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一回 暗室亏心银光迸
    来到那青鸾庄内的一处僻静地方,那叶藏遂对尹温烈言道:“为父倒有一计,但兹事体大,不敢擅作主张,故而向你征求一下意见。”尹温烈闻听此言受宠若惊,忙摆手言道:“义父何出此言,孩儿如何担当得起?”叶藏似乎有些为难,有些话不便说出口,再三斟酌之下,还是照实说道:“为父所想,正是用那广武遗志的残卷为鱼饵,钓一场大鱼。”

    尹温烈虽有些木讷固执,却不是个愚笨之人,闻言自然知晓叶藏的用意何在,忙上前问道:“敢问义父可是想放出消息,只说你已经找到了那传说中的广武遗志,再遍邀天下豪杰,共赴英雄大会?”叶藏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还煞有介事的望了一眼那尹温烈,细细观察着他的反应与神情。

    “唯有如此,那些原本按兵不动之人才会耐不住性子,这件事才有办成的可能。”叶藏本不愿如此,毕竟他深知,此时正值国难,若直截了当、坦然前来者定是忧国忧民,欲救国于危难,救百姓于水火的豪杰,而若是为那广武遗志而来,则多半是想坐收渔翁之利,见风使舵,伺机而动的小人,其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得到那广武遗志。

    一帮为自己的利益而非天下大义组建起来的义军,果真能救国家、救黎民于危难之际么?只怕此事的答案就在叶藏心底,可他却不敢面对。只得以有总比没有好,来自我安慰。但那广武遗志毕竟是秦将军传给尹温烈的宝物,尹温烈将它转送与叶藏已是天大的恩惠,如此大事,叶藏虽为其义父,也不敢擅作主张,故而询问尹温烈的意见:“但那广武遗志毕竟是秦将军传给你的,为父如此自作主张,将他当成吸引众门派前来会盟的筹码,是否有些草率?”

    见叶藏这般为难,尹温烈忙轻笑一声,从容不迫的表态道:“义父说的哪里话。既是义父决定的事,孩儿怎敢有半点意见。更何况我已然将那广武遗志的残卷转送与义父,如何处置也是义父分内之事。想来同是为了救国救命,天下兴亡,这广武遗志在谁手中,只要能发挥其作用,又有何差别呢?只不过,但愿他能落在一个怀有抱负,志向高远,行事光明磊落之人手中。如此这般,秦将军在天之灵,也能含笑九泉了。”

    “温烈......你如此这般仁义,叫义父我,无地自容啊......”闻听此言,感怀万分,激动不已的叶藏竟屈膝抱拳,就要拜那尹温烈,“请受义父一拜!”可他还未跪下,便被心急如焚的尹温烈上前拦住,一把攥紧他的手腕,苦心劝慰道:“自古以来,只有子拜父,哪有父拜子之说?我自小没爹没娘,自亲姊去后,便无依无靠。如今拜了义父,也算有了个家。义父这般待我,若非不将我当作亲人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闻听此言,叶藏微微一愣,两人相视一眼,皆朗声大笑起来。既然二人都无异议,便要着手行事。两人又合计一阵,决定伪造半本假的广武遗志,与那残卷拼合一处,凑成整本,真者在前,假者为后,想来天下无人识得此书,更分不出真假。再放出消息,邀请天下英雄,只要是正道人士,不分门派高低贵贱,俱可来从未对外人开放过的桃花峪青鸾庄,参加英雄大会,比武论英雄。得胜者便可得到这广武遗志,只是事后须得各门派出力,组建义军,共推那得到广武遗志之人做魁首领军,北上讨贼。

    二人准备好后,并未对他人提及此事,而是将消息放出。不想刚过了三日,江湖震动,四海皆惊,那些知晓广武遗志份量的名门正派,大门大户先有了动静,随后便是一些二流门派也想凑凑热闹,再后来便是一些三流甚至不入流的小门派,或是江湖散人,只要在江湖上的名声不太差,都表示欲上桃花峪一探究竟,哪怕只是好奇,随大流,或是想一观这难得的武林盛事,打发消遣罢了。

    故而自得了这消息后,三教九流,都传出消息要共聚桃花峪,参加英雄大会,争夺那广武遗志与义军魁首之时。大家都心知肚明,此一遭既是要看看那广武遗志是真是假,二来也是要争夺那义军魁首之位,倒不是这位子有多么显赫富贵,而是他既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巨大的权力,几乎等同于武林盟主之位,坐此位者便可号召天下英杰,兴兵讨贼,又可凭借广武遗志,无往不利,使得天下太平,留名青史。

    这叫那分裂了数十年的武林中,那些终日挖空心思做一番大事,却十分惜命的门派找到了绝佳的机会,故而都不想错过。至于叶家的面子,早已随着叶家的没落而不复存在。叶藏与尹温烈得到消息后大喜,便将此事告知叶居霜与莫随风,差他们在庄中安排好各中事项,准备迎接招待那些五湖四海,各门各派的“英雄豪杰”。

    而原先按兵不动,作壁上观,就连消息也不肯回复的各大门派也陆续送来拜帖,言辞恳切,极为真诚,攀亲带故,都在家中把那破烂不堪的宗谱往上翻了好几代,恨不得找到与叶家的一星半点关系,只为在这场由叶家主办的英雄大会之中占到些许便宜。奈何当他们查遍了宗谱,才知道哪怕最近的关系也都在百年之前,叶家早已退出江湖多年,从不与外界打交道,不想如今再次出山,便是一鸣惊人。

    尤其是那天义营,几乎又是最先送来拜帖的门派,书信之中,情殷殷,意切切,恨不得将故旧好友几个字写满信纸,生怕叶藏想不起往昔之事,又生怕被他人抢先。谁料叶藏看罢此信,哭笑不得,抚须摇头,适逢尹温烈前来拜见,便将那信纸随手递了过去,对他笑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你且看看我这位老朋友,真是一言难尽啊,哎......”

    尹温烈读罢也心觉好笑,两人便对坐小几旁,正商议那英雄大会的相关事项,不想忽闻叩门声,二人谈话戛然而止,叶藏便抬头朝门外问道:“何人,何事?”“是我,爹爹。”原来是叶居霜前来拜见,二人相视一眼,并未在意,叶藏便接着说道:“爹爹还有要事要办,你且先去找你师兄玩耍,少时等爹爹搬完了事,再来陪你,如何?”

    可门外的身影却不肯退去,分明是叶居霜的声音,今日却别样执拗:“女儿亦有要事相告,不知爹爹可否开门,叫女儿进屋详说?”叶藏闻言心觉有些奇怪,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想来放她进来共同商讨此事也并无大碍,故而与尹温烈相视一眼后便站起身来,而尹温烈仍端坐原处,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温茶,抿了抿嘴唇。

    且看那叶藏将门闩打开,小声嘀咕道:“究竟是何要事,如此心急。来了,来了。霜儿,找爹爹究竟所为何事......”可话还未说完,那门也未完全打开,自那门缝之中却闪过一道寒光,正往门内飞来。叶藏见状大惊,反手极快的将大门关上,同时偏过头去,飞身而起,才未被那从门缝射入屋内的银针伤中要害。但即便他躲闪及时,奈何无有防备,猝不及防之际,还是被那银针划破了左臂衣衫及一小块皮肤,而那飞入屋中的银针竟消失的无影无踪,无处可寻。

    忽见叶藏如此动静,飞转腾挪,又跌落下来,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尹温烈忙站起身来,箭步上前将其扶起,忙问道:“义父!义父!”见叶藏满额汗珠如豆,脸色玄青如铁,五官扭曲,面目狰狞,一看便知此乃中毒之症状,尹温烈心急如焚,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但又见那叶藏咬紧牙关,拼尽全力,颤颤巍巍的抬起右手,指了指门外,尹温烈心领神会,便将叶藏抱到榻上暂歇,自己则提着乱雪枪破门而出,四下里望了一望,忽见不远处一个黑影闪过,二话不说,穿过回廊便追上前去。

    那人脚步极快,健步如飞,似乎有轻功在身,踏风如燕,遥遥在前。尹温烈只恐自己追不上那人,情急之下,忙集中精神,两指结环,凑到嘴边,吹了一声口哨,哨音未落,便闻听一阵高亢清亮辽远的马鸣声,那屋舍之间,回廊之侧,一道雪白的闪电左躲右闪,眨眼睛已来到尹温烈身前,尹温烈快步迎上去,飞身上马,松开缰绳,纵马狂奔,便追赶着那黑影离开的方向,仔细寻找。

    无巧不成书。可偏偏在此时,那前来送茶的小厮正捧着两盏茶,哼着小曲来到叶藏书房,却见那叶藏脸色漆黑,双目紧闭,汗如浆出,躺倒在床榻之上,便吓得跌坐在地,惊慌失措,六神无主。手中的两盏茶也摔得粉碎。

    本章完
为您推荐