那位老先生领着的一群学生。

    走了一会之后,高成功皱眉道:“这些家伙不会是在打我们的主意吧?”

    王富强点头道:“有这个可能。”

    一名女弟子有些担忧道:“不至于吧,咱们可是蕴灵门弟子,他们有这个胆量?”

    王富强笑着道:“那可说不准,都说富贵险中求,更何况我们看起来不仅有钱,还有你们三位人间绝色,是值得让他们赌上一把的。”

    这名女弟子顿时满心戒备,一脸担忧。

    顾子坤原本是想说话的,可话到嘴边,便硬生生咽了下去,生怕又给这位师叔祖一巴掌甩过来,这还是好的,要是一脚踢过来,那满脚的淤泥也就全都在他身上了。

    离开清河宗之后,因为王富强说御剑很可能会引来太极门的关注,白衣雪三人就打死都不愿意御剑了,再苦再累,都苦苦撑着。

    对此,他虽然觉得这位师叔祖是刻意吓唬他们,但也没有要戳破的意思,一来是怕给这位师叔祖记恨,怒而杀之,二来,御剑而行,确实太过招摇,弄不好真给太极门发现,到时候这位师叔祖能够活命,他们这些普通弟子,却只有死路一条了。

    又走了一会,王富强越发觉得奇怪,自己停下,身后那些人也跟着停下,自己走,那些人也跟着走,反正就将距离保持得刚刚好,可又不直接出手。

    于是王富强便停下脚步,然后转身向着这些人走去。

    王富强这突然的举动,不仅让蕴灵门这些人一愣,身后那群江湖草莽更是大惊失色,一个个面面相觑,无所适从。

    王富强走上去之后,笑着问道:“诸位这般跟着,是有什么打算,不妨说清楚,让我们也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这些江湖中人看了王富强身后那些蕴灵门弟子一眼,发现每个人都已经握住剑柄,显然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

    一名赤裸着臂膀的汉子急忙上前一步,赔罪道:“仙师言重了,只是这段路近来不大太平,我等有任务在身,又必须得去一趟北方,半道遇上几位蕴灵门的上仙,就想借着上仙们的威慑,走过这段路程,若是仙师们不喜欢,我们这就离开。”

    王富强一愣,开口道:“原来如此。不过既然你们想要得到我们的庇护,总得给点好处吧。这样,你们每人给我五十块元石,然后这一路咱们同行,如何?”

    众人一听,又开始面面相觑。

    五十块元石确实不多,但也不少,若有危险,就等于用五十块元石买了一条命,可若没有危险,就等于白白丢了五十块元石。

    王富强继续道:“当然,我不敢保证你们一定可以安全抵达,若真遇上危险,会尽力保住你们性命。”

    这汉子一听,反而没了顾虑,点头道:“好,就五十元石。”

    王富强笑着道:“这位大哥倒是爽快人。”

    于是众人开始拿钱,每人五十块,一共二十四个人,王富强一下就白白赚了一千多块元石。

    将这些元石全部收好之后,王富强笑着道:“走吧。”

    然后领着这二十多人向着白衣雪等人走去,把白衣雪等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原本他们还担心这些人会对他们出手,毕竟他们听说过,江湖中人都不讲道理,胆大妄为。是真是假他们不知道,但见识过王富强这样的江湖散修,当初可是让他们吃足了苦头,所以他们对于这些所谓的江湖中人,是有着阴影的,也认定了所有的江湖中人,都跟王富强一样。

    可这位师叔祖不知道说了什么,竟然让这些人乖乖掏钱,几位女弟子不由得会想,这位师叔祖该不会是把她们就这么卖了吧?

    这些人跟着王富强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便放慢了脚步,不敢真跟这些蕴灵门的仙人们同行,拉开了好几丈的距离。

    王富强走上来后,看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便笑着道:“他们没有恶意,只是想借着我们蕴灵门的威慑,走上一段距离。”

    白衣雪直接问道:“可他们为什么要给你钱?”

    王富强笑着道:“咱们总不能白白给别人做保镖吧,所以这钱是我问他们要的,他们要跟着,自然就得给钱,要不然就得离开。”

    所有人一脸错愕。

    尤大山佩服道:“不愧是师叔祖,赶路都能赚钱。”

    王富强傲然道:“那可不,行走江湖,可处处是商机,只要抓住,自然不愁没钱。”

    白衣雪撇嘴道:“好歹是蕴灵门的师叔祖,天天把钱挂在嘴边,也不觉得俗。”

    王富强顿时就不高兴了,盯着白衣雪道:“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师叔祖怎么了,师叔祖不一样要吃饭睡觉?谈钱怎么就俗了,你修行要不要钱,你吃饭要不要钱?这一路上,你们吃的住的,哪一样不是我这个师叔祖掏钱?我若不想办法赚钱,试问你们吃什么?”

    他继续道:“王静玄虽然要我出来收债,可这些债能不能收回来,你们恐怕比我还清楚,要不是师叔祖我英明神武,别说收债,早在清河宗的时候,小命都得交代了。王静玄不爱钱,会在乎这些宗门欠下的供奉,会骗了我那么多灵宝不愿拿出?”

    白衣雪据理力争道:“这不一样……”

    王富强撇了撇嘴:“怎么不一样?就是一样的。你可能说他是为了整个蕴灵门,但终究是因为需要钱,没钱整个蕴灵门数万弟子别说修行,早晚都得饿死。再说了,俗就俗了,有什么不好,咱们只是修仙,可不是真的神仙,弄得自己高高在上的,早晚还是要被别人打入尘埃里,那还不如就在尘埃里,免得到时候自尊心受到打击,连道心都守不住。”

    众人一阵脸红,这位师叔祖言下之意,不就是在说他们?

    王富强继续道:“所以等你们哪天真的不用钱就能活着了,再说俗不俗的问题。”

    白衣雪后悔极了,就不该跟这位师叔祖说话,更不该跟他掰扯什么道理,这家伙一说道理,一套一套的,比师尊还要可怕。

    王富强继续道:“还有,从今天起,你们吃的住的,必须自己赚钱,师叔祖我还不给了。”

    说完直接向前走去,一边嘀咕道:“他娘的,吃我的住我的,还他娘说我的不是,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王静玄好歹也是一宗掌门,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弟子出来,再不好好教育一下,以后还得了。”

    看着王富强是真生气了,众人便急忙跟上这位师叔祖,对于钱财本就没什么观念的他们,倒也没有因为钱财的事情有什么担心,倒是尤大山和高成功无奈叹息,就连顾子坤脸色也有些复杂。

    王富强说的确实没错,在蕴灵门他们或许不用担心钱财的问题,毕竟所有的东西都有宗门供给,只要每月完成规定的任务,都能领到不少元石,而且他们都是掌门一脉的弟子,根本不担心修行资源。

    可一旦离开蕴灵门,吃的住的,确实都需要钱,特别是离蕴灵门越远,那些个宗门和百姓就不见得会买蕴灵门的帐。

    进入清河宗之前还好,离开清河宗之后,一路走来,确实都是这位师叔祖负责他们的衣食住行,如今这位师叔祖已经生气,还说要让他们自己赚钱,这就让他们觉得有些为难了。

    这里可不是蕴灵门,可不是随便去接个任务就能换钱,都说修行难,可修行为什么难,说到底,就是因为赚钱不容易。

    穷文富武,说的便是这么个道理。

    他们运气还算不错,拥有极好的天赋,得以进入蕴灵门修行,这在很大程度上,就已经超越了很多人,可一旦离开蕴灵门,他们就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甚至比普通人还不如,因为他们确实不知道怎么在蕴灵门以外的地方生存下去。

    第一天,这些蕴灵门弟子身上都有不少元石,并不觉得生活有多困难。

    只是随着时间持续了两三天之后,众人身上的元石越来越少,每个人的心里都开始笼罩了一层深深的恐惧,一旦身上的元石全部花完,又该如何是好?

    于是这些从不知道苦难为何物的天才们,开始学会了省吃俭用,一枚元石恨不得用出两枚元石的效果。

    这天,三位女弟子身上的元石终于用完,而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那位师叔祖带着那位小师叔大摇大摆的走进一家酒楼,还跟酒楼的伙计说了什么。

    然后等他们也走进酒楼的时候,那伙计竟然将他们拦了下来,问他们可有钱财。

    尤大山,高成功等人陆陆续续掏出一些,也就进了酒楼,最后三位女弟子一枚元石也没有,就被拒之门外,顾子坤于心不忍,便也选择留了下来,将身上的元石拿出,却发现根本不够四个人吃一顿的,也就只能悄悄的收了回去。

    而那位师叔祖倒好,在那大吃大喝,还担心他们看不到,将一个鸡腿举得高高的,看得四人直流口水,就连那位大师兄都想丢下三位同门自己先去吃上一顿了。

    白衣雪冷哼道:“我就不信了。”

    说完再次走向酒楼,同时拿出一些首饰,递给那位伙计,谁知这伙计却一脸为难,苦涩道:“几位姑娘,真不是小的不愿让你们进去,小的只是一个长工,要是被我家掌柜的知道,是要处罚的。”

    白衣雪沉声道:“我这些东西难道还不够一顿饭钱?”

    这伙计一脸苦涩,摇头道:“倒不是不够,只是本店是酒楼,不是当铺,只收元石的,姑娘可以先把这些东西拿去典当,换了元石再来。”

    白衣雪冷声道:“何处可以典当?”

    这伙计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而这时候,酒楼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他娘的长没长眼,这么好看的仙子在你的酒楼吃饭,那是你这酒楼的荣幸,怎么还能收人家的钱。”

    一个身穿华服的少年走了出来,明显喝了不少,脸色绯红,一身酒气。

    他走到白衣雪身边,笑着道:“姑娘想吃什么只管吃,全都算在本公子账上。”

    说着伸手去拉白衣雪的手,护花使者大师兄一下就冲了近来,一把将这少年推开,冷声道:“拿开你的脏手。”

    这少年差点被推倒在地,几乎同时,酒楼中站起几个人影,一下出现在这少年身边,两人扶着少年,三人盯着顾子坤,眼露杀机。

    少年稳住身形之后,明显清醒了很多,冷声道:“他娘的,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活得不耐烦了不成?”

    顾子坤上前一步,毫无畏惧,傲然道:“蕴灵门顾子坤。”

    这少年皱了皱眉,开口问道:“蕴灵门?很厉害?”

    正享受着美食的王富强却皱起眉头,沉声道:“这王八蛋,尽坏事。”

    顾子坤却冷笑道:“连蕴灵门都不知道,也敢在此撒野。”

    谁知那少年却呸了一声,说道:“小爷只知道太极门,其他什么玄阳宗悬空寺,都是狗屁,至于蕴灵门?”

    他冷笑一声,继续道:“如今的蕴灵门,不是应该已经灭门了吗?”

    高成功开口道:“师叔祖……”

    王富强点头道:“先看看再说,此人身份怕是不简单。”

    高成功点了点头。

    王富强继续道:“当初就不该带上这位大师兄,这不是怕太极门不知道我们来了?正好让他吃一点苦头。”

    顾子坤怒极,就连白衣雪也一脸冰霜。

    顾子坤兴许是想在白衣雪面前表现,竟是大喝一声,然后抽出长剑,直接就向着对面的少年杀去。

    只可惜他还没靠近这少年,就被那三个汉子抽身而上,一人一拳,将他整个打得飞出酒楼。

    摔在街道之上。

    白衣雪也拔出长剑,然后就是另外两名女弟子,三人对上三人,一瞬间打得酒楼中桌翻凳倒,无数酒仓惶逃窜,连酒楼伙计都跑路了。

    这三人实力不低,若说击退顾子坤是有着偷袭的成分,如今跟白衣雪三人对战,赤手空拳,竟是稳居上风,而扶着那少年的两人,实力明显更强。

    只听那少年大声道:“你们打轻点,可别伤了三位美人。”

    摔在外面的顾子坤再次杀入酒楼,这一次竟是直接使出了蕴灵门绝技之一的斩空剑。

    然而,他剑气才刚刚形成,身体就再次向后飞了出去,而那少年身边的两个男人,已经少了一个。

    王富强双眼紧紧的眯起,死死盯着那个出手的汉子。

    不是因为这人的修为有多高深,而是因为这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体魄的强悍程度更是不输任何一名妖族。

    也就是说,这家伙也是一名心体双休的家伙。

    能如此轻易就破了顾子坤的斩空剑,此人实力甚至不在自己之下。

    王富强不由得将目光放在那位依旧站在少年身边的汉子,此人的实力,恐怕还要在那人之上。

    他现在真的有些懊悔,要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白衣雪几人留在外面的,就为了几块元石,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无论怎么看都不值得。

    钱财固然重要,可命更重要。

    王富强历来觉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可现在却因为几块元石惹出了一个很可能无法解决的麻烦,多多少少有些得不偿失了。

    王富强看着高成功问道:“对上此人,有几分把握?”

    高成功双眼一直都在那人身上,摇头道:“不到四成。”

    王富强皱眉道:“这么低。”

    高成功继续道:“若是郭师兄或者顾师兄一起出手,就有八成把握。”

    王富强点头道:“那你们两去对付他,剩下那位,交给我,尤大山去帮白衣雪他们。”

    高成功和郭铭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同时出手,一人手持重剑,率先冲向那名男人,一人祭出本命飞剑,配合高成功同时攻击。

    尤大山也提了一把长剑,冲向白衣雪这边,迫使对方放弃对白衣雪的攻势。

    而白衣雪缓过气之后,双手掐诀,同样祭出本命飞剑,同样是斩空剑。

    那位一直没有举动的汉子终于出手,同样一抬手,出现了一把本命飞剑,然后飞速旋转,直接向着白衣雪那把飞剑撞去。

    一声巨响,飞剑弹回,这汉子面色不变,但整个酒楼中的家具几乎全部被摧毁,白衣雪三人直接被这一剑震退,就连高成功这边的战局也被迫停下。

    仅是一剑,蕴灵门这边便直接以惨败收场,而且还是对方留手,再打下去,怕是就得弄出人命。

    那少年缓步上前,笑着道:“堂堂蕴灵门,也不过如此嘛,怎么样,还打吗?”

    蕴灵门众人自地上站起来,脸色阴沉,没有回答。

    那少年继续笑着道:“若是不打了,我请你们吃饭,吃完之后,三位仙子随我走,其他人哪来回哪去。”

    顾子坤冷声道:“妄想!”

    少年眼神一冷,沉声道:“既然你找死,那就去死吧。”

    话音落下,那名先前将顾子坤打飞的汉子再次出手,带起一道残影,直接向着顾子坤冲去,这一次,是真下了杀手。

    顾子坤面色巨变,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

    然而他这一次却没有被打飞出去,也没有直接被这名汉子当场杀死,因为在顾子坤身前,突然出现了一柄刀,确切的说,是半截刀,布满铁锈的刀。

    挡下这人的攻势之后,王富强站起身来,缓缓道:“差不多就行了。”

    听到这位师叔祖的声音,蕴灵门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看向王富强,眉头紧皱。

    那少年先问道:“你谁啊?”

    王富强笑着回道:“王富强。你呢?”

    蕴灵门众人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他们还以为这位师叔祖要说出他那唬人的名声和辈分,谁知道又开始不正经起来了。

    那位少年也被王富强弄得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回答。

    王富强缓缓走上前来,看着顾子坤道:“本事没有,还喜欢逞英雄,不打你打谁。你说你咋就不长记性呢?”

    说着,摇头叹息,然后走到那半截绣刀旁边,将半截绣刀拿起,就这么轻轻放在肩头,一如当初在妖族天下时候一般。

    白衣雪看着他这个动作,一时间竟是有些失神。

    王富强看着对面五个汉子,开口道:“蕴灵门弟子不懂规矩,你们出手教训可以,就算杀了也没问题,但是要在我没看到的情况下,可你们当着我的面要杀蕴灵门弟子,是不是有点不把我这个蕴灵门的师叔祖放在眼里了?”

    他接着道:“不过说实话,对这些个宗门弟子我是真喜欢不起来,一个个自视甚高,成天一副老子天下无敌的样子,可一出手,就全他娘的绣花枕头,比娘们还娘们,可没办法啊,谁让我是他们的师叔祖呢。”

    将顾子坤打飞的汉子沉声道:“你废话有点多了。”

    王富强有些尴尬,呵呵笑道:“好像是有点多了,都说反派死于话多,可我一直觉得我是个正派,所以话多一些,应该是没问题的。”

    众人这下是真的服了,不服都不行啊。

    王富强问道:“你们是一起上呢,还是一起上呢?”

    那汉子冷哼一声,不屑道:“就凭你那把破刀,还用不着我大哥出手。”

    王富强点了点头,说道:“那我有必要让你知道什么叫人不可貌相,神刀不可侮辱。”

    那汉子似乎也觉得再跟这家伙继续说下去,根本就没完没了,怒吼一声,扬起拳头,直接向着王富强冲了过去。

    看着这汉子依旧用先前对付顾子坤的手段对付自己,王富强不为所动,右脚猛然踏前一步,右手依旧抓着肩头那半截绣刀,左手一拳轰出,直接跟那名汉子的拳头撞在一起。

    所有人都觉得王富强肯定会被这一拳打飞出去,就跟顾子坤一样,甚至比顾子坤还要更惨。

    可先前一拳就轻松将顾子坤打飞的汉子,此刻对上王富强的拳头,却没能将比顾子坤还要消瘦的王富强击退半分。

    王富强依旧站在地上,左脚已经完全陷入石板之中,石板也出现了蛛网一般的裂痕。

    王富强咧嘴一笑,一道流光一闪,在他拳头中竟是出现了一柄飞剑,直接将对方整条手臂贯穿,然后自后背冲出,带起一道鲜红刺眼的血剑。

    紧接着,酒楼中传来一身闷响,这名汉子整个身体直接向着后方倒飞出去。

    王富强却并未就此罢休,抽身而上,右手中的半截绣刀直接轰然砸在这人胸膛之上,将对方肋骨瞬间砸得粉碎。

    这人摔在地上,整个地面顿时都跟着凹陷下去,身体直接变成了一滩软泥。

    所有人全都瞪大双眼,满心震撼的看着那个身形消瘦的男子。

    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他竟然是一个如此生猛的狠人。

    虽然王富强有着偷袭的成分,但那一刀的力量,已经超出了很多人类能够拥有的力量。

    他们以为王富强是一名刀,却没想到竟然是一名剑修,他们认定王富强是一名剑修,却没想到这家伙那半截绣刀的威力竟然比飞剑还要可怕。

    那三名实力不俗的汉子,看着地上不知死活的同伴,竟是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出一步。

    王富强看着那华服少年,学着他先前的口吻问道:“还打吗?”

    这少年咽了一口唾沫,不由得将目光看向身边那名汉子。王富强便也将目光看向这名汉子,眼中充满了询问。

    这汉子此刻脸色阴沉,满身杀意,沉声道:“小杂种,你竟敢伤我兄弟,老子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说完双手掐诀,那把本命飞剑再次出现,有剑气不断凝聚,瞬间便充满了整个酒楼。

    王富强摇了摇头,叹息道:“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你偏要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说完一抬手,在他身前便瞬间出现了五柄飞剑,一字排开,颜色各不相同,形状也各不相同。

    第一把名“一气”,通体雪白,剑气贯穿整个剑身,所以看起来更像是一柄由剑气组成的飞剑。

    第二把名“三清”,通体碧绿,剑身宛若琉璃,虽然都是青碧色,却给人层次分明的感觉,光芒是一层,剑身是一层,剑柄是一层。

    第三把名“五音”,呈现暗红色,因为剑鸣有五种声音,所以叫五音。

    第四把名“七绝”,呈金色,没什么特殊,之所以叫七绝,只是为了跟五音相匹配。

    第五把名“九百里”,呈紫色,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大长老当初说飞剑千里取人头,王富强觉得自己用不着千里,九百里就足够了,所以取名九百里。

    一气,三清,五音,七绝,九百里。

    五个名字,五把飞剑。

    所有人全都被这五把飞剑给震撼到了,因为整个剑气山河,从未有人能够同时拥有五把本命飞剑,哪怕是战力天花板的长河仙人季长河,也无法拥有五把飞剑。

    这是不是说明,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在蕴灵门辈分却奇高的家伙,比长河仙人还要可怕?

    王富强微微一笑,屈指轻弹,一气三清顿时光芒大作,带起两道颜色不同的剑气,直接向着对面的汉子冲去。

    王富强的手指继续弹在五音七绝之上,瞬间剑气如滚雪,将那汉子的剑气完全给淹没下去。

    王富强手指最后往上一弹,飞剑九百里瞬间冲出酒楼,直上云霄。

    然后王富强提着那半截绣刀,踏步前冲,紧跟在剑气潮水之后,所用的,不是大衍落日刀,而是高成功那三剑中的第二剑。

    酒楼中,刀光剑影。

    蕴灵门众人面色惨变,竟是不约而同的退出酒楼。

    果然,众人刚刚退出酒楼,酒楼上空就已经电闪雷鸣,然后已经增大了数十倍的飞剑九百里轰然落下,周身缠绕着滚滚天雷。

    传闻,修行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引来天劫。

    传闻,那是天神对人间修士胆敢逆天而行的惩罚。

    他们没见过,至少剑气山河还没人能引动过天劫,就算是长河仙人也不能,但他们觉得,若这世上真有神罚,真有天劫,想来也不过如此了。

    长剑落下,整个酒楼瞬间华为飞灰,然后不论是酒楼还是那宛若天罚一般的巨剑,都在瞬间消失。

    那汉子在最后关头,将那名少年推了出去。

    一声闷响,宛若沉睡的猛兽醒来。

    一股强大的力量以那汉子为中心,向着四面冲击出去。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王富强直接驱动五把飞剑将这股力量引动,撞入大地之中,同时手中的半截绣刀一刀挥出,强行将那股力量一分为二。

    这一次,这位蕴灵门最年轻的师叔祖,终于有了一点谪仙人的样子,最少没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

    王富强将那半截绣刀轻轻放在肩头,转身走回,表情却异常沉重。

    这一战动静不小,而这些人明显跟太极门有所关联,所以恐怕用不了多久,太极门的强者就会赶到,到了那个时候,别说去白剑门讨债会很困难,弄不好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

    王静玄不可能没有任何后手,所以暗中肯定有蕴灵门的高手,一旦真跟太极门那些强者碰上,这些强者露面,太极门不能带走自己,必然就会杀掉自己。

    得不到,就毁掉。这一点,对于所有宗门来说,无可厚非。

    如今各大宗门跟蕴灵门的仇恨已经结下,所以绝不会眼睁睁看着王富强在蕴灵门成长起来,只要有机会,就绝不会放过。能抢就抢,抢不到,就杀。

    看着王富强走来,两名女弟子一脸崇拜,笑着道:“师叔祖真厉害!”

    王富强瞪眼道:“厉害个屁。”

    说完他直接一巴掌甩在顾子坤脸上,将顾子坤打得晕头转向,然后冷声道:“你是生怕太极门不知道我们在这里是吧?一上来就自报家门,老子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到头来还不是要老子出面解决?老子知道,你就是想在白衣雪面前表现,结果呢?要不是答应了王静玄那老王八蛋,老子真想一巴掌拍死你丫的。”

    他接着道:“所有人马上离开,找地方换上普通衣服,在到达白剑门之前,绝不能暴露自己是蕴灵门的弟子,谁要违反,别怪老子拿他祭剑。”

    白衣雪皱眉道:“可是……”

    王富强冷声道:“可是什么可是,蕴灵门如今能不能保住六宗之一都很难说,而你们这些人的实力,真不是我打击你们,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问题。既然要活着,还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就得学会夹着尾巴做人,什么宗门威望,死了都是扯淡。当然,你们若是想死,我不拦着,但请别拉着我,老子可还没活够。”

    于是所有人,无一例外,全都换了普通人的衣服,就连佩剑都全收进储物袋中,真真正正的做了一回普通人。

    最可恨的是那位师叔祖要求他们换上普通人的衣服,还要把买衣服的钱全都算在他们头上,让他们到蕴灵门之后,如数奉还,还写了字据,说是怕他们耍赖。

    做师叔祖做到这个份上,整个剑气山河,怕是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原本白衣雪刚刚对王富强有些好感,经过这件事之后,顿时荡然无存。

    而两位女弟子则并没有减少对王富强的崇拜,那架势,若不是因为这位师叔祖辈分太高,怕是就要投怀送抱了。

    不责怪王富强也就罢了,反而将问题推到白衣雪身上,说是因为白衣雪老是惹这位师叔祖生气,才让他不再给他们元石,害苦了她们。

    对于这两位同门的这种说法,白衣雪竟是无法反驳,所以每次看向那位师叔祖,就更加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而这一路上,顾子坤一句话也不敢说,这位师叔祖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绝不敢有半点违背,生怕这位师叔祖真一气之下,将他一巴掌拍死。

    做为年轻一辈中天赋最杰出的弟子,作为人人仰慕的大师兄,活到这个份上,整个剑气山河,怕是也找不出第二个出来。当然,并不是谁都跟顾子坤一样,摊上这么一个师叔祖。

    那群江湖中人原本还担心五十元石打了水漂,可见识过那一剑之后,就彻底放下心来,感慨这五十元石花得实在是太值了。

    至于那位老先生带领的一群书生,兴许是实在跟不上这些人的脚步,渐渐的就没了踪迹。

    或许是因为王富强等人换上了普通人的衣服,也或许是他们实在忍不住想要跟这位蕴灵门的仙人结下一段善缘,以便以后能在江湖中吹嘘,这群江湖人竟是慢慢的靠了上来,开始跟王富强攀谈,一来二去,竟是开始熟络起来。

    张剑湖很是喜欢那位领头的汉子,熟悉之后,总是偷偷背着自家师父,让这汉子给他讲江湖中的事情,听得津津有味。他并不知道,他听的时候,他那位谪仙人的师父也在一旁竖着耳朵偷听,听得比他还入神。

    而蕴灵门三个丫头也跟队伍中唯一的两个女人熟悉起来,总会聚在一起,偷偷聊着女人家的私房话。两个女人毕竟是江湖中人,而且年纪都已经不小,总把三个未经人事的丫头弄得面红耳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